陀罗尼品第二十六

陀罗尼,是梵语,译为总持,就是总一切法,持无量义。又可以说是总身、口、意三业清净,持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自在妙用;又可以说是总心持身,“总”就是心,“持”就是身;总这个心,可以得到法华三昧;持这个身,可以得到法华一旋陀罗尼。


怎么能总持身、口、意三业清净呢?就是总这个身不犯杀、盗、淫,总这个意不犯贪、瞋、痴,总这个口不犯绮语、妄言、恶口、两舌。你能以把这身、口、意三业清净了,你六根门头也就会清净了;六根门头一清净,就会得到互用的自在,所以说“持六根,互用自在”。“总持”这个道理,说起是很多,现在这大概的意思是这样。


陀罗尼,也是“咒”的意思。咒,是生善灭恶的意思,就有保护的意义在里边,保护你一切事情都吉祥如意。


今天来这位中国的女居士,她说她的儿子坐车遇到撞车了,她在家里正拜〈药师忏〉。那么把车撞坏了,可是人没有撞坏。你想:车那么硬都撞坏了,人那么软他撞不坏,这是什么道理?这就是有陀罗尼了!就是药王菩萨那个愿力,说你若拜忏,就能灭九横。九横,就是种种意外的事情。


还有一位女居士,她的母亲在前几年到乡下去,回来就遇着大雨,她的车在前面走,后边就来一辆大货车;这货车大约觉得这一辆私家车行驶得太慢,就要给它往前赶一赶,叫它走快一点。于是像牛似的,犄角在后边往前用这么一顶,把这辆私家车顶出两百多丈远;这就等于叫这车飞起来,飞两百多丈远。这女居士的母亲还在车里头,即刻就跑到虚空去了;她往下一看那辆车,车里头还有一个她。“啊?怎么这样子呢?”她这时候想:“这回撞车一定是死了!”等一转眼,她又回到车里来了,也没有怎么样受大伤,只受小小一点伤。这都可以说是陀罗尼的感应,因为她会念〈大悲咒〉,也很相信佛的。你们各位想一想,这要不是陀罗尼,怎么会能以有这样的感应?这就叫如意吉祥,有保护的力量。这是陀罗尼大概的意思。


现在这一品,是叙述药王菩萨、勇施菩萨、毗沙门天王、持国天王等等所发愿说的咒,以神力来拥护这个受持、读诵、解说、书写《妙法莲华经》这位法师。所以谁若能受持这《妙法莲华经》,这一些菩萨的这个咒,就都拥护这个人,就不准有人来损害这位法师的。



C3.明咒护(分三)
D1.问答持经功德 D2.请以神咒护持 D3.会众闻品得益
今D1



尔时,药王菩萨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而白佛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有能受持法华经者,若读诵通利,若书写经卷,得几所福?佛告药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供养八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诸佛,于汝意云何,其所得福,宁为多不?甚多!世尊!佛言:若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是经,乃至受持一四句偈,读诵解义,如说修行,功德甚多。



尔时,药王菩萨即从座起:当尔之时,就是释迦牟尼佛说完〈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之后,正要说〈陀罗尼品〉这时候,药王菩萨即时从所坐的座位上站起身来。站起身做什么?请法,请问佛所说这〈陀罗尼品〉的道理。偏袒右肩,合掌向佛,而白佛言:偏袒右肩,这是身恭敬;合起双掌,面对着佛,这是心恭敬;而对佛说,这是口业恭敬。


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有能受持法华经者:世尊!假使将来有这好男子和好女人,他们若对《妙法莲华经》能受之于心、持之于身,这个样子,若读诵通利:或者他对着经本来读,或者他离开经本来诵。通,是通晓,就是明白了。利,就是读得很快;不单很快,而且还一个字也不错、一句也不错、一行也不错。那么一个字也不会错,当然这全部的经就都诵得通利了;一句也没有错,这也是全部的经都记得住了,也都是通利了;一字一句都不会错的,当然这一个长行也更不会错了,所以这叫通利。若书写经卷:他不单读诵通利,而且他又可以恭恭敬敬用笔来书写这《妙法莲华经》的经卷来供养。得几所福:这样的法师,所得的福报能有多少呢?


你们学会了经典,也可以用英文来书写翻译成英文的经典。你们可以用英文字写,把它写得最好、最清楚,人都容易看、容易读,这都是功德无量的。不要马马虎虎地写,一笔也不要写错,一字也不要写错。不是说写错了,把它涂了再写一遍;或者把那个字贴上一张纸,再另写一个字。这不算,那不是书写。书写是要结上跏趺座,必恭必敬的,一笔不茍──一笔也不马马虎虎地写出来。


写中国字,不是说看他那个字写得怎么样美丽,你就看他那个字上有没有力道。就是他写每一笔,他很注意的,力量甚至于好像拿千斤锤似的,都扎到纸里边去。王羲之在木头上写字,字都透到木头里三分,有那么大力道。或者那木头也是很薄的、很软的,所以墨水可以透到里边去;如果是硬木头,字能透到里边三分,那真是不可思议,那真是有内功了!


一笔不苟这么样写出来,那才有功德呢!一样是书写,为什么你书写就没有功德,他书写就有功德?就因为他特别恭恭敬敬写,你是马马虎虎写,所以一样书写,那功德不同的。一样的名称,一样的事情,这个人一做就做得非常好,那个人一做就做得非常差,也就这个道理。


佛告药王:释迦牟尼佛告诉药王菩萨说,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供养八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诸佛:在未来的时候,假使有作善的男人和作善的女人,能供养八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数那么多的诸佛,于汝意云何:在你的意思里怎么样啊?其所得福,宁为多不:他们所得的福报是不是会很多?这个“不”,就是一个询问词,问药王菩萨。药王菩萨就说了,甚多!世尊:这个人所得到的福报是很多很多。世尊!


佛言:释迦牟尼佛又对药王菩萨说了,若善男子、善女人:假使有修善的男人和修善的女人,能于是经,乃至受持一四句偈:能在《妙法莲华经》这一部经里边,乃至于受持这最少最少的一句,或者四句偈颂。读诵解义,如说修行:或者对着本子来读,或者背着本子来诵,或者他明白这一句和四句偈颂的道理,或者他又依照这个道理来修行。功德甚多:他所得的功德,比供养八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数诸佛的功德还要多。



D2.请以神咒护持(分五)
E1.药王护咒 E2.勇施护咒 E3.毗沙护咒  E4.持国护咒 
E5.罗刹女护咒 E1(分三)
F1.请护 F2.称叹 F3.印善
今F1



尔时,药王菩萨白佛言:世尊!我今当与说法者陀罗尼咒,以守护之。



尔时,药王菩萨白佛言:在这个时候,药王菩萨听见释迦牟尼佛这样一讲之后,他又对佛说了,世尊!我今当与说法者陀罗尼咒,以守护之:世尊!我现在想要说一种陀罗尼,来守护这位受持、读、诵、书写、解说《妙法莲华经》的法师。


※    ※    ※    ※


在美国,今天是第二次拜〈药师宝忏〉。〈药师宝忏〉是依照药王菩萨和消灾延寿药师佛这经典上的道理,来作的宝忏。这个忏有很多,有〈净土忏〉、〈大悲忏〉、〈梁皇宝忏〉,又有〈三昧水忏〉。香港志莲净苑有一位比丘尼,她是拥护虚老很有功德的,虚老无论在什么地方建立道场,她在香港都给化很多很多的钱。本来她不认什么字,但是她很会说的,一般的男居士、女居士都很相信她说话。


她有一个业障,怎么来的呢?以前她是给人家作厨子,杀了很多螃蟹,螃蟹都是很大的。有一次她杀螃蟹,这螃蟹就用爪把她中指给钳住了,她一刀就把这螃蟹爪给剁断,把它也给剁死了。但是很奇怪的,从此她这中指头就长出一个和螃蟹一样的东西,也有头有爪,螃蟹有什么她都有,就痛得不得了,痛得要命那么样子。她在丰山拜〈三昧水忏〉,拜完了,手上这个螃蟹也没有了,但是还有这么一个肿得很大的东西在那儿,总也不好。


等我在志莲净苑讲《地藏经》,就问我:“这得怎么样能好呢?这个手常常痛。”我说:“怎么样好?你忏悔,它就好了。”她说:“我又拜这个忏,又拜那个忏,拜了很多忏,也忏不掉这个螃蟹,我这个‘蟹大哥’它也不离开我!”她叫它“蟹大哥”。我说:“现在它要离开你了。你给它打皈依,你就好了。”她就给这“蟹大哥”报名,在我的面前打皈依,我给它起个法名叫“圣螺”。由这之后,她这个“蟹大哥”就跑了,以后才不痛了。


这个人也有点佛缘,也有点鬼缘。怎么说有点佛缘呢?她若没有佛缘,也遇不着虚老,也不能做一个大护法来护持虚老。


怎么说又有点鬼缘呢?她这真是有鬼缘!她在家给人做厨子的时候,打死一只猫,这猫也就有个鬼,就总来找她要命;常常不是弄得她头痛,就是脚痛,再不就是身上痛,一天到晚总有病,就是想要她的命。她就讲了:“猫大哥!你这么叫我死了,我们这个帐也不能了。莫如你保护着我中一条马票,我有钱,我可以超度你,令你托生去,这不更好吗?”她这么一说,这个猫鬼就很听她话的,就叫她到澳门去买彩票,就中了彩票。她发财就是这么发的。


所以我说她和佛也有缘,和鬼也有缘。这鬼就保护着她中了一条铺镳,她就发财了。发财以后就出家,做得很不错;但是就是没有看破,所以她以后死得也很不自在。


※    ※    ※    ※



即说咒曰:安尔.曼尔.摩祢.摩摩祢.旨隶.遮梨第.赊咩.赊履多玮.膻帝.目帝.目多履.娑履.阿玮娑履.桑履.娑履.叉裔.阿叉裔.阿耆腻.膻帝.赊履.陀罗尼.阿卢伽婆娑簸蔗毗叉腻.祢毗剃.阿便哆逻弥履剃.阿亶哆波隶输地.欧究隶.牟究隶.阿罗隶.波罗隶.首迦差.阿三磨三履.佛陀毗吉利帙帝.达摩波利差帝.僧伽涅瞿沙祢.婆舍婆舍输地.曼哆逻.曼哆逻叉夜多.邮楼哆.邮楼哆憍舍略.恶叉逻.恶叉冶多冶.阿婆卢.阿摩若那多夜。



药王菩萨就说这个咒。这是一段咒,咒是没有什么讲的,尤其《法华经》的咒。咒是诸佛的密语──诸佛所说的秘密的道理,所以不能解释它,现在只把它念一念。如果想解释,这要用很多的时间,才能解释得清楚。各位想学这个陀罗尼,先把字认识认识,把它念熟了,将来有机会可以讲;不过这不容易讲,咒的妙用是万能的,讲也是讲一个大大概概的一点点意思。


药王菩萨说这个咒,是守护受持、读诵、解说、书写《法华经》的法师的;谁若能受持,他就护持谁。



F2.称叹



世尊!是陀罗尼神咒,六十二亿恒河沙等诸佛所说,若有侵毁此法师者,则为侵毁是诸佛已。



药王菩萨说完前边所说这陀罗尼之后,又对释迦牟尼佛说,世尊!是陀罗尼神咒,六十二亿恒河沙等诸佛所说:世尊!前边我所念这个陀罗尼不可思议的神咒,不是我现在说的,这是过去六十二亿恒河沙数那么多的诸佛,他们所说的神咒。若有侵毁此法师者,则为侵毁是诸佛已:假使有一切的天魔外道、一切的恶鬼邪神等,来侵毁这位受持、读诵、解说和书写《法华经》的法师,那么他就等于侵毁六十二亿恒河沙数诸佛一样的罪。



F3.印善



时释迦牟尼佛赞药王菩萨言:善哉!善哉!药王!汝愍念拥护此法师故,说是陀罗尼,于诸众生,多所饶益。



时释迦牟尼佛赞药王菩萨言:在这时候,释迦牟尼佛听见药王菩萨说这陀罗尼神咒,又说这神咒是谁所说的,于是就赞叹药王菩萨说,善哉!善哉!药王:药王菩萨,你是真不错啦!你是真好啦!汝愍念拥护此法师故,说是陀罗尼:你因为怜悯、慈念、拥护这受持《法华经》法师的缘故,所以讲出这个陀罗尼神咒来。于诸众生,多所饶益:这对将来一切众生是有大的利益,有很大的好处。



E2.勇施护咒(分二)
F1.请护 F2.称叹
今F1



尔时,勇施菩萨白佛言:世尊!我亦为拥护读诵受持法华经者,说陀罗尼,若此法师得是陀罗尼,若夜叉,若罗刹,若富单那,若吉蔗,若鸠槃荼,若饿鬼等,伺求其短,无能得便。即于佛前而说咒曰:痤隶.摩诃痤隶.郁枳.目枳.阿隶.阿罗婆第.涅隶第.涅隶多婆第.伊致柅.韦致柅.旨致柅.涅隶墀柅.涅犁墀婆底。



尔时,勇施菩萨白佛言:在这时候,又有一位勇施菩萨也争着来拥护《法华经》。勇施菩萨一看见药王菩萨说这个神咒,发愿来拥护这受持、读诵、解说、书写《法华经》的法师,他也有陀罗尼神咒了,说:“我也把我这个咒说出来,也来拥护这位法师。这功德不能叫药王菩萨一人得去,我一定要得到一点拥护《法华经》的功德。”所以这勇施菩萨就对释迦牟尼佛说了,世尊!我亦为拥护读诵受持法华经者,说陀罗尼:世尊!我也要为拥护这位读诵、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也说出一个陀罗尼神咒,令这位法师得到神咒的保护。若此法师得是陀罗尼:假设受持、读、诵、解说、书写《法华经》这位法师,他得到现在我说这个陀罗尼神咒。若夜叉,若罗刹,若富单那,若吉蔗,若鸠槃荼,若饿鬼等:或者有夜叉,就是这种的勇健鬼、捷疾鬼。或者有罗刹,就是啖精气鬼。


人心里边有七滴甜的水,也就好像甘露水似的。这七滴甜的水,这种的罗刹鬼若吃了这么一滴,你就要头痛三天。这甜水干什么呢?这甜水是最真的补品,你若有这七滴的甜水,你就精神奕奕,不睡觉也不要紧,也不觉得辛苦。这鬼若把你这七滴甜水吃了三滴,那你就人事不醒,就是闷绝了;这大约都要一个礼拜的样子,才能复元。要是这七滴甜水都被这罗刹鬼给吃了,那就非死不可了,一点客气都没有的。可是你若能念《法华经》呢?他一滴也吃不了,所以这就保护着你,罗刹鬼没有法子来给你麻烦。


或者有富单那,什么叫“富单那”?这就是臭饿鬼,这饿鬼饿得都臭了!他这个臭是臭得很厉害的;人闻见他这个臭味,就会有病,所以不要闻这个臭味。


或者有吉蔗,也是一种鬼的名字,翻译为“所作”;所作什么事情呢?他就是起尸鬼。有那种外道专门修这种法,人死了,他可以用一个咒,把死人念得再站起来,还会走路,但是不用吃东西;他叫它一天走多远,它就走多远,这叫运尸。运尸的,就是人死了,没有法子往家里送,就用这种法子,中国有做那种生意的。例如离得很远的,可以叫它天天走路,白天走路像个人一样的,也看不出来它是死人;到晚间,他又念个咒,它就躺那地方不动弹;等到白天,他又叫它走。这是藉着什么力量呢?就是这种吉蔗鬼来帮他,所以又叫起尸鬼。


或者有鸠槃荼,不过一般人都念“鸠槃茶”;因为念得多了,这鬼大约也知道他的名字被人改了,所以叫“鸠槃茶”他也知道是叫他。这种鬼长得像冬瓜那样,所以叫冬瓜鬼。他又像个什么呢?像个瓮似的。瓮,就是在中国有用瓦造的那种装水的大缸,上边口很小,肚子很大,可以装几担水。这种鬼就好像一个大缸似的,所以又叫瓮形鬼。


鸠槃荼鬼,又叫魇魅鬼。你晚上睡觉,他看你在那地方睡得很熟地直打呼,他看你这儿完全都是变成阴气,没有阳气了,他一下子就跳到你身上去。你就觉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压到自己身上了,这时候想要嚷也嚷不出,要动弹也不能动弹,就眼睁睁地没有法子,就是没有咒念了,也没有陀罗尼了。要是时间久了,你就会魇魅死;要是时间不久,那么你阳气一升上来,你这有了一种光明,他就吓跑了。因为你没有完全都是做坏事,还有一点阳光,所以就放出这一点光明来。如果你和他一样的,尽做坏事,完全都是属阴了,他就可以把你压死,被抓去做他的眷属了。做他什么眷属呢?就是要给他做事,他叫你去做什么,你就要给他做;你不听他招呼,他就会收拾你的。或者就是打你,或者他给你念一个咒,你又头痛了;或者又念一个咒,你又不会动弹了。总之,他能降服着你。


或者有饿鬼,这个不是臭饿鬼,就是个饿鬼。以上这种种的恶鬼,都是专门找人麻烦。伺求其短,无能得便:他在这时候,想法子找这位受持《法华经》人的短处,找你的过错,可是他始终也不能得到这种的机会,就是没有这种机会令他来欺负你。


头先讲“蛇”和“麻绳”弄不清楚,我给你们举出那个比喻,也就是这样子。你晚间看不清楚,看见一个黑影:“啊,那大约是鬼!”结果到近前一看,原来是个人!那么你若执着他是人不是鬼,说:“这人是真人了。”那么“鬼”是个“假鬼”喽?殊不知,“人”也是四大假合,不是真的,不过你执着它是真的。


即于佛前而说咒曰:这位勇施菩萨为了拥护受持《法华经》的人,所以在释迦牟尼佛座前,也说出来一个陀罗尼神咒。这个咒就说的:“痤隶.摩诃痤隶.郁枳.目枳.阿隶.阿罗婆第.涅隶第.涅隶多婆第.伊致柅.韦致柅.旨致柅.涅隶墀柅.涅犁墀婆底。”



F2.称叹



世尊!是陀罗尼神咒,恒河沙等诸佛所说,亦皆随喜,若有侵毁此法师者,则为侵毁是诸佛已。



世尊:勇施菩萨说完神咒之后,又叫一声世尊!是陀罗尼神咒,恒河沙等诸佛所说,亦皆随喜:这个陀罗尼神咒,是过去恒河沙等诸佛所说的咒。不单诸佛说这个咒,而且诸佛也随喜拥护这个咒。凡是说这个咒的,一切所求,诸佛都随喜。若有侵毁此法师者,则为侵毁是诸佛已:假使有天魔外道,一切不正当的恶鬼邪神,来侵毁受持、读诵、书写、解说《妙法莲华经》这位法师的话,这就等于侵毁这恒河沙数诸佛一样的罪。



E3.毗沙门护咒(分二)
F1.请护 F2.称叹
今F1



尔时,毗沙门天王护世者白佛言:世尊!我亦为愍念众生,拥护此法师故,说是陀罗尼。即说咒曰:阿梨.那梨.[少+兔] 那梨.阿那卢.那履.拘那履。



在勇施菩萨说完这咒功德之后,尔时,毗沙门天王护世者白佛言:这时候,北方毗沙门天王,他见药王菩萨也说个咒,勇施菩萨也争着来说一个咒,他想一想,我是四大天王之一,我也不能落菩萨之后,我也要说一个咒!所以他也向释迦牟尼佛说,世尊!我亦为愍念众生,拥护此法师故,说是陀罗尼:世尊!我现在也是为了要护持众生,对众生发慈悲心,怜愍而护念他们。我也拥护受持、读诵、讲说、书写《妙法莲华经》的这五种法师,我都护持他们,所以我就说出这个陀罗尼神咒来。即说咒曰:就又说一个咒了──“阿梨.那梨.[少+兔] 那梨.阿那卢.那履.拘那履。”



F2.称叹



世尊!以是神咒拥护法师,我亦自当拥护持是经者,令百由旬内,无诸衰患。



世尊:毗沙门天王也叫一声世尊!以是神咒拥护法师:我以这陀罗尼神咒,也来拥护这位受持、读诵、书写、解说《妙法莲华经》的法师。我亦自当拥护持是经者,令百由旬内,无诸衰患:我不单用这陀罗尼来拥护这位法师,我自己本身也应当做拥护受持这部《妙法莲华经》的护法,令在周围一百由旬以内,没有一切不如意的事情。



E4.持国护咒(分二)
F1.请护 F2.称叹
今F1



尔时,持国天王在此会中,与千万亿那由他乾闼婆众,恭敬围绕,前诣佛所,合掌白佛言:世尊!我亦以陀罗尼神咒,拥护持法华经者。即说咒曰:


阿伽祢.伽祢.瞿利.乾陀利.旃陀利.摩蹬耆.常求利.浮楼莎柅.頞底。



尔时,持国天王在此会中:在毗沙门天王说完前边愿力之后。这时候,东方持国天王他也有了咒念了,也要说一个咒。他也在这个法华会中,与千万亿那由他乾闼婆众,恭敬围绕:和千万亿那由他那么多的乾闼婆(奏乐的神)在一起,恭敬围绕,前诣佛所,合掌白佛言:也向前到佛的前面,合起掌对佛说了,世尊!我亦以陀罗尼神咒,拥护持法华经者:世尊!我也用陀罗尼神咒来拥护受持《法华经》的人。即说咒曰:他就说出一个陀罗尼──“阿伽祢.伽祢.瞿利.乾陀利.旃陀利.摩蹬耆.常求利.浮楼莎柅.頞底。”



F2.称叹



世尊!是陀罗尼神咒,四十二亿诸佛所说,若有侵毁此法师者,则为侵毁是诸佛已。



世尊:持国天王说完了这个咒之后,又称了一声世尊!是陀罗尼神咒,四十二亿诸佛所说:这陀罗尼神咒,是过去四十二亿诸佛所说的。这“四十二亿”表示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这四十二阶位的法身大士。


若有侵毁此法师者,则为侵毁是诸佛已:假使有来想侵损、毁坏或者毁谤这一位法师的。那一位?就是受持、读诵、解说、书写《法华经》的。你不能毁谤这个受持、读诵、书写、解说《法华经》的这个法师,你如果毁谤的话,就是等于侵毁四十二亿诸佛的罪名是一样。受持,有的人不认字,怎么受持这《法华经》呢?你就专念“南无妙法莲华经”,单读经的名字,也和读全部的经是一样的;因为你不认字,这是一个方法。又有一个方法,你可以请人帮你受持,请人帮你读诵,请人帮你解说,请人帮你书写。


在中国,法师若讲一部经时,那就很多人来供养。我现在告诉你们,不是叫你们来供养我,你不要误会了。以后若有其他法师会讲经的,你们应该供养。因为我现在是一个开始的,所以不要说叫人拿钱来供养,就叫人来听经,他都觉得是很大的功德、很大的面子,觉得:“我这个师父在那儿讲经,我一定要去拥护道场来听经。”觉得这是拥护师父;等你们若知道听经的功德,和请人讲经的功德,那就会抢着来做,恐怕落人后了!


有些法师讲经讲得很好的。但是一样是法师,有的会讲经,也有的不会讲经。不会讲经还不要紧,并且还说:“你们不要听经啊!听经有什么用呢?修行就是修行嘛,何必又要先明白呢?”这简直是瞎人眼目,想要叫人人眼睛都瞎了。为什么?他就想骗人!如果你有眼睛,他就骗不了你。所以这一类的人,他也不会讲经,也不叫人听经;不单不叫人听经,他自己也不听经,这就是魔子魔孙的行为,你们要注意!


我现在这儿讲经,有其他法师讲经,你们可以尽量去听;我绝对不妒忌其他的法师,你们欢喜到哪个地方听经,我都欢喜的;只要你们听经,将来你们就有明白的一天。你如果不听经,只是修行,那就等于盲修瞎炼,始终得不到要领;就是修到尘沙那么多的劫,也不会有所成就的。好像你煮沙子,始终都不能叫它变成饭一样的,终不能得。


修行人不学教理,修来修去就那么糊涂修行,这和煮沙子想要叫它成饭是一样道理,所以你们各位要特别注意这一点。佛都赞叹人讲经,赞叹人受持、读诵、书写、解说《法华经》;那么他说“不要”,你说这是不是魔呢?他就怕你明白了,所以他不叫你学,不叫你明白;你若明白,他就骗不了你了。


我不是这样子,你们谁能比我更明白、更有智慧,那我是最欢喜的,我绝对不怕你高过我。修行人绝对不可以生出一种妒忌心:“你比我高那么多,那不行!我一定拿个刀把你切去一块!”这是错误的。



E5.罗刹女护咒(分四)
F1.请护 F2.称叹 F3.誓愿 F4.印善
今F1



尔时,有罗刹女等,一名蓝婆,二名毗蓝婆,三名曲齿,四名华齿,五名黑齿,六名多发,七名无厌足,八名持璎珞,九名皋帝,十名夺一切众生精气,是十罗刹女,与鬼子母并其子及眷属,俱诣佛所,同声白佛言:世尊!我等亦欲拥护读诵受持法华经者,除其衰患,若有伺求法师短者,令不得便。即于佛前而说咒曰:伊提履.伊提泯.伊提履.阿提履.伊提履.泥履.泥履.泥履.泥履.泥履.楼醯.楼醯.楼醯.楼醯.多醯.多醯.多醯.兜醯.[少+兔] 醯。



尔时,有罗刹女等:在这时候,有罗刹女等。罗刹女,他就专门欢喜吃活人的精气,这叫啖精气鬼,这种鬼是很厉害的,你谁要是碰见这种鬼,不过一百天就会死的;为什么?他天天吃你的精气,把你精气给吃乾了,你不死还做什么?好像蜡蠋点到没有蜡油,它一定要灭的。所以这种鬼是最厉害的,人人都怕这种鬼。如果你说你不怕这种鬼,那你可以试试看!


这罗刹鬼多数是女的,罗刹鬼并不丑陋,长得最美貌不过,所以一般的凡夫众生一见到这种的罗刹鬼,就被迷了。喔!认为这是最美丽了,就着住上了;一着住上了,你的精气就被他给吃了。哼,小心一点!


在这个时候,有十位罗刹女:一名蓝婆,二名毗蓝婆,三名曲齿,四名华齿,五名黑齿,六名多发,七名无厌足,八名持璎珞,九名皋帝,十名夺一切众生精气。第一个罗刹鬼,就叫蓝婆。蓝婆是梵语,翻译为结缚,就是绑住了。


第二个罗刹鬼,就叫毗蓝婆。毗蓝婆,译为离结缚,解开结缚了。


第三个罗刹鬼,就叫曲齿。她这个牙长得就跟象牙一样,弯弯的;也好像猪的牙,所有的牙都弯弯的,以这个弯弯的牙作为她的名字。


第四个罗刹鬼,就叫华齿。她的牙就像一朵花那么样子,就有这么奇怪的事情。


第五个罗刹鬼,就叫黑齿。她的牙也不弯曲,也不像一朵花似的,但黑得就像碳一样。碳,就是木头用火烧的那种黑色的东西。


第六个罗刹鬼,长得很怪的,她名叫多发。她满头满脸都长毛发,胡子和头发都长到一起,只看到眼睛、鼻子的窟窿,除这而外都是毛发,你看奇怪吧?


第七个罗刹鬼,她的名字很得意、很奇怪的,就叫无厌足。她什么也不怕多,越多越好!吃饭,她吃了一碗之后,还想再吃一碗,一碗再一碗,人家都吃完了,她还没吃饱,她说还不够!穿衣服也是,人家穿一件衣服,她要穿两件、三件、四件、五件、六件,穿衣服也是这样子无厌足。一切一切都无厌足,不知道多少是够了,总也不知道满足。你们不要给这无厌足的罗刹鬼做徒弟,不要学她这一套。学她这种无厌足,那就永远都没有出息!


第八个罗刹鬼,就叫持璎珞。她总用手抓着璎珞宝贝:“太好了,这个璎珞。我一定攒紧紧的,不能放手了的。”这么样子攒着。因为她尽拿着璎珞不放手,所以她自己也起这么个名字,就叫持璎珞。好像喝酒的人,你叫他醉鬼,他很高兴的:“嘿,醉了是不错!有这个名字,这代表我天天喝酒;我就没有酒喝,也有这一个醉名字!”他也觉得迷迷糊糊的,好像上天了似的。这是一种执着。


第九个罗刹鬼,就叫皋帝。因为她总想在东边做皇帝,或者在山上来做皇帝。


第十个罗刹鬼,就叫夺一切众生精气。你看这多厉害!夺一切众生的精气。夺,就是抢夺;不论你给不给,她也要把你的精气给拿走。那怎么办呢?你想对治她,就是学《法华经》。读、诵、受持、书写、解说《法华经》,她就没有办法了。


是十罗刹女:罗刹本来是最坏的,她最不讲道理,也是害人害得最厉害。但是现在这十位罗刹女,她们都改恶向善、改邪归正了,所以这十位罗刹女都来拥护《法华经》。


与鬼子母,并其子及眷属:这鬼子母,以及她这些个儿子,她有一千个儿子,和她家里所有的眷属等。眷属,人有人的眷属,鬼有鬼的眷属,畜生有畜生的眷属。俱诣佛所,同声白佛言:一起都来到佛的座前,大家一齐就对释迦牟尼佛说了。


讲到“鬼子母”,她专门怎样子呢?专门吃小孩子。怎么吃小孩子呢?好像有的女人有小孩子,这鬼子母就跟上了,找个机会来把这小孩子给吃了。什么机会呢?或者看这个女人发脾气的时候,或者看这个女人有病的时候,或者看这个女人吃得太饱的时候,或者看见这个女人睡得太多的时候,或者看见这个女人心理变态的时候──心理变态,就是与平常不一样。或者看见这个女人喝酒的时候,或者看见这个女人不守规矩的时候,她都可以把这个小孩给抢来吃的。她专门吃人间的小孩子,还没有出生的小孩她也想要吃,已生出的小孩子她更要吃。不是想要吃,她是就真吃了,所以把人间的小孩子给吃了很多。


这件事情释迦牟尼佛知道了,所以佛要救世间上的小孩子,于是就把这鬼子母她最小的儿子给拿来了。鬼子母虽然有一千个儿子,那么佛把她最小的儿子给拿走了,还有九百九十九个儿子;可是这鬼子母最欢喜这小儿子,就当宝贝那么看。那么这宝贝丢了,一定要找。尽虚空、遍法界,她各处都找遍了,找也找不着。什么人拿去了呢?


鬼子母会听声,这回注意这么听,一听,听见小儿子的哭声了,她就顺着哭声去找一找。原来她这个小儿子在佛的钵底下扣着,她就要揪佛这个钵也揪不动;钵这么反过来扣着,把她这个小儿子给扣到里头。于是回去叫她这九百九十九个儿子一起来,用上他们鬼神通来揪这个钵也揪不动,不能把钵翻过来。她就找佛算帐去了,和佛来谈判!


鬼子母就说:“世尊!您是最慈悲的,我这个小儿子在我家里好好的,您为什么把他拿来放到您钵底下呢?您这也没有慈悲心了。”你看这个理论很充足的,就像叫人不要明白,光修行那个道理是一样的。她很有道理地这么讲。


佛说:“喔!我不慈悲?那你怎么样呢?”她说:“我根本就不需要慈悲。我是个鬼子母,我慈悲做什么呢?”佛又说:“你不慈悲,你也不应该尽杀人、尽吃人啊!”鬼子母说:“我不吃人,吃什么?我没有其他东西可吃嘛!我只可以吃小孩子。老的人我不愿意吃,年纪壮的人我也不愿意吃,因为他们那个肉又臊又臭。就小孩子这个肉最甜了,所以我要吃小孩子的肉。”鬼子母这么一讲,佛说:“你吃有多少了?”她说:“喔,那可数不过来了,有恒河沙数那么多喽!”佛说:“你吃人家那么多的小孩子,他的妈妈也找她的小孩子,那怎么办呢?”“那是他的事嘛!”佛说:“你这是错喽!你现在一个小孩子被我拿来,你都受不了了;那么世界人的小孩子被你给吃了,他们又怎么可以受得了呢?”鬼子母说:“那我不吃小孩子,我没有东西吃啊!”


佛说:“你有东西吃的!我令我的徒弟吃饭的时候,叫他们都送给你一份,你以后不可以吃小孩子了。”鬼子母本来不愿意,但是她若不接受这个条件,她这个小孩子也拿不回来,佛也不给她,所以就不得不向佛来投降了。说:“那好喽!我以后虽然没有小孩子吃,可是可以把我这个小儿子救回来。那我也就照着您的规矩来做了,我也吃斋了!”于是鬼子母皈依三宝,从此以后成为佛教的护法,小孩子才没有被这鬼子母给吃了。


世尊!我等亦欲拥护读诵受持法华经者,除其衰患:世尊!我们也愿意来保护这位读诵、受持、解说、书写《妙法莲华经》的法师,他所有不如意的事情、所有的困苦患难,都没有了。若有伺求法师短者,令不得便:假使有天魔外道、一切的魔王,想找这位法师短处的时候,我们叫他没有机会来给这位法师添麻烦。即于佛前,而说咒曰:即在佛前,随时就说出来一个神咒──“伊提履.伊提泯.伊提履.阿提履.伊提履.泥履.泥履.泥履.泥履.泥履.楼醯.楼醯.楼醯.楼醯.多醯.多醯.多醯.兜醯.[少+兔] 醯。”



F2.称叹



宁上我头上,莫恼于法师。若夜叉、若罗刹、若饿鬼、若富单那、若吉蔗、若毗陀罗、若犍驮、若乌摩勒伽、若阿跋摩罗、若夜叉吉蔗、若人吉蔗,若热病,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至七日、若常热病,若男形、若女形、若童男形、若童女形,乃至梦中,亦复莫恼。即于佛前而说偈言:


若不顺我咒 恼乱说法者 头破作七分 如阿梨树枝 如杀父母罪 亦如压油殃 斗秤欺诳人 调达破僧罪 犯此法师者 当获如是殃



这一切的罗刹鬼,以及鬼子母等,对佛这样地说,宁上我头上,莫恼于法师:谁若不怕,就坐到我头上,甚至于在我头上痾屎、放尿,都可以的;可是不能给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添麻烦,令他生烦恼。


若夜叉、若罗刹、若饿鬼、若富单那、若吉蔗、若毗陀罗、若犍驮、若乌摩勒伽、若阿跋摩罗、若夜叉吉蔗、若人吉蔗:无论是夜叉这种勇健鬼;或者是罗刹这种吃精气的鬼;或者总也没有东西吃的这种饿鬼;或者富单那这臭饿鬼,饿得大概是总放屁,放出屁就臭得不得了;或者吉蔗这起尸鬼;或者毗陀罗这种红色鬼;或者犍驮这种黄色鬼;或者乌摩勒伽这种黑色鬼;或者阿跋摩罗这种青色的鬼,这个鬼那个颜色和草皮是一样的,所以你到草皮上,你小心这青色鬼!或者夜叉吉蔗,就是有夜叉的起尸鬼;或者人吉蔗,就是有人的起尸鬼。


若热病,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至七日、若常热病:或者有热病的鬼,令人总发热。或者发热一天,发热两天,或者发热三天,或者发热四天,乃至于或者发热到七天,或者常常有热病。这都是有鬼。若男形、若女形、若童男形、若童女形:或者有男形鬼,或者有女形鬼,或者有童男形鬼,或者有童女形鬼,乃至梦中,亦复莫恼:人在晚间梦中,鬼很容易接近你,很容易就来给你添麻烦。乃至于在梦中的时候,也不准这一切的鬼来麻烦及恼害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


即于佛前而说偈言:随着在释迦牟尼佛的座前,就说出下边的偈颂。若不顺我咒,恼乱说法者:我念这个咒,这些恶鬼要是不依照我这个咒来做,使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有麻烦、有烦恼。头破作七分,如阿梨树枝:那么他这个头自已就破了,变成七瓣,好像阿梨树枝一样。阿梨树枝那个树叶子,除非不掉落到地下,一掉落在地下,那树叶子就一定破碎变成七段;所以头破作七瓣,就好像阿梨树枝是一样的。阿梨树,这是一种树,印度有这种树。


如杀父母罪:又好像把自已的父母杀了这么有罪。亦如压油殃:又好像压油殃一样,造业深重。有的国家制作油,做得很不干净的。怎么样子呢?他先把芝麻或花生,或者什么可以出油的东西都磨碎了,放那地方不动它,故意让它生出虫。虫吃那个东西吃得很肥、很胖的;等虫子长大了,他就连那个虫带芝麻或花生什么的,全部放在一起,一起来压榨挤油,把那些虫子的油也挤到一起。他认为吃这样的油是特别香、特别好味道。做这种的生意,是造无量无边的罪。芝麻里头生很多虫,他就连虫把那个油都压榨到一起,伤了很多生命。


斗秤欺诳人:或者用大斗小秤来欺诳于人。没有道德的生意人,他怎么向人家来买东西呢?他就用大斗;譬如一斗本来是十升,他这一斗就可以十一升,就比旁人大了一升。他若往外边来卖的东西呢?他就用小秤;譬如十六两一斤,它十四两一斤。他有两个斗、两个秤,这叫大斗小秤──往里头买就大,往外头卖就小,这叫“斗秤欺诳人”。调达破僧罪:调达,就是提婆达多;他破和合僧、出佛身血,又叫阿阇世王弑父、弑母、杀阿罗汉,这五逆罪他都犯了,这叫破僧罪。


犯此法师者,当获如是殃:如果你对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有所侵毁不利的话,就会获受像上边我说的这些个罪殃。



F3.誓愿



诸罗刹女说此偈已,白佛言:世尊!我等亦当身自拥护受持读诵修行是经者,令得安隐,离诸衰患,消众毒药。



诸罗刹女说此偈已,白佛言:这十位罗刹女说完前边这个偈颂之后,又对释迦牟尼佛说了,世尊!我等亦当身自拥护受持读诵修行是经者:世尊!我们也拥护受持《妙法莲华经》、读诵《妙法莲华经》,和依着《妙法莲华经》道理去修行的这一类法师,令得安隐,离诸衰患,消众毒药:令他得到安稳快乐,离开一切的灾难,消除一切的毒药;一切的毒药,到了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法师的口里,就都变成甘露味。



F4.印善



佛告诸罗刹女:善哉!善哉!汝等但能拥护受持法华名者,福不可量,何况拥护具足受持供养经卷,华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幡盖、伎乐,然种种灯、酥灯、油灯、诸香油灯、苏摩那华油灯、薝卜华油灯、婆师迦华油灯、优钵罗华油灯,如是等百千种供养者。皋帝!汝等及眷属,应当拥护如是法师。



佛告诸罗刹女:释迦牟尼佛告诉十罗刹女说,善哉!善哉:你们现在真好,你们改邪归正喽!你们也不愚痴了,也不再欺骗人了,也不再去迷惑人了。现在你们都好了!汝等但能拥护受持法华名者,福不可量:你们就仅仅拥护这个受持《妙法莲华经》名字的人,所获得的福报已经是无量无边了;何况拥护具足受持供养经卷:何况你们又能拥护完全受持《妙法莲华经》,诚心诚意供养《法华经》卷的法师,所获得的福报也是不可说。


华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幡盖、伎乐:供养《法华经》卷,或者用华来供养,或者用香供养,或用璎珞供养。有时供养末香、涂香、烧香,有时供养幢幡、宝盖、伎乐,然种种灯、酥灯、油灯、诸香油灯:有时燃起种种的油灯,有酥灯、油灯,或种种的香油集合到一起来燃,苏摩那华油灯、薝卜华油灯、婆师迦华油灯、优钵罗华油灯:有时燃苏摩那华油灯;苏摩那,就是须曼那,那种称意花。有时燃薝卜华油灯;薝卜华,也就是一种黄色花。有时燃婆师迦油灯;婆师迦,也就是夏生花,夏天生的那种花。有时燃优钵罗华;优钵罗华,译为青莲华,又译为灵瑞华。如是等百千种供养者:像这样用种种华、种种香、种种灯来供养《法华经》卷,这样的人。


皋帝!汝等及眷属,应当拥护如是法师:释迦牟尼佛又叫一声这十个罗刹女为首的皋帝!你和你们的眷属等,应当拥护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



D3.会众闻品得益



说是陀罗尼品时,六万八千人得无生法忍。



释迦牟尼佛说完这〈陀罗尼品〉的时候,有六万八千人,得到无生法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