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不轻菩萨品第二十

怎么叫“常不轻”?这是菩萨的名字。是不是菩萨的真名字呢?不是!这是他一个别名──特别的名字,也就是一个草号。因为这位菩萨见到人就叩头顶礼,所以这些贡高我慢的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就给他起这么个名字,说:“啊!你知道他吗?他是常不轻菩萨!”所以你不要以为“常不轻菩萨”就是他的名字,不是的。


你要是在这个地方都不认识,说:“这个菩萨就叫常不轻菩萨。”根本就没有这一回事!这是释迦牟尼佛在过去生中,行菩萨道时,见到人就叩头礼拜,这一般贡高我慢的讥讽他:“唷!常不轻来啦!你们知道吗?这是‘常不轻’啊!”因为他在行菩萨道时,见到人就说:“我不敢轻看汝等,汝等皆当作佛。”所以这一些个增上慢的比丘、比丘尼,就给他加上这么一个名字。这个名字,本来是讥讽他,对他不好的意思;他接受了这个名字,所以叫“常不轻菩萨”。


这里边分出四种悉檀,来说“常不轻”。他里边抱着一种不轻的见解、不轻的智慧;外就行恭敬的行门,对一切的境界他都恭敬。所以我说这个〈境界〉,所谓“一切是考验,看尔怎么办?觌面若不识,须再从头炼。”你要再开始来炼过。


常不轻菩萨能觌面就认识了,所以他就要这么修行,见着人就叩头,这属于“世界悉檀”。他能身行不轻之行,躬行实践,修不轻慢他人的这种行门,这叫“为人悉檀”。他能口宣不轻之教,口里所说的,都是一种不轻慢他人的教化;他常说:“我不敢轻看汝等,汝等皆当作佛。”这么样,这叫“对治悉檀”,来对治贡高我慢。那么,他对一般人就有一种不轻慢他人的看法,这就是“第一义悉檀”。这“常不轻”,有这四种悉檀的意思在里边。



C3 显能证之人(分二) 
D1 长行 D2 重颂 D1(分三)
E1 双举前品所说罪福 E2 双开今品往昔信毁 E3 双明信毁果报
今E1



尔时,佛告得大势菩萨摩诃萨:汝今当知!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持法华经者,若有恶口骂詈诽谤,获大罪报,如前所说。其所得功德,如向所说,眼耳鼻舌身意清净。



尔时,佛告得大势菩萨摩诃萨:在佛说完了〈法师功德品〉的时候,刚要开始说〈常不轻菩萨品〉之前。佛告诉得大势菩萨摩诃萨,也就是大势至菩萨。这位菩萨,他若不动弹,就没有什么事;他只要一动,那么一举手、一投足,或者向前迈一步,这大地就要六变震动。为什么?表示这位菩萨的威势太大了!你说这厉害不厉害?释迦牟尼佛说,汝今当知:大势至菩萨!你现在应该知道!知道什么呢?


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持法华经者:若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在家的男居士)、优婆夷(在家的女居士),他们要是受持、读诵、解说、书写这部《法华经》。


若有恶口骂詈诽谤,获大罪报,如前所说:假使有人用恶口来骂他,或者故意来破坏、毁谤,这些人所得到的罪报可就大了。有多大呢?有须弥山那么大!就像前边经文上所说的,得那么多的罪。其所得功德,如向所说,眼耳鼻舌身意清净:那么受持、读诵《法华经》这个人所得的功德,也就像前边这〈法师功德品〉上所说的,能得到眼耳鼻舌身意清净的功德。


有的人讲经讲到这个地方,不会讲经的就说是:“依照这个经文,‘若有恶口骂詈诽谤,获大罪报,如前所说,其所得功德。’他骂这位受持《法华经》的,还有功德哩!”他说这个“其所得功德”是这个骂受持《法华经》的人有功德,这是错了!这是受持《法华经》这个人所得的功德。他骂人反而有了功德了?不是!对于这一点,我们每一个人都要特别认清楚了。不要以为骂受持《法华经》的还有了功德;若那么样子,那就没有所谓的因果报应了!经文是讲得清清楚楚,但是没有学问的人就认为骂他的也有了功德。


怎么能证明出来这是受持、读诵《法华经》这个法师的功德呢?这不说明了:“如向所说,眼耳鼻舌身意清净。”向,也就是“过去”,这也就是前边所说的──这位法师所得的功德,眼耳鼻舌身意都清净;清净,就得清净的功德。



E2 双开今品往昔信毁 (分二) 
F1 明事本 F2 明本事 F1(分二) 
G1 明最初一佛 G2 明次第二万亿佛
今G1



得大势!乃往古昔,过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有佛名威音王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劫名离衰,国名大成。



得大势:释迦牟尼佛又叫一声,得大势菩萨!乃往古昔,过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乃,是指法之词;乃往,就是“往”,就是过去。古,是以前;昔,也是以前。这“乃往古昔”,又是往、又是古、又是昔,这就是说不出来那么多的时候,就是太远了!在往过去古昔那个时候,经过无量无边不可思议的阿僧祇劫。一个阿僧祇就是无量数,你看,有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你说这有多少?这个数量不知多少,想都想不到的。


有佛名威音王如来:那时候,有一位佛的名号叫威音王如来。这个“威”,就是有这种大势力,有威严;甚至于他这个声音一说出来,把三千大千世界都震动了,所以声音最大。谁若听见这位佛讲法,就又害怕,又要听;又要听,心里又害怕,又要恭敬,一点也不敢不守规矩,不要说睡觉,连晃一晃都不敢的。坐在那地方听经,就像入定似的,好好地听,恭恭敬敬地,不能马马虎虎的;不能把腿伸一伸、把头低一低,这么一点也不注意的样子,不能够的。为什么?这位佛的声音,他一听就不敢不守规矩了!


不像我这儿给你们讲经,我讲我的,你们就睡你们的;讲的什么?不知道!这真是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也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说是不可思议?不是听得不明白,就不可思议;就睡着了没听着,这也是不可思议──这真是没有法子讲都是讲的什么!这也叫不可思议。你们谁愿意听不可思议的经,就先睡觉;一睡着了,就得到不可思议的境界了!因为我不是威音王,我给你们说法,你们就要睡觉;要是威音王给你们一说法,就没有人敢睡了!


如来,是佛的十号之一,所谓“乘如实之道,来成正觉”。“如来”还有其他十个意思,就是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


(一)应供:应该受人天的供养。


(二)正遍知:不但正知,而且遍知,无所不知。


(三)明行足:智慧也充足了,所以他“明”了;修行也圆满了,所以叫“行足”。


(四)善逝:能到最好的地方去。


(五)世间解:佛是世间最了解的。


(六)无上士:没有比他更有学问的人了!佛是世间上最有学问的人。


(七)调御丈夫:佛是调伏三界一切众生、一切有情的一个大丈夫。


(八)天人师:是天上和人间的人的师父。是谁呢?就是佛。


(九)佛:是三觉圆,万德备,故名为佛。三觉,就是自觉、觉他、觉行圆满。自觉,自己明白了;觉他,就是令他人明白了;觉行圆满,就是自觉圆、觉他圆,他的觉悟和修行都圆满了。这叫“三觉圆、万德备”,所有人应该做的德行,他都做到圆满了,所以这叫佛。


(十)世尊:佛为世出世之尊。


劫名离衰,国名大成:在威音王如来住世的时候,这个劫的名字,就叫“离衰”,离去一切的衰相,离开这一切的不吉祥的事情。他这国的名字叫什么?也不是叫美国,也不是叫英国,也不是叫义大利,也不是叫西班牙,叫“大成国”。那么大成之国在什么地方?就在大成国那个地方嘛!你若想去,你就先研究佛法;把佛法研究明了,到大成国这个地方,不用买飞机票,就可以到了!



其威音王佛,于彼世中,为天、人、阿修罗说法。为求声闻者,说应四谛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为求辟支佛者,说应十二因缘法;为诸菩萨,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说应六波罗蜜法,究竟佛慧。



其威音王佛,于彼世中,为天、人、阿修罗说法:在离衰劫,大成国里,这一位威音王佛,为天、人、阿修罗来说法。为天上的人,就说十善的法;为人间的人,就说五戒的法;为阿修罗,说“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这个法。因为阿修罗不持戒,不修定,也不修慧,而只知道贪、瞋、痴。


因为他只知道贪瞋痴三毒,所以他所想的就是个贪,所愿意的就是个瞋。瞋,就是发脾气,贪什么东西贪不来,发了脾气,就变愚痴了;变愚痴,就和人斗争起来了。这是阿修罗的样子。那么这阿修罗,为什么他就贪呢?就因为他不知足,贪而无厌。贪而无厌,没有得到,就想要得到;已经得到呢?又怕失去了。所以没得到,他也有烦恼;已经得到了,他还有烦恼,还有麻烦。因为已得、未得都有麻烦,所以他一天到晚就是发脾气,无论见到什么境界,他都要发脾气。这一发脾气,就没有理智了,也没有智慧了,所以就没有慧,没有定,也没有了戒。这一位威音王佛就为阿修罗说“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这个法,教他们不要发脾气,要修定、修慧,要持戒。


那么讲来讲去,究竟什么叫阿修罗?我可以告诉你,阿修罗就是斗争坚固。“阿修罗”这三个字本来是梵语,翻译为无端正。有的人就说:“无端正,一定是相貌长得丑陋!”不错,他相貌长得非常的丑陋。


眼、耳、鼻,七八家子都搬到一起,都生到一个地方,但可不是六根互用。六根互用,是眼睛可以说话、又可以听,耳朵可以看、又可以吃东西,每一根都有六根的作用,这是修行得到的境界。这阿修罗,他七八家子搬到一起,就是眼睛、耳朵、鼻子、嘴,都生到一个地方。你说他怎么样?这眼睛生到鼻子下边;本来鼻子是在眼睛和嘴巴的中间,他这个嘴生到眼睛和鼻子中间了。所以你看,颠颠倒倒的,长得鼻子也不像个鼻子,眼睛也不像个眼睛,耳朵也不像个耳朵;不过只有其名而无其实,所以他最不讲道理。为什么他这样呢?就是做人的时候,总横眉瞪眼的。眉毛本来顺着长,有的时候,他要把它竖起来。横眉竖眼,这么样子惯了,所以做了阿修罗,就把眼、耳、鼻、舌都长到一块了,这么样子非常的丑陋!


这是相貌丑陋,他心也丑陋。这“无端正”不单单说这个相貌,他心也不端、心术也不正。他一天到晚想要淌坏水,在他那个心里头总流出坏水,总想坏!怎么样坏?他想:“我怎么想法子可以把它弄坏了?”


他最不满意的是谁呢?玉皇大帝。见着玉皇大帝,他是最妒嫉障碍了;妒嫉玉皇大帝,所以就做修罗。这个阿修罗是最不讲道理的,所以一天到晚,好斗争、好骂人、好打人、好杀人,这都是阿修罗!你看见在街上好骂人的人,那是阿修罗;好打人的人,那是阿修罗;好杀人的人,都是阿修罗!我再告诉你,做土匪的都是阿修罗,做军人的也都是阿修罗;不过他这阿修罗有阴、有阳,有好的阿修罗、有坏的阿修罗。那么这一位威音王佛,就为阿修罗来说这种种的妙法。


为求声闻者,说应四谛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为想得到这声闻果位的,就给他们说四谛的法。什么是四谛法?就是苦、集、灭、道,说苦谛、集谛、灭谛、道谛这四谛法。声闻是二乘人,求声闻就是求小乘。为什么他是小乘呢?因为他得少为足,不想往前求大乘,得到一点点就够了、可以了。就是证得初果、二果、三果,到四果阿罗汉,他就以为“所作已办,不受后有”──他所作的事情都已经办完了,不会再受生死了,没有轮回的苦了。所以他就认为这样就可以了,他也不想再向上再求佛道。他误以为“上无佛道可成,下无众生可度”,他说:“度什么众生啊?你把自己这个众生度了,这就是度众生!”他不向外边去度众生。这叫声闻,就是听到佛声音而悟道的。所以佛才为他们说四谛的真理。


(一)苦谛:苦有多少?有无量诸苦、三苦、八苦。无量诸苦再把它减少一点,可以说是八苦;八苦再说少一点,就是三苦。三苦,是苦苦、坏苦、行苦;八苦,是生、老、病、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八苦再分开往多了说,就是无量诸苦,没有数量那么多的苦。苦从什么地方来的?苦就从乐那儿来的;乐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从苦那儿来的。没有苦也就没有乐,没有乐也就没有苦,所以我才说:“受苦是了苦,享福是消福。”


三苦,第一就是“苦苦”。譬如有人本来就穷,又加上没有房子住、没有衣服穿;衣、食、住都不充足了,这叫苦中之苦、苦上加苦,这是贫穷的困苦。那么说贫穷有困苦,有钱的人是不是没有苦了?不是!有钱的人也有苦,有富贵的“坏苦”。你看,譬如有人这么有钱,本来他没有贫穷的困苦,可是着了一场大火,把山林、房子也烧了很多,家里所存的钱都被火给烧光了,弄得他也穷了!这就叫富贵的坏苦。


那么说,贫穷有困苦,富贵有坏苦,也不贫穷,也不富贵,大约没有苦了吧?哦,那个苦更多!就叫“行苦”。行苦,就是由少而壮,也不知道怎么就长大了?由壮而老,到壮年的时候就老了,也不知道怎么样老的?由老而死,就死了。这样念念迁流、念念不停,好像水波浪似的,前浪推后浪、后浪推前浪──前浪往前跑,那后浪就后边追。那么一年一年的、一月一月的、一日一日的、一个时一个时的,都不停;不停,就有一个“行苦”,想叫它停止,是办不到的。所以这生、住、异、灭──生出来,在这儿住一个时期就变异了,然后就毁灭了、没有了!这三苦,若详细说起来,那是太多了,因此只可以简简单单的讲一讲。


又有八苦──


(1)生苦:人生下来,好像生龟脱壳似的,就像那活的龟,还硬把它的壳脱下来那么难过!所以这小孩子一生出来,哭说:“苦啊──苦啊──”他就叫苦了!


(2)老苦:差不多老年人都尝过这个滋味,青年人还不懂呢!你对青年人说老了怎么样苦,他说这有什么苦的?等到老的时候,眼睛、耳朵、牙、腿、手也不帮忙了,这时候,你说苦不苦?想要走走路,脚不听招呼,迈不动步;想看看东西,请这眼大哥出来看一看,这眼睛说:“我太疲倦了!I'm very tired!”耳朵跟着:“那眼睛既然不帮助你,我也和你没有什么客气的!”你想叫耳朵听听,它就聋了。眼睛也花了,耳朵也聋了,牙也掉了,想要写字,手就这样子颤抖;你说这是苦不苦?为什么这样子?就因为不知道修行。老苦是很公平的,无论谁老了,都有苦!


(3)病苦:这病也是很公平的,无论你是皇帝,有了病,也觉得不舒服;总统有病,也是要看医生、要入医院。国王、大臣,无论是哪一种的人,除非你没有病,有病就是苦!中国人吃的那种草药更苦!病苦,那差不多人都试过、都知道。


(4)死苦:不错,这有病是苦,那么我们人人都不知道的,是一个什么呢?就是死苦。死怎么样苦法?像活牛剥皮似的。那一头活的牛,还在活的时候,硬是把它皮给剥下来,你说那痛不痛、苦不苦啊?我们人将死,在这四大分张的时候,也是好像那一头活牛,peeled his skin(剥皮)那么样痛苦。你试一试把活牛的皮给剥下来,你看它怎么样叫法,人死就是那么苦!这是生、老、病、死苦。


(5)爱别离苦:这是最厉害的。本来你所爱的一个人,他有特殊因缘,就要离开你了!或者去当兵了,或者去做生意,或者有种种的因缘、特别情形一定要去,就离开了。你所爱的人和你这么一离开,你觉得最痛苦;但是不离开还不行,这人生就有这么多的麻烦。


(6)怨憎会苦:你最讨厌的人,他偏偏和你常常碰头、常常遇在一起。


(7)求不得苦:所希望的、所想要的,始终也满不了你的欲望,想求也求不到!男人想求一个最好的太太,很不容易求到;女人想求一个最好的丈夫,也不容易求到;求来求去,求到三十、四十、五十岁,也没有求到。觉得真苦啰!这一生光阴已经空过去了,没有什么意思了!凡是所求的,得不到,这都是一个苦。那么说:“我生也就由它生,老也就由它老,病也由它病,死由它死;我也不爱人,人家也不讨厌我,我也无所求,这大约我没有苦了吧?”殊不知在你本身,还有这个五蕴炽盛苦。


(8)五蕴炽盛苦:色、受、想、行、识这五蕴,在你的身体上,令你颠颠倒倒的,这也是苦。


这四谛法,“苦谛”大概讲说已竟,还有集谛。


(二)集谛:集,集聚为一、集聚到一起。什么集聚到一起?烦恼。烦恼有二十种随烦恼,有大烦恼、中烦恼、小烦恼。


(三)道谛:道,是修道。


(四)灭谛:修道是因,灭是得到的果──涅槃的妙果。


这是四谛法。以四谛法,度脱这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究竟得到常、乐、我、净这个涅槃的妙德。


为求辟支佛者,说应十二因缘法:又为修辟支佛这一类的众生,说十二因缘法。辟支佛,翻译为缘觉。缘觉分有两种:若生在有佛出世的时候,修行十二因缘而悟道,这叫缘觉;若生在无佛出世的时候,他自己修行,在深山穹谷之中,所谓“春观百花开,秋睹黄叶落”,他明白天地间生生灭灭这种无常的道理,也是修十二因缘而悟道,就叫独觉。


这十二因缘,第一就是无明。无明,是从不觉那儿生出来的;因为不觉悟,所以就有无明。有了无明,他就要作无明的行为;有这种行为,然后就有了分别的识了;有识之后,就有了名色;有名色之后,就有了眼、耳、鼻、舌、身、意这六入;有六入之后,就有了触觉;有触觉,就有了受;有受,然后就生出一种爱;有了爱,就生出一种“取”的缘;取了,就要为我所有;有了“有”的缘,就有“生”的缘;有生的缘,就有“老、死”的缘;这叫顺生门。又有还灭门,就是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灭。


为诸菩萨,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说应六波罗蜜法,究竟佛慧:威音王佛为这一切的诸菩萨,因为要他们得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到无上正等正觉,所以就给他们说“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这六波罗蜜法。这六种法,是菩萨所修的法,是自利利他、自觉觉他的法。波罗蜜是梵语,译为到彼岸;因为你修这六种波罗蜜法,无论哪一种,都可以由生死的此岸,度过这烦恼的中流,而达到涅槃的彼岸,这就是最后究竟的佛的智慧。



得大势!是威音王佛,寿四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劫,正法住世劫数,如一阎浮提微尘,像法住世劫数,如四天下微尘,其佛饶益众生已,然后灭度。



得大势:释迦牟尼佛又叫了一声,得大势菩萨!是威音王佛,寿四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劫:这一位威音王佛的寿命,有四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劫那么长。正法住世劫数,如一阎浮提微尘:这位佛的正法住世的劫数,好像把这一个阎浮提世界,所有的沙石、一切一切,都磨为微尘那么多。像法住世劫数,如四天下微尘:像法住世的劫数有多长呢?前边那仅仅是一个南阎浮提的微尘,这像法住世的时间,有如一四天下(一个须弥山、一个日月、一个四大部洲)都磨为微尘,有那么多的劫数。其佛饶益众生已,然后灭度:这一位佛,所教化的众生已经都度尽了,然后就入涅槃。



G2 明次第二万亿佛



正法像法灭尽之后,于此国土,复有佛出,亦号威音王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如是次第有二万亿佛,皆同一号。



正法像法灭尽之后:佛住世的时候,这叫正法时代;佛入涅槃之后,这叫像法时代,只有佛的像和佛法在世界上。在威音王佛的正法也灭了,像法也灭了,之后,于此国土,复有佛出,亦号威音王如来:在这大成国土,又有佛出兴于世,佛的名号也是威音王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也都具足佛这十号。如是次第有二万亿佛,皆同一号:像这样子,一位佛出兴于世,又有一位佛出兴于世,这么很次第的,有两万亿这么多的佛,都出现在这大成国土,这些佛的名号也都叫威音王如来,佛的名字相同。



F2 明本事(分二) 
G1 初标时节人名 G2 征释不轻之名
今G1



最初威音王如来,既已灭度,正法灭后,于像法中,增上慢比丘有大势力。尔时,有一菩萨比丘,名常不轻。



最初威音王如来,既已灭度:最初这一位威音王如来,他灭度之后,正法灭后,于像法中,增上慢比丘有大势力:接着正法也灭了之后,在像法时期之中,这种增上慢比丘,有大势力。他们很贡高我慢的,把自己看得是最大,觉得比谁都高,比谁都有地位;他们就是专门欢喜去争名夺利,所以才有很大的势力。


尔时,有一菩萨比丘,名常不轻:在这时候,有一位菩萨比丘。为什么叫菩萨比丘呢?因为他行菩萨道。他的名字,就叫常不轻菩萨。



G2 征释不轻之名(分二) 
H1 明不轻之行 H2 明得名所以
今H1



得大势!以何因缘,名常不轻?是比丘凡有所见,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皆悉礼拜赞叹,而作是言:我深敬汝等,不敢轻慢;所以者何?汝等皆行菩萨道,当得作佛。而是比丘不专读诵经典,但行礼拜,乃至远见四众,亦复故往礼拜赞叹,而作是言:我不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



得大势!以何因缘,名常不轻:大势至菩萨!以什么因缘,这位比丘的名字叫常不轻呢?是比丘凡有所见,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因为这位菩萨比丘,他无论在什么地方,看见哪一位比丘、比丘尼,或者优婆塞、优婆夷,皆悉礼拜赞叹:他都给他们叩头顶礼,来赞叹他们。


本来比丘不礼拜比丘尼,也不拜在家人的,这一位常不轻比丘为什么又拜比丘尼,又拜优婆塞、优婆夷呢?因为他愿意行菩萨道。这个菩萨,他自己本身没有一个我相;他是人我一体的,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那么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他这一拜,岂不是有相了吗?他这个“有相”,实际上就是无相;为什么?他若有相,他就不会拜了!好像那一些个增上慢比丘,为什么他不修这种礼拜的行门?就因为他有我相。常不轻没有我相,把“我”空了,所以他就礼拜其他的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见到其他四众弟子,他统统一样要礼拜、赞叹。怎么样赞叹呢?


而作是言:他就这样说了,我深敬汝等,不敢轻慢:我深深地恭敬你们各位,我对你们绝对不敢轻慢的!所以者何:所以然的原因是什么呢?汝等皆行菩萨道,当得作佛:因为你们现在都是行菩萨道的人。比丘、比丘尼也行菩萨道,优婆塞、优婆夷也行菩萨道。你们都是修行菩萨所修之道,自利利他。因为你们行菩萨道,所以你们应该很快就成佛了!


而是比丘不专读诵经典,但行礼拜:但是这一位常不轻的比丘,他不是单单就是读一读、诵一诵经典,他要行菩萨所行的道。他一天到晚就是向其他的四众弟子叩头。乃至远见四众,亦复故往礼拜赞叹:乃至于他到其他的地方,见着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离着很远,他也要走到那地方去向人叩头礼拜。而作是言:然后他就这样赞叹说,我不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你看!这位菩萨所行的菩萨道,真是不容易行的。我们一般人,谁能做到这一点?他既然向出家人叩头,又向在家人来叩头,修这种人所不能修的菩萨道。



H2 明得名所以



四众之中,有生瞋恚,心不净者,恶口骂詈言:是无智比丘,从何所来?自言我不轻汝,而与我等授记,当得作佛;我等不用如是虚妄授记。如此经历多年,常被骂詈,不生瞋恚,常作是言:汝当作佛。说是语时,众人或以杖木瓦石而打掷之,避走远住,犹高声唱言:我不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以其常作是语故,增上慢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号之为常不轻。



四众之中,有生瞋恚,心不净者,恶口骂詈言:在这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之中,有增上慢的,心里就生出一种瞋恚;瞋恚,就是发脾气了。这常不轻菩萨给他一叩头,他们就发了脾气,就用脚踢他的头,或者踢他的下巴,就打他。为什么发脾气?因为心里不净。心里有什么呢?就贪瞋痴太多了,这三毒炽盛。为什么增上慢?也就因为有三毒。毒药喝得太多了,吃的迷魂药也吃得不明白了,所以就心里不干净了。因为这个毒太多了,好像喝醉酒了似的,所以就骂人。骂谁呢?就这常不轻菩萨。骂什么?


是无智比丘,从何所来:嘿,你这个比丘!真是愚痴到极点了!你从什么地方来的?怎么有你这样的比丘!你太失佛教的威仪了!你怎么这样子呢?一点威仪都不修。威仪三千,你连一样也没有!连骂带打这位常不轻菩萨。你看,给叩头还被人打!你想一想,这菩萨道是不容易行的!


自言我不轻汝,而与我等授记,当得作佛:你又说,你不敢轻慢我们,又给我们这一些个人来授记,说我们应该作佛。那么容易就成佛啦?你简直胡说八道!你这个人真是愚痴!我等不用如是虚妄授记:我们不要你给虚妄授记!要成佛才可以给人授记,你现在这么愚痴,尽乱讲乱说的,你真是太倒架子,太没有用啦!就骂他。他们以为只有佛才可以给授记;其实,若人人都给你授这个记,那你也就成佛了!


如此经历多年,常被骂詈,不生瞋恚:像这样子,这位常不轻菩萨修这种礼拜、赞叹、忍辱的苦行,修了很多年。虽然他常常被人骂,但是他也不生瞋恚,还不退心。那不是一次了,只要一给人叩头,他就被人骂。如果有我相的人,被人打一顿这就怕了:这有人打我,有人骂我,再也不敢行这个菩萨道了!常作是言,汝当作佛:他常常是这样说,你们都应该作佛!


说是语时,众人或以杖木瓦石而打掷之:说这个话的时候,众人因为看他太愚痴了,他一来叩头,他们就用根木头,或者用杖,“梆!”打他头一下,或者拿石头、瓦块打他。掷,就是这么由手里撇丢出去。


避走远住,犹高声唱言:他虽然无我相,但是打也会痛,所以他就避走──他慌慌张张给人叩一个头,完了起身就跑得远远的。就这样子,一边跑的时候,一边还这么大声喊说:我不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你看,所以一般人说他无智:“发神经呢!唉,真是讨厌死了!”骂他是一个神经病的。


以其常作是语故:因为他常常说这句话的缘故,增上慢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号之为常不轻:所以这增上慢的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就给他送了一个美的名称,说他是“常不轻”。你们切记不要做增上慢比丘、比丘尼,也不要做增上慢的优婆塞、优婆夷!这不是好好玩的。



E3 双明信毁果报(分二) 
F1 明信者果报 F2 明毁者果报 F1(分二) 
G1 正明果报 G2 结会古今 G1(分三) 
H1 明现报 H2 明生报 H3 明后报
今H1



是比丘临欲终时,于虚空中,具闻威音王佛,先所说法华经二十千万亿偈,悉能受持,即得如上眼根清净,耳鼻舌身意根清净。得是六根清净已,更增寿命二百万亿那由他岁,广为人说是法华经。



是比丘临欲终时:这位常不轻菩萨比丘,在他将要寿命完了的时候,于虚空中,具闻威音王佛,先所说法华经二十千万亿偈:在虚空中,他就听见威音王佛以前所说的《法华经》,和《法华经》上那二十千万亿偈颂。悉能受持,即得如上眼根清净,耳鼻舌身意根清净:他不但听见,而且还能受之于心、持之于身,就得像前面〈法师功德品〉所说,眼根也清净了、耳根也清净了、鼻根也清净、舌根也清净、意根也清净、身根也清净了,得六根清净这种境界了!


得是六根清净已,更增寿命二百万亿那由他岁,广为人说是法华经:他得这种六根清净的境界之后,不但没有寿终,而且还又增加他的寿命了。增加多长的时间呢?可就长啰!有二百万亿那由他岁,有这么多那由他,不知道多少岁!这么二百万亿那由他岁,他做什么呢?就是常常到处去为人讲说《妙法莲华经》这种的妙法。



于时增上慢四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轻贱是人为作不轻名者,见其得大神通力、乐说辩力、大善寂力,闻其所说,皆信伏随从。



这一位常不轻菩萨得到六根清净,又常常给人讲说《妙法莲法经》;虽然没有证果,以父母所生的身体,就得到这种的好处。


于时增上慢四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在这个时候,以前对这位常不轻菩萨有一种贡高我慢的增上慢四众弟子们──就是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轻贱是人为作不轻名者:他们以前又打骂向他们叩头顶礼的这个常不轻菩萨,又轻贱他,说他是一个最愚痴的比丘!轻贱这个人。又给他起了一个“不轻”的名的这四众弟子。


见其得大神通力、乐说辩力、大善寂力:他们看见这位常不轻菩萨,果然得到这种大的神通力,又能以把《法华经》这么多的偈颂都背诵出来,又可以为人讲解,又乐于说法,得大辩才的力量,又得大善寂力。就是人家骂他,他也不发脾气;人家打他,他也不生瞋恨心。外边也没有脾气,里边也没有脾气,这叫个“善”。寂,他能以在这种最不好忍耐、最不能忍耐的这种境界,他都能忍耐,这是有智慧。既能有忍辱力,又有般若的智慧,所以这叫“大善寂力”。


闻其所说,皆信伏随从:当他们听闻这位常不轻菩萨比丘说《妙法莲华经》后,都信而服从了、降伏了;不像以前,又打他、骂他那样子。于是跟着这位菩萨,这一位菩萨到什么地方说法,他们就跟随到什么地方去听法。


※     ※     ※    ※


每一天、每一天,都有很多的麻烦发生。不是国与国互相作战,杀死很多人了;再不就有火灾,烧死了很多人;或者就有水灾,淹死很多人;或者又有某种毒气放出来,又毒死很多人;或者有飞机失事,又死了很多人;或者有火车发生意外,死了很多人;或者有巴士,乃至于汽车,也死很多人。每一天都不知道死多少人!这个世界,也就互相斗争,没有一个安宁的时候;为什么这样子呢?就因为人人都斗争坚固,你斗争我、我斗争你,没有忍让,所以世界就不和平。也就是人心不能改恶向善,你坏,我想比你更坏;你恶,我想比你更恶!就是斗争怎么样坏、怎么样恶,这世界一天就比一天坏啦!现在你把眼睛睁开看一看,整个世界,哪一个地方是一个最安全的地方?没有!所以我们现在预备举行一个祈祷世界和平的大会,希望大家都共同一个心,来求世界和平,一定会有感应的!


※     ※     ※    ※



H2 明生报



是菩萨复化千万亿众,令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命终之后,得值二千亿佛,皆号日月灯明,于其法中,说是法华经。



是菩萨复化千万亿众,令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一位常不轻菩萨,他所教化的众生,有千万亿那么多的众生,是无量无边的,都令他们得到无上正等正觉。


命终之后,得值二千亿佛,皆号日月灯明:这位常不轻菩萨,在他这一生的寿命终了之后,以后第二个生命,又遇到二千亿佛出现于世;这二千亿佛,都是叫“日月灯明佛”。于其法中,说是法华经:在这二千亿诸佛的法中,这一位常不轻菩萨还是说这部《法华经》。



H3 明后报



以是因缘,复值二千亿佛,同号云自在灯王,于此诸佛法中,受持读诵,为诸四众说此经典故,得是常眼清净,耳鼻舌身意诸根清净,于四众中说法,心无所畏。得大势!是常不轻菩萨摩诃萨,供养如是若干诸佛,恭敬尊重赞叹,种诸善根;于后复值千万亿佛,亦于诸佛法中,说是经典,功德成就,当得作佛。



以是因缘,复值二千亿佛,同号云自在灯王:以说《法华经》这种因缘,又遇着二千亿佛出现于世,都叫云自在灯王佛。于此诸佛法中,受持读诵,为诸四众说此经典故:在这二千亿日月灯明佛,和二千亿云自在灯王佛的法中,常不轻菩萨又受持、读诵这部《法华经》,也为所有的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这四众弟子,来广说这部《妙法莲华经》的缘故。


总而言之,这位常不轻菩萨,他是生生世世、时时刻刻都是受持、读诵、演说这部《妙法莲华经》。得是常眼清净,耳鼻舌身意诸根清净:所以他才得到以父母所生这个眼,就能见三千大千世界,这种清净的神力。耳、鼻、舌、身、意这诸根,也都清净了。于四众中说法,心无所畏:他在这四众中讲说《妙法莲华经》,心是无所恐惧的。


得大势:释迦牟尼佛又叫一声,得大势菩萨!是常不轻菩萨摩诃萨:这一位常不轻大菩萨,供养如是若干诸佛,恭敬尊重赞叹,种诸善根:他曾经供养像以上所说这么多的诸佛,他又恭敬诸佛、尊重诸佛、赞叹诸佛,在诸佛的面前来种各种善根。于后复值千万亿佛,亦于诸佛法中,说是经典,功德成就,当得作佛:他在以后又值有千万亿那么多佛出现于世,他又在诸佛的佛法之中,演说这部《妙法莲华经》。因为他讲说这部《妙法莲华经》的功德已成就了,所以他应该得到成佛了。



G2 结会古今



得大势!于意云何?尔时常不轻菩萨,岂异人乎?则我身是!若我于宿世,不受持读诵此经,为他人说者,不能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于先佛所,受持读诵此经,为人说故,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得大势!于意云何:佛叫一声,得大势菩萨!在你的意思里怎么样啊?尔时常不轻菩萨,岂异人乎:我所说的当时那位常不轻菩萨,他岂是其他的人呢?不是!则我身是:就是我释迦牟尼佛的本身。这一位常不轻菩萨,就是我当时行菩萨道的一位化身菩萨。


若我于宿世,不受持读诵此经,为他人说者:假使我在前生的时候,不受持和读诵这一部《妙法莲华经》,并且我不给他人讲说这部经的话,不能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就不能很快得到无上正等正觉。


我于先佛所,受持读诵此经,为人说故:因为我在以前诸佛的地方,能受持、读诵这部《妙法莲华经》,又为人讲说这部经的缘故,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以现在,我就很快得到无上正等正觉的佛果。



F2 明毁者果报(分二) 
G1 正明果报 G2 结会古今
今G1



得大势!彼时四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以瞋恚意,轻贱我故,二百亿劫常不值佛、不闻法、不见僧,千劫于阿鼻地狱受大苦恼。毕是罪已,复遇常不轻菩萨,教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得大势!彼时四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得大势菩萨!在以前那些增上慢的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这四众弟子们,以瞋恚意,轻贱我故:用瞋恚的这种意念,他们看不起我,说我是“无智比丘”;因为瞋恚和轻贱我的缘故,二百亿劫常不值佛、不闻法、不见僧:所以他们在这二百亿劫中,都遇不着佛。你们现在都遇着佛法,这都不是没有善根的人;若没有善根的人,根本连一位佛的名字都听不见的。他们也不会听见有人讲经说法,也看不见一个比丘、一个比丘尼。你们现在这个国家有了僧相──有僧人的样子,这都是有善根,才能遇着三宝呢!


这一些个毁谤常不轻菩萨的,就是给常不轻菩萨起“常不轻”名的这些个增上慢四众弟子,他们在二百亿劫的期间,都不闻三宝的名号。千劫于阿鼻地狱受大苦恼:他们在一千劫的时间里,在阿鼻地狱受大苦恼。


毕是罪已,复遇常不轻菩萨,教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他们受完罪报之后,又再托生做人;他们又遇着这一位常不轻菩萨,来教化他们,令他们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无上正等正觉的心。



G2 结会古今(分二) 
H1 结会 H2 劝持
今H1



得大势,于汝意云何?尔时四众常轻是菩萨者,岂异人乎?今此会中,跋陀婆罗等五百菩萨,师子月等五百比丘,尼思佛等五百优婆塞,皆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退转者是。



得大势,于汝意云何:大势至菩萨!在你的意思里,怎么样啊?尔时四众常轻是菩萨者,岂异人乎:当时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这四众弟子,常轻慢常不轻菩萨的这一些个人,你知道吗?他们也不是旁人,是谁呢?


今此会中,跋陀婆罗等五百菩萨:就是现在我们这个法会里边,这跋陀婆罗等五百位菩萨,他们都是那时候的增上慢四众弟子。跋陀婆罗是梵语,翻译为善守。以前因为他增上慢、不守规矩,现在又受常不轻菩萨教化,他就善守规矩、善守戒律了。这有五百位菩萨,单单举出跋陀婆罗这一位菩萨作为上首。


师子月等五百比丘:有一位比丘,他说法像狮子吼,他的智慧犹如月光,所以叫师子月。师子月等五百位比丘,也是当时增上慢的四众弟子。尼思佛等五百优婆塞:又有一些个优婆塞,为首的是“尼思佛”;这也是当时增上慢的四众弟子。皆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退转者是:现在他们在无上正等正觉这佛的果位上,都已经修到不退转的境界,不会再堕落了。



H2 劝持



得大势!当知是法华经,大饶益诸菩萨摩诃萨,能令至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诸菩萨摩诃萨,于如来灭后,常应受持、读诵、解说、书写是经。



得大势!当知是法华经:大势至菩萨!你应该知道,这一部《妙法莲华经》,大饶益诸菩萨摩诃萨,能令至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对于一切的大菩萨摩诃萨,都有大的利益。有什么大的饶益呢?能使令这一切的菩萨、大菩萨,都决定能得到这无上正等正觉的果位。


是故诸菩萨摩诃萨,于如来灭后:因为这个,所以这一切的菩萨和大菩萨,在我释迦牟尼佛灭度之后,常应受持、读诵、解说、书写是经:应该常常受持这一部《妙法莲华经》,应当常常读这一部《妙法莲华经》,应该常常背诵这一部《妙法莲华经》,又应该常常解说这一部《妙法莲华经》,又应该常常书写这一部《妙法莲华经》。你作多少功德,就得到多少的益处,绝对没有虚妄的!


我们人听经,要越听越欢喜听,越欢喜听越听;学佛法,要比吃蜜糖更欢喜。佛法就是甘露,甘露是天上一种不死的药。我们听佛法,可以由迷转悟,由不明白得到明白。佛为什么说佛法?就因为要众生明白佛法。佛法不是这么容易明白的,为什么不容易明白呢?因为佛法太妙了!它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境界。那么不容易明白,一定要想法子明白;不是说不明白我就不学了,越不明白越要学。我们要明白之后,才能可以不学;到四果阿罗汉,那才到了无学位。虽然说是无学位,他是不学小乘果,因为他证得无学位了;但是要是依照大乘来讲,他还是要学,还是没有究竟的。学什么呢?要学行菩萨道,修六度万行。


所以,我们没有证得四果阿罗汉,一定要学。不明白要学,明白了更要学!说:“明白了,我还学它干什么?”你还有不明白的,还学那个不明白。譬如你把《法华经》都明白了,《楞严经》你还没有完全懂;《楞严经》完全都明白了,《华严经》你也没有明白。所以这个佛法,就好像大海似的。我们众生,在学像大海这么多的佛法,你看要怎么样学法呢?我们就要先学布施。布施不是叫人家布施给我,是我要布施给人,你要做布施。第二就要持戒,第三要忍辱,第四要精进,第五要禅定,第六要智慧。


※    ※    ※    ※


九月十九,是观音菩萨的出家纪念日。我们娑婆世界的众生,和观音菩萨都特别有缘;若有人常念“南无观世音菩萨”的名号,就可以遂心满愿、如意吉祥,求什么就得到什么。在《法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说的,你求男得男、求女得女;无论你求什么,都可以满你的愿,但是你要念观音菩萨。因为有这种的缘故,所以我们在这个礼拜天开始念“观世音菩萨”;在讲经的时间,还照常讲经。有人要是欢喜随喜观音七,就可以来随喜;你有什么所求,都会满愿的。


在这观音七的期间,或者有人就会看见光,或者有人看见花,或者有人就会得到种种不可思议的境界,或者有人参加这个观音七就开了悟了,或者有人就开了大智慧了;开大智慧以后,就不会做愚痴的事情了,所以这是很要紧的。你们各位不要错过这个机会,来大家共同修行、用功修道。这是我对你们的希望!


※    ※    ※    ※



D2 重颂(分二) 
E1 颂双开今品信毁 E2 颂双明信毁果报 E1(分三) 
F1 颂事本 F2 颂时节人名 F3 颂不轻之行
今F1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过去有佛 号威音王 神智无量 将导一切 天人龙神 所共供养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在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因为太慈悲了,所以要把这个义理再用偈颂来说一遍。


过去有佛,号威音王:释迦牟尼佛说,在过去无量生中,有一位佛出世,名叫“威音王佛”。神智无量,将导一切:这一位佛,他的神通无量,智慧也无量。他接引一切众生,做一切众生的领袖,来引导众生发菩提心,速成佛道。天人龙神,所共供养:这时候,一切诸天的天人、一切世间的人,以及一切的天龙八部、鬼、神等,都共同来供养这一位佛。



F2 颂时节人名



是佛灭后 法欲尽时 有一菩萨 名常不轻 时诸四众 计着于法



是佛灭后,法欲尽时:这一位佛,在世界上弘法很久的时间,然后就入涅槃了。佛灭度之后,正法时代过去了,当像法将要灭尽的时候,有一菩萨,名常不轻:这时候,有一位菩萨出现于世。这一位菩萨叫什么名字?他的名字就叫“常不轻”。常不轻,就是恒常地、常常地不轻慢一切众生。他认为一切众生都是佛,所以对一切众生,都像对佛那么恭敬。


时诸四众,计着于法:在佛法将要灭尽的期间,就有佛的四众弟子──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这四众弟子,因为法末的关系,这个业障也重了,就都不真修行了。怎么样子呢?虽然有出家的名,但是他就生贡高我慢的心,有一种增上慢;看着自己比谁都大,唯我独尊了,自己是最高了。释迦牟尼佛出世的时候,一个手指天,一个手指地,说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天上和天下,只有我是一个最尊崇的、最高尚的。佛可以说这个话,一般的人就不可以。但是这一班比丘,大约也好像现在这个外道似的,说是“我就是佛!你应该供养我!”生了一种增上慢的心。


本来“法尚应舍,何况非法”,这法你不明白的时候,应该要明白;你明白了,又要把这个法也都放下,不应该着住于法。这个时候,因为佛法要灭尽了,这些个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都着到皮毛上了,在外皮上来用功夫。他不单不明白法,而且还执着于法了;执着于法,就生了一种增上慢。



F3 颂不轻之行



不轻菩萨 往到其所 而语之言 我不轻汝 汝等行道 皆当作佛 诸人闻已 轻毁骂詈 不轻菩萨 能忍受之



不轻菩萨,往到其所,而语之言:在这时候,常不轻菩萨想要去度这一班增上慢的比丘,就到计着于法的这四众弟子那个地方去,对这增上慢的四众就说了,我不轻汝,汝等行道,皆当作佛:我绝对不敢轻看你!因为你们现在所行的是菩萨所行之道,将来你们都应该作佛的!


诸人闻已,轻毁骂詈:计着于法的这些四众弟子听完这话,对这位常不轻菩萨,就毁谤他、骂他。不轻菩萨,能忍受之:这位常不轻菩萨给人叩头顶礼、给人授记,还被人家打、骂、拳打脚踢,甚至于用木棍、瓦石,或者用种种的东西来打他。这时候,这位常不轻菩萨一点也不生瞋恨心,一点也不发脾气;人骂他、打他、恼他,怎么样对他有不好的行为,他也能忍耐。



E2 颂双明信毁果报(分三)
F1 颂信毁果报 F2 颂结会古今 F3 举益劝持
今F1



其罪毕已 临命终时 得闻此经 六根清净 神通力故 增益寿命 复为诸人 广说是经 诸着法众 皆蒙菩萨 教化成就 令住佛道 不轻命终 值无数佛 说是经故 得无量福 渐具功德 疾成佛道



其罪毕已:这位常不轻菩萨给人叩头,为什么还会有罪呢?不是他给人叩头才会有罪,是他前生的罪业还没有了。在《金刚经》上说:“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即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常不轻菩萨行这种不轻的菩萨道,被人打、被人骂、被人轻贱;因为被人轻贱,所以他前生轻贱人的罪业就消灭、没有了!


临命终时,得闻此经:所以,他就在寿命将要终的时候,听见这一部《妙法莲华经》这种种不可思议的道理。六根清净,神通力故,增益寿命:这个时候,他得到六根清净、六根互用这种的力量。怎么会有六根互用?因为他清净了;清净,就会六根互用。他有大神通、大智慧、大雄大力的缘故,所以他的寿命又增加了,不单没有死,而且还增加很多。


复为诸人,广说是经:这位常不轻菩萨,他又为这所有的人,广宣、演说、讲解这一部《妙法莲华经》。


诸着法众,皆蒙菩萨,教化成就,令住佛道:所有这些个增上慢的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这些执着法的众生,都堕地狱了;受完了地狱的果报之后,又托生做人,看见这一位常不轻菩萨得这种的大神通力、大寂善力,于是又得到这位常不轻菩萨的教化成就,令他们修行诸佛之道。


不轻命终,值无数佛:这位常不轻菩萨命终之后,以后生生世世都遇着无数的诸佛出现于世。说是经故,得无量福:他生生世世、年年月月、时时刻刻,都讲说这一部《妙法莲华经》,所以他得到无量的福德庄严。渐具功德,疾成佛道:渐渐地具足菩萨道的功德,所以很快地,他就成佛了。



F2 颂结会古今



彼时不轻 则我身是 时四部众 着法之者 闻不轻言 汝当作佛 以是因缘 值无数佛 此会菩萨 五百之众 并及四部 清信士女 今于我前 听法者是



彼时不轻,则我身是:我所说以前这位不轻菩萨是谁呢?就是我释迦牟尼佛的前生,我就行过这种“不轻”的菩萨之道!


时四部众,着法之者:在这毁谤、骂詈常不轻菩萨的四众们,还有生增上慢的心、执着于法的这些个人,闻不轻言,汝当作佛,以是因缘,值无数佛:他们听见常不轻菩萨给他们说法,说“汝当作佛”;以这种的因缘,所以就遇着无数无边那么多的诸佛。


此会菩萨,五百之众:现在在这法会的跋陀婆罗等五百位菩萨,就是以前增上慢、毁谤常不轻菩萨的那一些个比丘、比丘尼。现在他们已经得到不退转了,能善守戒律。并及四部,清信士女:还有其他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他们过去虽然轻贱我、毁谤我、骂詈我,但是现在都在我的面前,又都发菩提心了!为什么他们发菩提心呢?就因为我给他们种下这个菩提种子的缘故。怎么说呢?当时常不轻菩萨对他们说:“我不敢轻慢汝等,汝等皆当作佛!”给他们授记,还又给这一般人来叩头顶礼。因为有这种的因缘,今于我前,听法者是:所以现在在我的面前,听我说《法华经》的这一些个人,就是以前他们都毁谤过我的。



F3 举益劝持



我于前世 劝是诸人 听受斯经 第一之法 开示教人 令住涅槃 世世受持 如是经典 亿亿万劫 至不可议 时乃得闻 是法华经 亿亿万劫 至不可议 诸佛世尊 时说是经 是故行者 于佛灭后 闻如是经 勿生疑惑 应当一心 广说此经 世世值佛 疾成佛道



我于前世,劝是诸人:我在前生的时候,劝说这些个人,令他们发菩提心、修行菩萨道。听受斯经,第一之法:我生生世世都讲这部《法华经》,而他们都已经听过。这《法华经》就是第一的、最妙的佛法。开示教人,令住涅槃:我又开示、教化这一切的人,令他们得到涅槃的快乐,得到“常乐我净”这种的妙果。世世受持,如是经典:我又教化这一切的众生,令他们生生世世受持这一部《法华经》。我自己也是生生世世,受持这一部《妙法华莲经》。


亿亿万劫,至不可议:在这个没有数量那么多的亿亿万劫,乃至于到不可思议那么多、那么长的时间,时乃得闻,是法华经:《法华经》不是很容易听见的,若在无量阿僧祇劫的时间,也不一定遇着能听这《法华经》。这《法华经》,是很难遭遇的。亿亿万劫,至不可议,诸佛世尊,时说是经:乃至于在亿亿万那么多的劫,及不可思议那么长的阿僧祇劫,这十方诸佛的世尊哪!都是常常说这一部《法华经》。


是故行者,于佛灭后:就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们这一些修行菩萨道的人,在我将来灭度之后,闻如是经,勿生疑惑:你们若听闻这一部不可思议的《妙法莲华经》,千万不要生出一种怀疑而不相信的心,你不要生疑惑心。应当一心,广说此经:你们都应当专一其心,广为一切众人说这一部《妙法莲华经》。各位听完了这《妙法莲华经》,到处都给人讲这《妙法莲华经》。世世值佛,疾成佛道:你们生生世世都可以遇到佛,很快的就可以成就诸佛之道了!


※    ※    ※    ※


今天是观音七开始的第一天,凡是来参加这个观音七的人,必须要拿出来恳切至诚的心;就像对着观世音菩萨的面,来念观世音菩萨的名一样。不要懈怠,不要懒惰,不要打妄想!因为我们修道就要专一其心,你若不专一其心,就修什么法门,也没有益处,得不到相应。所以凡是来参加这观音七的人,都要诚诚恳恳地,这样来发心念观音菩萨;要认真念,口里念得清清楚楚的,耳朵听得清清楚楚的,心里也念得清清楚楚的。你念观音菩萨,观音菩萨也就会念你;彼此互相一念,就会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应。


在下个礼拜天,正是观音菩萨出家的一个纪念日,所以在这一天,我们预备给所有报名想要皈依的人,来举行皈依的仪式。已经报名的人,应该预备在那一天皈依;没有报名皈依的人,若想要皈依,也赶快报名。因为在观音菩萨出家这一个纪念日来皈依,第一,和观音菩萨结法缘;第二,这个日子也很容易记得。你们无论哪一个人,不要把皈依那一天忘了;皈依那一天,那就是你们活着的一个生日,一个“睁着眼睛投胎”的生日。以前你父母给你这个身体,你没有睁开眼睛,也不知道这父亲、母亲好不好,就投胎了;现在这叫“睁眼投胎”──投法门的胎,找一个出世的法门。所以这一点,你们各位应该记得!


有的人说是:“我想皈依,等一等!”既然想皈依,就不必等;你若等,将来或者就错过机会,就没有机会皈依了。所以想要皈依,就早一点,不要等;你等,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什么问题会发生。我不是希望大家都死,但是不知道哪一天,那个原子弹、氢气弹不知怎么样就爆炸了,这人类就没有了。所以若早一天皈依,或者原子弹响的时候,无形中菩萨就保护着你,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说:“那我赶快皈依了!”你赶快皈依?那我还要审察一下可以或者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