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师功德品第十九

这一部经,有二十八品,这是〈法师功德品第十九〉。前边是讲“随喜功德”,随喜功德,就有无量无边那么多。现在这是法师讲说,或者书写,或者受持,或者读诵这一部《法华经》,这功德比前边随喜的功德更大得多。


怎么叫“法师”?法是佛法,师是师承,以佛法作为我们的师承。承,是“承认”的“承”,就是三十五年以前,我作那一首偈颂“轮承圣助呕方宁”那个“承”(注:此偈作于一九四六年秋,时上人自天津乘轮船赴湖北,遇海怪颠覆,呕吐不止,幸得佛菩萨加被,终得波平浪静,免于覆舟之难)。又,以佛法布施给一切众生,这也叫法师。


法师有五种:


(一)讲说的法师:会讲经说法,为众生解释经义,说明道理。


(二)读经的法师:对着经本来读念这经典。


(三)诵经的法师:不要经本子,能记得住来诵念这经典。


(四)受持的法师:对于这经义照着去做,受之于心,持之于身。


(五)书写的法师:书写,就是写经典。把经典书写出来,或者把它藏到宝塔中,或者印成经卷,流通于世;印,就是 print。你亲手书写的经典,放在宝塔里边,给一般人来叩头礼拜、供养,这种功德是不可思议的。你若能以书写流通于世,这功德永远永远都存在的。


这是五种的法师,他的功德是不可思议的。



C2 明持经根净(分二) 
D1 总列六根清净 D2 别作六章解释
今D1



尔时,佛告常精进菩萨摩诃萨,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法华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书写,是人当得八百眼功德、千二百耳功德、八百鼻功德、千二百舌功德、八百身功德、千二百意功德,以是功德,庄严六根,皆令清净。



尔时:释迦牟尼佛说完〈随喜功德品〉之后,在说〈法师功德品〉这个时候,佛告常精进菩萨摩诃萨:因为你要有功德,就必须要精进;你若不精进,就没有功德。这一品,常精进菩萨是当机者,释迦牟尼佛告诉常精进菩萨这位大菩萨说,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法华经:假使有修五戒、行十善的男子和女人,他们能以受持这部《妙法莲华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书写:或者对着本子来读《妙法莲华经》,或者离开经本来诵《法华经》,能记得清清楚楚不忘,或者为人讲解《妙法莲华经》,或者书写《妙法莲华经》。


是人当得八百眼功德、千二百耳功德、八百鼻功德、千二百舌功德、八百身功德、千二百意功德:这个人可以得到八百眼功德,可以得到一千二百耳功德,可以得到八百鼻功德,可以得到一千二百舌功德,可以得到八百身功德,可以得到一千二百意功德。


我们人的六根,每一根都应该有一千二百个功德,这分三世、四方来讲。三世,是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四方,东、南、西、北。在前边有三百功德,在后边有三百功德,在左边有三百功德,在右边又有三百功德,这合起来是一千二百功德。那么为什么说眼睛只有八百功德呢?因为眼睛所见的不全,见前不见后、见左不见右。你这眼睛往前看,就看不见后边了。说:“那我不信!要是开了眼,后边也可以看得见!”那要说开眼的,现在是讲一般没有开眼的。佛法有种种的分别,你不要“笼统真如,颟顸佛性”;笼统,就是这么混合着。


这本来是应该有一千二百功德,但是它不圆满,只见前边不见后边;左右也可以见,但是左边只见两百五十功德,右边又见两百五十功德,左右各有五十个功德它见不着──你往两边看,你也不能看全了;你要想看全,就要把头转一转,所以说它所见不圆满。因为眼睛没有完全的能力,左边有两百五,右边有两百五,前边有三百,合起来只有八百功德。


这个耳朵,不论前后、左右、上下、四方,什么地方有声音,都听得见,是具足的、圆满的,没有障碍,所以耳朵有一千二百功德。


这个鼻有进出息,一进、一出,这也作为三个四百来讲,一进有四百、出去有四百,所以一呼吸有八百功德;但是在这一呼一吸之间,有停止的地方,那个停的地方也算四百功德,但因为不是具足的,所以鼻也只有八百功德。


我们的舌头,舌是尝味的,它很具足,无论什么味,一到舌头上,它都知道,所以舌也是有一千二百功德。


身怎么有八百功德呢?身有触,触有顺、逆二缘。顺,是你所欢喜的这种触尘;逆,是你所不欢喜的这种触尘。在这顺逆之间,那么欢喜作为四百功德,不欢喜又作为四百功德;在离开这欢喜、不欢喜──离了这个触尘,又作为四百功德。它这儿只有顺、逆这两种缘它知道,这作为八百功德;等离开,它就不知道,就没有触觉了!所以离开的这四百功德,是缺的。


意在第六意识,还没有到第八识,这意识是属于有思想。它一想,就什么都知道,所以是很具足的,很圆满的。这第六意识,也有一千二百功德。


这个受持、读诵、书写、解说《法华经》的人,都有这么多的功德,以六根就有六千的功德。以是功德,庄严六根,皆令清净:以这六千种的功德,来庄严自己的六根,令这六根都清净了──眼根也清净,耳根也清净,鼻根也清净,舌根也清净,身根也清净,意根也清净,都清净了!



D2 别作六章解释(分六)
E1 眼根功德 E2 耳根功德 E3 鼻根功德 E4 舌根功德 E5 身根功德 
E6 意根功德 E1(分二) 
F1 长行 F2 重颂
今F1



是善男子、善女人,父母所生清净肉眼,见于三千大千世界,内外所有山林河海,下至阿鼻地狱,上至有顶,亦见其中一切众生,及业因缘果报生处,悉见悉知。



是善男子、善女人,父母所生清净肉眼:这个善男子和善女人,以父母所生的清净肉眼。眼有五眼,有天眼、肉眼、慧眼、法眼、佛眼。有一首偈颂是:


天眼通非碍,肉眼碍非通,
法眼唯观俗,慧眼了真空,
佛眼如千日,照异体还同。


天眼是通的,肉眼是有所障碍的,法眼是观俗谛的,慧眼是观空的;佛的眼睛好像一千个太阳似的,照了一切中道、真谛。


见于三千大千世界,内外所有山林河海:他以父母所生的这个肉眼,就可以见到三千大千世界以内,和三千大千世界以外的所有山林河海。这要是譬喻起来,我们这身体就是山,我们这毛孔就是林,我们这血就是河,我们这脏腑就是海。那么这个人,他以父母所生的清净肉眼,能见到三千大千世界。四果阿罗汉,也可以看到三千大千世界;初地菩萨,可以看见一百个佛世界;二地菩萨,更要加上一倍,这看的都不同的。


下至阿鼻地狱,上至有顶:阿鼻是梵语,译为无间,就是无间地狱。无间,没有间歇,总受罪。无间地狱里头,有五种的无间:趣果无间、受苦无间、时无间、命无间、身形无间。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往下能看见阿鼻地狱,往上能看见有顶天。有顶天,是三界最高的一层天,也就是非想非非想处天。


亦见其中一切众生,及业因缘果报生处,悉见悉知:下至阿鼻地狱,上至非想非非想处天,中间这一切的众生,这位法师也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以及众生造业受报的因缘,起什么惑、造什么业、受什么果报?将来这果报,生到什么地方去?他完全都看得见,完全都知道!



F2 重颂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若于大众中 以无所畏心 说是法华经 汝听其功德 是人得八百 功德殊胜眼 以是庄严故 其目甚清净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在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又想要把这个道理说得再详细一点,所以又用偈颂来把它说一遍。


若于大众中,以无所畏心,说是法华经:假使在大众之中。在大众之中说法,是不太容易的,因为有一种大众威德畏。你如果没有无畏的心,会生出一种恐惧,就不能说法了。好像你们各位,能以对着很多人来讲说佛法,这都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因为你有这种听闻《法华经》、讲说《法华经》的功德,所以在大众里边,你都无所恐惧,没有什么可以怕的心。你要是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你就不能听法了。这位法师他于大众中,没有恐惧心,给大家讲说这一部《法华经》,令其他人都明白。


汝听其功德:这个“汝听”,就是对着常精进菩萨说的。常精进菩萨!你听这位法师讲经所得的功德,我现在为你说一说。


是人得八百功德殊胜眼:这位法师,他能得到八百的眼功德,得到殊胜的眼。殊胜的眼,有的以“三世”来论一千二,有的以“四方”来论一千二。


眼睛怎么只有八百功德呢?因为它见前不见后、见左不见右,所以就少了四百功德。眼睛看前边、不能看后边,能看左边、右边又看不见了;它总有不圆满的地方,所以它的功德只有八百。本来前边有三百功德,右有三百功德,左边又有三百功德,那么它因为只能看前,这三百功德存在;左右,只能看得多分,而有少分它看不见的,所以左边两百五十功德,右边有两百五十功德,这合起来是八百功德。这是眼睛得这种殊胜的眼功德。我们一般人也有眼睛,但是它只是看而已,谈不到眼功德;他得到殊胜的眼,这眼能见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里边的事他也看得见,外边他也看得见,不要得天眼通他就看得见!


以是庄严故,其目甚清净:以这种种功德来庄严的缘故,所以他就得到清净眼目。



父母所生眼 悉见三千界 内外弥楼山 须弥及铁围 并诸余山林 大海江河水 下至阿鼻狱 上至有顶处 其中诸众生 一切皆悉见 虽未得天眼 肉眼力如是



父母所生眼,悉见三千界:以父母所生的肉眼,就会变成清净眼,所以这就是不可思议的境界了!他完全可以见到三千大千世界内里边的众生,又可以见到三千大千世界外边的众生;悉,就是完全。


内外弥楼山,须弥及铁围:好像弥楼山、须弥山、铁围山。弥楼山,这是一座大山。弥楼是梵语,翻译为光明。须弥山,就是妙高山。铁围山在须弥山的外边,有大铁围山;铁围山的外边,又有七重香水海。并诸余山林,大海江河水:还有其余的山林、大海,和这一切的江、河,他都能看得见。


下至阿鼻狱:乃至往下看,可以看到阿鼻地狱。阿鼻是梵语,翻译为无间。无间地狱,那是没有间断的,总要受罪,求出无期。在无间地狱里头,一个人也不觉得这地狱很松、很空洞的,还有很多空的地方;多人,他也不觉得这个地方少了。这也就是说,一个人也装满了这个地狱,一千个人也装满了这个地狱,一万个人又可以装;这个地狱,就是这样子,这叫无间,没有空的地方。


堕落无间地狱是什么样的人呢?就是弑父、弑母、弑阿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身血这种人,都要堕这个地狱。弑父,杀父亲;弑母,杀母亲;弑阿罗汉,杀阿罗汉。破和合僧,就是僧人在那儿住着很好的、很和谐的,你到那儿讲是讲非,把这僧人讲得都不和了。出佛身血,佛在世的时候,你把佛的皮肉或者割破了,这都是出佛身血;佛入涅槃之后,我们如果把佛像打坏了、碰掉一块,这都是出佛身血的罪。这五种也叫五逆,这五逆罪就会堕无间地狱;若堕到这无间地狱,你要想出来,也就没有法子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或者有菩萨放光,或者有佛放光,照到你那个地方,那时候才可以出去,但是这个机会是很少的。


上至有顶处:往上边,他能看到这非想非非想处天。非想非非想处天,这是无色界的第四层天,就是三界之顶上,所以又称为有顶天。这个天是在世界上最高的天,你想都想不到,你没有法子想得到的地方;就是任何太空的火箭──打月球的火箭,也打不到那地方。所以科学再昌明,也到不了那个地方。但是要是讲说《法华经》的这位法师,他就能到那个地方了──他也不是能到那个地方,他是能看见这非想非非想处天;这叫有顶天,这天之中它是最高的了。


其中诸众生,一切皆悉见:在有顶天到阿鼻地狱中间所有的一切众生,这位讲说《法华经》的法师,他都可以看得见的。虽未得天眼,肉眼力如是:虽然他没有得到天眼,但是父母所生的肉眼力量,就能有这么大的功德,能上看到有顶天,下看到阿鼻地狱去。



E2 耳根功德(分二) 
F1 长行 F2 重颂
今F1



复次常精进!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此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书写,得千二百耳功德。以是清净耳,闻三千大千世界,下至阿鼻地狱,上至有顶,其中内外种种语言音声。



复次常精进:释迦牟尼佛又再叫一声,常精进菩萨!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此经:假使有持五戒、修十善的男人,或者持五戒、修十善的女人,或者受具足戒的比丘,或者受具足戒的比丘尼,或者受菩萨戒的菩萨,或者受沙弥戒的沙弥,他们来受持这部《妙法莲华经》,受之于心,持之于身。若读,若诵,若解说,若书写:或者他能对着经本来读,或者他能离开经本来背诵,或者他能给一般人来讲说,或者他能书写。得千二百耳功德:这位法师,他就会得到一千二百耳功德。耳是很圆融无碍的,它前后、左右、上下都可以听声音。


以是清净耳,闻三千大千世界:以父母所生这个清净耳,能听到三千大千世界内外一切音声,下至阿鼻地狱,上至有顶,其中内外种种语言音声:下至无间地狱,上至非想非非想处天,在这其中种种语言音声,都能听到。不但是清楚,而且还能分别是什么声音。



象声、马声、牛声,车声,啼哭声、愁叹声,螺声、鼓声、钟声、铃声,笑声、语声,男声、女声、童子声、童女声,法声、非法声,苦声、乐声,凡夫声、圣人声,喜声、不喜声。



象声、马声、牛声:象是什么声、马是什么声、牛是什么声,他听见这个声音就知道。你前生是头象,或者来生是头象;或者前生是匹马,或者来生是匹马;他一听你这个声音,就知道你这前因后果!“这个人,前生他是头牛转人,原来他这个声音,还有牛味道!”那个牛的声音还没断呢!又听这个人的声音:“不得了!来生他要投生做牛去了!”不要说看你,闭上眼睛,一听你这个声,就知道你将来做什么。你看妙不妙?这是一个讲法。又可以在这种种的声音之中,一听这声音,他就知道了,能分别出来这是牛声、那是马声、那是象声!譬如,这声音里边有很多种声,有人声、马声、牛声、鸽子叫的声,什么声都有;那鸽子一叫,就那么“咕、咕──”,鸡一叫,就那么“嘎嘎──”。所以不要说见这个人、见这个形,一听声,就什么都知道了,知道他怎么样来的,怎么样去的。


车声:你看!这车的声音,他也知道。啼哭声、愁叹声:有的人一说话就“呜、呜──”,声音一点也不响,好像要哭似的,他的声音总有一种悲音。有的人就“唉──”,这愁叹了!这不是说只听他这个哭声和愁叹声,连他将来怎么样有什么不好?他怎么有这么哭音也都知道。“喔!他将来有一些意外,他就要撞车、要死了!所以他现出哭的声来了。”或者愁叹声,“喔!为什么他愁叹呢?他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啦!”这一听这声音,就知道他有什么事情。


螺声、鼓声、钟声、铃声:螺声,就是宝螺声;宝螺一吹,“呜──”那个声。鼓声,法鼓的声音,就我们这鼓声。为什么要打鼓?哦!他们那儿又上课了,有中文课了!钟声,一打钟,哦?他们那儿做什么啦?那儿讲经了!铃声,你敲铃,他也知道要拜佛了。这都一样的,就是这么回事嘛!


笑声、语声:我这么一讲,你那儿就笑了!这是笑声。语声,就是讲话的声音。总而言之,男声、女声、童子声、童女声:你一听声音,就知道他现在是个男人,将来他要做女人了;或者前生她是个男人,今生做女人了!你听人讲话,种种人有种种的声音,声音都不同。昨天来的是果先的朋友,他和果地的声音差不多;我听他在这儿讲话,我就以为是果地讲呢!细一听,又不是。我虽然不能听这种种的声,但是也多少可以听着有一点差别。童子声,童男的声音。童女声,童女的声音。


法声、非法声:那儿讲经说法呢!这是法声。非法声,就是他们那儿在胡说八道呢!尽讲非法的话,不要听他的!


苦声、乐声:啊!那个地方真是痛苦了,发出一种苦声。乐声,他们那班人怎么那么快乐呢?


凡夫声、圣人声:凡夫声,一听你这声音,就知道你是个凡夫,没有证果,不是阿罗汉。圣人声,一听这声音,就知道这是个圣人声音。


喜声、不喜声:欢喜的声和不欢喜的声音。


这种种的声音,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都能听到,又能分别清楚知道,所以你不能瞒得了他的。



天声、龙声、夜叉声、乾闼婆声、阿修罗声、迦楼罗声、紧那罗声、摩罗伽声,火声、水声、风声,地狱声、畜生声、饿鬼声。



天声:天,就是三界诸天(欲界天、色界天、无色界天)。为什么会生到天上去呢?因为人持五戒、修十善,所以死后就生到天上,享受天福。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他能听到天上的人所说的声音。一听这个人,啊!这个人将来会生天!或者一听这个人,知道这个人是从天上来的,现在又做人世间的人了!


龙声:有龙神的声。一听龙这个声音,知道这条龙在往昔生中做过什么事情,它是什么因缘而堕龙身;或者他将来要堕龙身,或者它现在已经是龙身。这是讲过去、现在、未来,或者他过去是龙身,现在是人身;或者现在是人身,将来是龙身;或者过去是人身,现在变成龙身。一听声音,就知道这前因后果。


夜叉声:夜叉,是一种鬼的名字;这是梵语,翻译为速疾,跑得非常快的捷疾鬼。这种鬼有三种:(一)地行夜叉,不会飞行,可以在陆地上行走很快;(二)空行夜叉,是在虚空中飞行;(三)天行夜叉,是在虚空中飞行。


乾闼婆声:乾闼婆是梵语,翻译为嗅香神,它欢喜闻香味。帝释天有大法会,玉帝一燃起牛头栴檀香,它就嗅香而至,到玉帝那地方,就给玉帝奏音乐、跳舞戏。乾闼婆也是有过去、现在、未来这三种讲法。或者它过去是人身,现在是乾闼婆身;或者现在是人身,未来是乾闼婆身。一听他这声音,就知道他过去的因、现在的果和未来的果。


阿修罗声:阿修罗是梵语,翻译为无端正。男的阿修罗相貌生得非常丑陋,女的阿修罗相貌生得非常美丽。天上的阿修罗,有天福,没有天人的德行,其性好斗。这阿修罗的声音,也是按照三世来说:或者过去是阿修罗,现在是人;或者现在是阿修罗,将来是人;或者现在是人,将来是阿修罗。一听他这个声音,就知道他将来受什么果报。


迦楼罗声:迦楼罗是梵语,翻译为金翅鸟。大鹏金翅鸟专吃龙,它吃龙,就好像我们人吃面条一样。龙虽然是很大一条,还是属于虫子之类的,不过它是虫类最大的。所有的鸟都吃虫子,小鸟就吃小虫子,大鸟吃大虫子,大鹏金翅鸟是鸟类中最大的,它就吃龙这大虫子。


大鹏金翅鸟的翅膀,一展开有三百六十由旬那么长,它用翅膀一扇,把海水就都给扇成两半,这三百六十由旬的地方就没有海水了。龙是在水里藏着,这时候没有水了,龙就露出来,没有地方可以隐藏它这个身体了;于是大鹏金翅鸟就把龙像吃面条似地,那么吞到肚里去了。所吃的,都是年轻的龙,老龙在水最深的地方藏着;把年轻的龙都给吃了,老龙也就没有法子再不管了,于是想办法来对治这大鹏金翅鸟。龙王想尽了方法,也没有法子可以对抗大鹏金翅鸟。以后突然想起来:“哦!释迦牟尼佛是最大慈悲心,我去请佛来帮助我!”于是来到佛所,求佛来救它。


释迦牟尼佛问:“我为什么要救你呢?你有什么灾难了?”龙王就说:“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有大鹏金翅鸟,它把我的龙子龙孙都给吃了,将来我这龙的种类就会断绝了。求佛慈悲,来救一救我们这龙的种类!”佛说:“那没有什么问题!我把这旧的袈裟送给你。你把这袈裟拆成一缕一缕,每一条龙的角上挂一缕线,就可以了!”龙王回去就照办,大鹏金翅鸟再把海水扇乾了,也看不见龙在什么地方,就看见佛的袈裟在那儿。


大鹏金翅鸟也有点神通,它知道是释迦牟尼佛用神通来救龙,所以也来佛所,对佛说:“世尊!您不给我们龙吃,我们就都要饿死了!我们吃的又多,一定要龙那么大的身体才够吃得饱,现在龙没有了,那我们是要饿死啰!您这是对龙慈悲,对我们大鹏金翅鸟可就不慈悲了,您这就不普遍、不平等了!”


佛说:“在我法里头,要戒杀放生,你吃龙,这也是杀生。你杀生,冤业越结越深,今生你吃龙,来生龙吃你,这互相吞食,冤业不能了。你现在不要吃龙了,要吃斋,不要再吃肉了!”金翅鸟问:“那吃斋,我吃什么斋呀?到哪地方有斋吃啊?”佛说:“以后我的弟子在午斋的时候,他们送一份供养给你,你以后就不要吃龙了!”这样子,释迦牟尼佛和大鹏金翅鸟订下这个条约。


以后龙也不需要怕大鹏金翅鸟,大鹏金翅鸟也没有饿死,乃至于到现在,我们在午斋时送出七粒米,一份就是给大鹏鸟吃的。你一送这个食出去,要是开五眼的人,就会看见大鹏金翅鸟飞来,把这个东西吃了。所以它不需要吃龙,也饿不死的。因为我们受佛这个遗嘱,所以到任何地方,佛的弟子吃饭,都应该给这大鹏金翅鸟送一份供养去。


紧那罗声:紧那罗,也是天龙八部之一,翻译为疑神,因为他头上长了一个犄角,令人怀疑,就称为疑神。他也是在帝释天那地方奏音乐的,是帝释天的乐神。玉帝──就是天主,一有大的宴会,他去给奏音乐,奏的音乐非常好听。


罗伽声:摩罗伽,翻译为蟒神,这是大蟒蛇。


以上是天龙八部,它们各有所因,所以将来各有所成的果。这样种种的声音,讲说《妙法莲华经》的这位法师,都会知道,皆能明了。


火声:火的声音,这位法师一听,就知道过去被火烧的声,或者现在被火烧的,或者将来会被火烧的这种声音。


水声:或者一听这水的声音,就知道,哦!这个地方,在过去被水淹过,或者现在就要被水淹了,或者将来一定会被水淹的。


风声:本来打飓风,这风还没有来,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在几万里地的地方有个飓风,那飓风就要到这地方来了!或者现在刮的风,知道这风里边是什么因缘刮的风?或者将来这个地方会刮风。总而言之,也是过去、现在、未来这三世的声音,这位法师都知道。


地狱声:这位法师,一听这个人的声音,就知道他将来一定会堕地狱的,或者他是从地狱那儿来的。现在地狱有种种的声音,他也听得见了。


畜生声:畜生,就包括一切的动物;它的声音也都知道。或者一听这个人的声音,就知道他以前是做畜生的,或者将来他要做畜生;或者一听这畜生的声音,就知道将来它还会做畜生。


饿鬼声:饿鬼最难找吃的东西,甚至于几个大劫也找不着一滴水、一滴血,或者一滴酒来喝,做饿鬼是很痛苦的。所以你们不要尽想吃东西,想吃东西,就会变饿鬼的。


人们所吃的东西,就当吃药那么吃,不要拿它当怎么样好吃、怎么样有营养。我们因为这个身体若不吃药,它就要没有生命,所以一定要吃这个药,就是那五种的观所说的,“正事良药,为疗形枯”嘛!


“五观”就是:(一)计功多少,量彼来处;(二)忖己德行,全缺应供;(三)防心离过,贪等为宗;(四)正事良药,为疗形枯;(五)为成道业,应受此食。有这五种的观想,你所吃的东西才能消化得了;你若没有作这五种的观想,所谓“三心不了水难消,五观若明金也化”。三心,是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你若三心不了,就是喝口人家供养你的一杯水,你也消受不了;这五种观想,你若明白了,就是吃下去金子,也可以消化了。所以出家人在吃午饭的时候,一定要念供养咒,然后不打妄想来应供,来用斋饭。



比丘声、比丘尼声、声闻声、辟支佛声、菩萨声、佛声。



比丘声、比丘尼声:这位法师,一听这个人的声音,知道这个人前生是个比丘,或者知道这个人现在就要来做比丘了,或者知道这个人来生会做比丘;一听他的声音,就知道他将来的果报如何。这比丘尼也是这样子,或者过去世做比丘尼,现在没有做;或者现在做比丘尼,将来又会做比丘尼。这种种的比丘声、比丘尼声,这位法师也分别得清清楚楚的。


声闻声、辟支佛声:声闻是闻“四谛”──苦、集、灭、道,而悟道的。辟支佛是修“十二因缘”而悟道的。


菩萨声:或者菩萨的声音。菩萨是修六度万行,而行菩萨道。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一听这个人的声音,就知道三世的因果──或者过去世是菩萨,现在又做个普通的人;或者现在是菩萨,或者将来做菩萨。


佛声:或者一听这个人的声音,喔!这是个佛声音!



以要言之,三千大千世界中,一切内外所有诸声,虽未得天耳,以父母所生清净常耳,皆悉闻知,如是分别种种音声,而不坏耳根。



以要言之,三千大千世界中,一切内外所有诸声:总而言之,在这三千大千世界之内和三千大千世界之外,所有一切的声音,这位法师,虽未得天耳,以父母所生清净常耳,皆悉闻知:虽然还没有得到天耳通,可是以父母所生这个清净的普通耳,完全都能听见。如是分别种种音声,而不坏耳根:都能分别详细,而明白种种的音声。虽然听种种的声音,还不被这些声音所转,不被这些声音所染污,不被这些声音所转变;就是有什么声音,听是听,但是无所著住。因为不着住,所以他就不会坏耳根;如果着住到声音上,就会坏了耳根。



F2 重颂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父母所生耳 清净无浊秽 以此常耳闻 三千世界声 象马车牛声 钟铃螺鼓声 琴瑟箜篌声 箫笛之音声 清净好歌声 听之而不着 无数种人声 闻悉能解了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在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愿意重宣以上的意思,而用偈颂再把它详细说一说。


父母所生耳,清净无浊秽:受持《妙法莲华经》的这位法师,以父母所生的肉耳,非常清净而没有污浊。以此常耳闻三千世界声:用这个普通的耳朵,就可以听见三千大千世界内外一切的声音。


象马车牛声,钟铃螺鼓声:或者是象声、马声、车声、牛声,他都分别清清楚楚的。所有的钟声、铃声、螺声、鼓声,他也能分别得清清楚楚。琴瑟箜篌声,箫笛之音声:琴、瑟、箜篌,这都是奏音乐用的乐器,或者现代的吉他之类的。以及箫声、笛声,所有种种乐器的音声。这位法师,完全能听到,又能分别清楚是什么乐器的音声。


清净好歌声,听之而不着:或者有的人,用清净的音喉唱出好听的歌声,这位法师他也听得清清楚楚的;虽然听种种的声音,但是他可不着住。无数种人声,闻悉能解了:没有数量那么多种人的声音,无论你是什么人讲的,他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的,也能明白。



又闻诸天声 微妙之歌音 及闻男女声 童子童女声  山川险谷中 迦陵频伽声 命命等诸鸟 悉闻其音声 地狱众苦痛 种种楚毒声 饿鬼饥渴逼 求索饮食声 诸阿修罗等 居在大海边 自共言语时 出于大音声 如是说法者 安住于此间 遥闻是众声 而不坏耳根 十方世界中 禽兽鸣相呼 其说法之人 于此悉闻之



又闻诸天声,微妙之歌音,及闻男女声,童子童女声:这位法师,又能听见诸天的声音,又能听到诸天微妙的歌声,又能听到男人声、女人声,又能听到童男、童女的声音。


山川险谷中:在山川和最危险的山谷中,迦陵频伽声:有迦陵频伽鸟的音声。迦陵频伽,这种鸟在没有出卵的时候,它在卵里边就会鸣;那声音,比一般的鸟叫得都好,所以又称为好声鸟,又叫仙音。这种鸟所唱的声音非常之好!命命等诸鸟:命命鸟,就是共命鸟。这种鸟,是报同业别,所受的报是一样的,但是所造的业分别。所以在一只鸟身上,生出两个头、两个口──吃东西,它也抢着吃、它也抢着吃;叫,它叫、它也叫,这叫共命之鸟。你们看过这种鸟没有?悉闻其音声:这位法师,完全听见它们的声音。


地狱众苦痛,种种楚毒声:所有地狱那苦痛的声音,或者种种被打的、受种种痛苦的声音,这位法师完全都听得见。


饿鬼饥渴逼,求索饮食声:这饿鬼饥渴交迫,逼迫得很难受。越饿越找不着东西吃,越找不着东西吃就越饿,饿得肚子里头都要着火了,这叫“饥渴逼”。饿鬼饥渴所逼迫的声音,他们到处寻找饮食的声音,这位法师都能听见。


诸阿修罗等,居在大海边,自共言语时,出于大音声:所有的阿修罗,他们住在大海的旁边,互相谈话的时候,发出很大的音声。好像海边上的鳄鱼,那都是阿修罗;他们一出来找东西吃,都是互相示威,这只也出一种大声音,那只也出一种大声音。


如是说法者:像以上这样,这位讲说《妙法莲华经》的法师,安住于此间:此间,是这个地方;什么地方?就是“慈悲”,他安稳住在“慈悲”上。慈悲一定要多多的,少了慈悲,是不可以的。修道的人,切记不要把慈悲弄没有了!若没有了慈悲,那就非常危险,阿修罗就要来找你了;你若慈悲,阿修罗就拿你没有办法!遥闻是众声,而不坏耳根:在很远的声音,他也听得见,但是可不会坏的耳根。


十方世界中:在十方世界里边,禽兽鸣相呼:这禽兽互相鸣、互相呼应。你看!在山上那个兽,这只叫一声,那只也会回一声,都是互相你招呼它,它就招呼你。所有飞禽和走兽这么互相争鸣、互相呼叫的声音,这一切的声音,其说法之人,于此悉闻之:这位说法的法师,他都完全听得到,也都明了。



其诸梵天上 光音及遍净 乃至有顶天 言语之音声 法师住于此 悉皆得闻之



说法这位法师,不动道场,遍知三千大千世界一切的音声。其诸梵天上,光音及遍净,乃至有顶天:梵天,就是色界大梵天;光音天,就是二禅天;遍净天,就是三禅;四禅天有九天;乃至有顶天,是无色界最高一层天,也就是非想非非想处天。言语之音声:从初禅、二禅、三禅,到四禅天上,他们所说的言语音声,法师住于此,悉皆得闻之:讲解《法华经》这位法师,就在讲经这个道场,他完全能听到诸天的言语声音,其余的声音也都闻得到。



一切比丘众 及诸比丘尼 若读诵经典 若为他人说 法师住于此 悉皆得闻之



一切比丘众,及诸比丘尼:所有一切的出家比丘僧和比丘尼,若读诵经典,若为他人说:他们或者读经典,或者诵经典,或者书写经典,或者为他人演说经典。法师住于此,悉皆得闻之:这位法师就在讲经法会这个地方,所有一切的声音,他都听得见。



复有诸菩萨 读诵于经法 若为他人说 撰集解其义 如是诸音声 悉皆得闻之



复有诸菩萨,读诵于经法,若为他人说:又有一类菩萨,或者常常修习佛法,或者读诵,或者为他人讲说《妙法莲华经》。撰集解其义:撰,就是自己另外作一篇文章。集,或者找到其他书上有的文字,来注解这一部经,还是同样这一部经。如是诸音声,悉皆得闻之:好像这一类的音声,讲经这位法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


诸佛大圣尊 教化众生者 于诸大会中 演说微妙法
持此法华者 悉皆得闻之


诸佛大圣尊,教化众生者:菩萨声,这位法师都知道;诸佛的声,妙不可思议,但是这位法师也知道。诸佛是世间大圣的人,是教化一切众生的一位觉者。于诸大会中,演说微妙法:在一切大会之中,诸佛演说为实施权、开权显实,这种微妙不可思议的法。持此法华者,悉皆得闻之:受持《妙法莲华经》的这位法师,完全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三千大千界 内外诸音声 下至阿鼻狱 上至有顶天 皆闻其音声 而不坏耳根 其耳聪利故 悉能分别知 持是法华者 虽未得天耳 但用所生耳 功德已如是



三千大千界:我们这个世界,是个小世界──这不单是个小世界,而且只是一个世界。这一个须弥山、一个日、一个月、一个四大部洲,这叫一个世界;积集成一千个世界,有一千个须弥山、一千个日、一千个月、一千个四大部洲,这是一个小千世界;再积集一千个小千世界,这是一个中千世界;再积集一千个中千世界,这是一个大千世界。因为说三个千的缘故,所以为三千大千世界。


所以你不要眼光那么小、心量那么窄,美国人就只知道美国,英国人就知道英国,法国人只知道法国,德国人只知道德国,就知道那一个小地方。我们这一个国家,要是往三千大千世界来比,就好像一粒微尘那么小似的,没有什么好不得了的。说是:“我不知道有这么多的世界嘛!”你若知道有这么多的世界,你就成了佛了,不是凡夫了!你争心也没有那么多,贪心也没有那么重,痴心也没有那么一大堆了!一大堆,就是太多了!


内外诸音声:这三千大千世界以内的、以外的,所有一切的声音,这位讲解《妙法莲华经》的法师他都知道;他一讲《妙法莲华经》,就有这么多、这么大的神通。


下至阿鼻狱:下到这阿鼻地狱。阿鼻地狱就是无间地狱,一人也满,多人也满。你一个人在那地方,觉得也没有空的地方;你人多了在那里边,也没有觉得拥挤。就是你一个人,也是满这个地狱;有几万万个人,这个地狱也装得下你们。为什么呢?是你业障所现的,就现这个无间地狱。上至有顶天:那么下到阿鼻地狱,上就到有顶天。这个有顶天,就是非想非非想处天;你思想想不到,没有法子想到那么样高的地方。


皆闻其音声,而不坏耳根:可是,虽然那么高的有顶天,那么深的无间地狱,所有的声音,这位法师都听得清清楚楚的;虽然听得清清楚楚的,但还不会损坏他的耳根。声音太多了,一听,会把耳朵听聋的,会把耳根坏了。他虽然听这么多的声音,耳根还不坏。其耳聪利故,悉能分别知:聪,是聪明;利,是锐利。这个耳根非常聪明锐利,就是你这一句话说还没说完,他那儿给你听完了。你看,就这么快!他听见你一句,就知道你整个的道理;听见你一个字,他就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所以能分别得清清楚楚。


持是法华者,虽未得天耳,但用所生耳,功德已如是:受持《法华经》的这位法师,虽然他没有得到天耳通,但是用父母所生这个普通的耳朵,就能听到一切的音声;他所有的功德,已经有像上边所讲的这么多!


在前边所讲的“耳根”,有肉耳、天耳、法耳、慧耳、佛耳,和眼是一样的。现在这位法师,他也不是肉耳,也不是天耳、慧耳、法耳、佛耳,就是父母所生这个普通的常耳。你也有这个耳,我也有这个耳,但是你不会讲说《法华经》,你就不会听这么清楚的声音;这一位法师他会讲《法华经》,所以他就可以遍听三千大千世界的声音。



E3 鼻根功德(分二) 
F1 长行 F2 重颂
今F1



复次常精进!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书写,成就八百鼻功德。



复次常精进:释迦牟尼佛又说,我再跟你讲一讲,常精进菩萨!若善男子、善女人:假使世间上,有修五戒、行十善的男子和女人,或者受比丘戒和比丘尼戒的出家人,或者受菩萨戒的男子和女人。受持是经:他们能受之于心,持之于身──能身体力行,躬行实践这一部《法华经》,能照着《法华经》所说的道理去修行。若读,若诵,若解说,若书写,成就八百鼻功德:或者仅仅地对着《法华经》的本来读一遍,或者离开《法华经》的本来背诵一遍,或者为他人讲解这《法华经》,或者用笔恭恭敬敬地来把它写出来,这样能有什么好处呢?成就八百鼻功德。你看!这鼻子也有了功德。



以是清净鼻根,闻于三千大千世界上下内外种种诸香,须曼那华香、阇提华香、末利华香、薝卜华香、波罗罗华香、赤莲华香、青莲华香、白莲华香、华树香、果树香、栴檀香、沉水香、多摩罗跋香、多伽罗香,及千万种和香,若末、若丸、若涂香,持是经者,于此间住,悉能分别。



以是清净鼻根,闻于三千大千世界上下内外种种诸香:这个鼻子的功德是谁给它的?是这位法师给它的。这位法师因为受持《法华经》,才能有八百鼻功德;若不受持《法华经》,不要说是八百,连八功德恐怕都没有。以这种清净的鼻根,他能闻到三千大千世界以内,和三千大千世界以外,乃至于上下各方一切的种种诸香。


在虚空里,日、月有无量无边的。不过在我们南赡部洲这个小世界,就看见我们这个日、月。到其他的地方,还另外有其他的世界,有其他的世界的日、月,不过我们现在没有到那儿,是不知道的。


说是:“到月球里,那是月球的世界,那是不是算一个另外的世界?”你到月球那个地方,那还是这个世界的界线,没有到其他的世界呢!到其他的世界,你就看不见这个世界了,就都看不见我们这个世界的日、月、星辰;你看见的,是另外一个世界的。“那个日、月,和我们这个同不同呢?”等你见到就知道了!或者那个太阳是三角形的也不一定,或者那个月亮是个四方形也未可知。你到那个世界,就知道那个世界的境界了;没有到的时候,不可预测。


我们不要像那一些个糊涂科学家,总要测量测量,测来测去测死了,他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头发也都白了,眼睛也都花了,牙也都掉了、耳朵也都聋了,等他将要知道的时候,就死了。他这一死了,那个又要重头再研究;一研究,刚刚有点眉目,他也又死了!所以科学家研究这么多年,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这真可怜呢!


须曼那华香、阇提华香、末利华香、薝卜华香、波罗罗华香:有须曼那华香;须曼那是梵语,译为称意。这种花又香、又美丽,有白的,有黄的。又有阇提华香;阇提,译为金钱华。这种花是黄色的,花开得好像一个个金钱似的。又有茉莉华香,这种花也是很香的。又有薝卜华香;薝卜,是梵语,译为黄华,又译为金色华,因为花黄得好像金子那样子。又有波罗罗华香,这种花叫重生华。怎么重生呢?因为这种花开过一次,又能重覆再开一次花。


赤莲华香、青莲华香、白莲华香:赤莲华香,就是波头摩华,有红色莲华的香。青莲华香,就是优钵罗华,有青色的莲华这股子香气。白莲华香,就是芬陀利华,有白色的莲华这股香气。华树香:这种树开了花,那就香了。果树香:这种果树,果子成熟了,也放出一股香味。


栴檀香、沉水香、多摩罗跋香、多伽罗香:又有牛头栴檀香;这种香,点上能香四十里。又有沉水香;这种木质,好像铁,又好像石头那么重,所以放在水中,它就会沉到水底,但是它这股香气是非常的大。又有多摩罗跋香;多摩罗跋是梵语,译为性无垢,自性里边没有尘垢;又译为藿香,在中药材里,有这种藿香。又有多伽罗香;多伽罗,译为根香,这种树木的根子非常香的。


及千万种和香:前边这是种种的香,现在又把这千万种的香都和到一起。若末、若丸:或者为末;末,是末香。或者为丸;丸,是丸香。什么叫末香?就是一心散为万善;什么叫丸香?就是万善仍归一身。若涂香:或者为涂香,就是向身上涂的这种香。


持是经者,于此间住,悉能分别:受持这部《妙法莲法经》的这位法师,就在这个地方住。慈悲谓之“此间”,就是住到慈悲上。前边所说这种种的香,他都能分别清清楚楚的,是什么香,一点也不会混的;就是千万种的香和到一起,他也能分别出来。



又复别知众生之香,象香、马香、牛羊等香,男香、女香、童子香、童女香,及草木丛林香,若近若远,所有诸香,悉皆得闻,分别不错。



又复别知众生之香:又能特别的知道,所有一切众生所放的香气。象香、马香、牛羊等香:好像有的象身上会放香的,马也会放香,还有牛的香气、羊的香气,这种畜生的香气。什么叫“香”?香就是“善”;什么叫“恶”?恶就是“臭”。这香和臭,就代表善、恶两个味道。


男香、女香、童子香、童女香:还有男人的香气、女人的香气、童子的香气、童女的香气,及草木丛林香:以及种种的草、种种的木,一切丛林所放的香气。若近若远,所有诸香,悉皆得闻,分别不错:不论是在近处,还是在远处,所有这一切的香气,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他都可以得闻,都分别得清清楚楚这种种的畜生香、草木香、人物香。



持是经者,虽住于此,亦闻天上诸天之香,波利质多罗、拘鞞陀罗树香,及曼陀罗华香、摩诃曼陀罗华香、曼殊沙华香、摩诃曼殊沙华香、栴檀、沉水,种种末香,诸杂华香,如是等天香和合所出之香,无不闻知。



持是经者,虽住于此,亦闻天上诸天之香:受持《妙法莲华经》的这位法师,虽然他在人间住,但是诸天的香,他也都可以闻得到。



波利质多罗、拘鞞陀罗树香:在忉利天上,帝释那个园子里有一棵树,叫天树王;这种树,它也会放香的,香气周遍五十由旬。波利质多罗,就是天树王的香。拘鞞陀罗树,也是在天上的,不是人间的树;这种树叫大游戏树,诸天可以在这树下游戏,很好玩的。


及曼陀罗华香、摩诃曼陀罗华香、曼殊沙华香、摩诃曼殊沙华香:又有曼陀罗华香,就是小白花香;又有摩诃曼陀罗华香,就是大白花香;又有曼殊沙华香,就是小红花香;又有摩诃曼殊沙华香,就是大红花香。


栴檀、沉水,种种末香,诸杂华香:又有栴檀香,又有沉水香,又有在天上的种种末香,又有和一切都混合到一起这种种杂花的香。如是等天香和合所出之香,无不闻知:像这些天上种种的香,香与香之间互相和合所放出的香气,受持《妙法莲华经》这位法师,他都可以闻到,知道是什么香。



又闻诸天身香,释提桓因在胜殿上,五欲娱乐嬉戏时香,若在妙法堂上,为忉利诸天说法时香,若于诸园游戏时香,及余天等男女身香,皆悉遥闻。



又闻诸天身香:天上的人,身上常常放香。我们人间的人,有的人身上也有香气,是怎么香?擦点香粉、涂点香水,把身上弄得都有香。天上人不必擦香水,不必用化妆品,那是天然的香。怎么有香呢?因为持戒清净。人持戒清净,身上就会放出香味来;若不持戒的人,身上就会有一股臭味出来。这香味,代表你做善做得多;臭味,代表你做恶做得多。等到天人身上一没有香气,那天人就该死了。你不要以为天上的人就永远都活着的,天上的人,他有“五衰现相”的时候。这五衰一现相,他自己就知道他要死了。不要说天上的天人,就天主都会堕落的。五衰现相是:


(一)花冠萎谢。天人所戴的帽子是一顶花冠,好像一朵花似的一顶花帽子;这一朵花,是常常新鲜的,没有什么尘土。等他五衰现相──这种衰败的情形现出来的时候,他这花冠就自然落了,也不新鲜了;不单不新鲜,花都凋谢了,就不成一顶帽子的样子。这是一衰。


(二)衣着尘埃。天人所穿的衣服,不像我们人间的人所穿的衣服,时间一久就肮脏了,要拿去洗一洗。天人所穿衣服非常清洁,不用洗的,因为天上最清净,没有尘埃。等到他五衰一现相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衣服上就有了尘埃、不干净了!好像我们吃东西把东西掉到衣服上,就生了一块油的痕迹、印子。


(三)两腋汗出。天人不出汗的,就天再热,他也不出汗,甚至于他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有热的时候,总是清凉的,所以他身上总没有汗出,很洁净的。等到五衰现相时,他的两胳臂底下那地方就自然流出汗水!这也是一衰。


(四)体放臭味。天人的身上,总是放香的,有一股香气;善大的,香气就多一点,善少的,香气就少一点。等到他五衰现相时,他这身上放出一股臭气。这一股臭气,不是像我们人间这个臭狐,身上有好像牛、或者鱼那一股味道,又腥又膻;不是的,他这个臭气放出,也就像我们人出汗那股汗泥味,他也有了。因为天上根本就没有这种臭味,那么他身上有一股臭气,其他天人都受不了,就都给熏跑了。


(五)不乐本座。天人常常是坐着的,出外也坐着;他就坐到他那宫殿里的椅子上,宫殿自然都会飞的。那比我们人间机器造的交通工具要用汽油,方便得多,他什么都不用的,愿意到什么地方去,就可以随意而至。譬如天人一想:我到纽约去!这么一想,就到了纽约了。什么道理呢?有神通嘛!天人都有神通,所以坐到那个凳子上,就到了纽约了。这是个比喻,你不要以为天上的人真到纽约了!你不要食而不化──吃了东西不消化。可是他五衰现相的时候,就坐不住了!他坐也不安乐,又站起来,这么来回站起、坐下,坐下、站起,不知怎么样好了;这个时候,就堕落了。堕落到人间来,或者到地狱去,或者转饿鬼,或者转畜生,或者做人,没有一定的。所以你不要以为生到天上就是保险了!那也不保险的。在天上一样也堕落,没有人保证你不堕落的。


那么天人身上都有香,这股香气,和我们人间这香是不同的。释提桓因在胜殿上,五欲娱乐嬉戏时香:释提桓因,是忉利天的天主;他在殊胜殿上,就是他所坐那个宫殿,享受五欲之乐。天上也有五欲,不过这个五欲和人间的不同,但是他也具足五欲之乐。他在殊胜殿上,享受五欲之乐和嬉戏时的香气。天人也会跳舞的,所以常常开 party(宴会),大家都聚会到一起跳舞。跳舞,不是像人间这么跳,他坐那地方就可以跳舞的──坐那儿、起来,起来、又坐下。坐那地方又可以腾空,又飞,来回这么各显神通,在那个地方玩。你不要羡慕天上那种玩耍啊!羡慕天上,那很危险的!


若在妙法堂上,为忉利诸天说法时香:在这个殊胜殿上,有一个“妙法堂”。释提桓因或者在妙法堂上,为忉利诸天讲说妙法时的香气。释提桓因,在〈楞严咒〉上就叫“南无因陀啰耶”,他是忉利天(三十三天)的天主,给这其余的三十二天说法。


若于诸园游戏时香,及余天等男女身香:或者在帝释的花园子里游戏玩耍时,所放出的香气;或者其他的三十二天,一切男女夫妇身上所放出的香气。男女,就是夫妇。又有一个讲法,男就是动,女就是静;动就是属阳,静就是属阴,也就是一股阴阳气所放出来的香。


皆悉遥闻: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虽然他在人间隔得很远,都能闻到这种香气,还能知道香气在什么地方。



如是展转,乃至梵世,上至有顶,诸天身香,亦皆闻之。并闻诸天所烧之香,及声闻香、辟支佛香、菩萨香、诸佛身香,亦皆遥闻,知其所在。虽闻此香,然于鼻根不坏不错。若欲分别为他人说,忆念不谬。



如是展转,乃至梵世,上至有顶,诸天身香,亦皆闻之:这样的辗转,乃至色界大梵天,上至有顶天,在这中间诸天的身香也能嗅到;不但能嗅到,而且分别很清楚。讲说和受持《妙法莲华经》的这位法师,他都可以闻得清清楚楚的。


并闻诸天所烧之香:或者天上的人也烧香,他并且能闻到天上人所烧的这股香气,及声闻香、辟支佛香、菩萨香、诸佛身香:声闻就是“四谛香”,辟支佛就是“十二因缘香”,菩萨就“六度万行香”,诸佛就是“解脱菩提香”。因为凡夫是在世间上,这四圣是在寂光净土,所以我们凡夫本来不容易闻得见这四圣的这种香,但是以《妙法莲华经》这种不可思议的境界,亦皆遥闻,知其所在:这些香气,无论离着多远,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都可以闻得到;遥,就是遥远。闻这个香,而且还知道这个香从什么地方来的。虽闻此香,然于鼻根不坏不错:虽然闻到这种的香气,可是对这个鼻根也不会有所损坏,也不会分别有所错误。若欲分别为他人说,忆念不谬:假使想要把所见的境界,为其他人来解释,他能忆念,一点都不会忘的,决定是记得清清楚楚,而不会说得不对的。


所以听经闻法才能开悟。佛教讲堂这个讲经说法,就像流水似的,天天都有法水长流。你们各位若天天来听讲,一定会恢复你自己本有的智慧!



F2 重颂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是人鼻清净 于此世界中 若香若臭物 种种悉闻知 须曼那阇提 多摩罗栴檀 沉水及桂香 种种华果香 及诸众生香 男子女人香 说法者远住 闻香知所在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在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愿意再把前边所说的道理,说得更详细一点,所以用偈颂再来重说一遍。


是人鼻清净:这“鼻清净”,就是父母所生的“肉鼻”。知道大千世界内外,这就是个“天鼻”;他又不着住一切的香尘,也不被香尘所染,这就是个“慧鼻”;他能分别不谬,这就是个“法鼻”;他又能异时互用、同时互用,这就是“佛鼻”,所以鼻也具有五种鼻。前边所讲的眼、耳,到现在是鼻;这也就是眼睛能听,耳朵又能见,鼻子也能闻、也能见,这就是六根互用的境界,每一根都具足六根的功能。眼睛本来可以看得见的,但是它又可以听;耳朵本来是听的,但是它又可以见;鼻子本来是闻的,它也可以吃东西。这互相为用,每一根都有六根的作用。


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他的鼻根非常清净;于此世界中:他就在这个世界中,若香若臭物:这个“臭物”,也可以读“嗅物”。“嗅”也就是“臭”,因为人人都知道这个臭是不太好闻,所以就读成一个“嗅”。实际上,也是嗅到这个气味,就知道臭了。什么是最臭的物,你们猜一猜?“人”就是一个最臭的物。你看大、小便便出去那么臭,令人跑得远远的。西方人怕臭味,就用水把它冲走了,说是若不把它冲走,不卫生。也真是这样子的。但是再卫生,一天到晚卫生卫生,保卫这个生命;到死的时候,也一样死,连多活一天都不可以的。


或者是香物,或者是臭物;种种悉闻知:香,他也知道;臭,他也知道,都可以完全闻得到,善能分别这个香、臭。实际上香就是善的气味,臭就是恶的气味。你做善,你不用告诉人说:“喔!我做了某某善了!”你根本就有一股善的味道,有一股香味。你尽做善事,你自己不知道,但是有修行的人,他不要说来用眼睛看、耳朵听,就用鼻子这么一闻,就知道你是做善的、是做恶的──做善的就有一股香气,做恶的就有一股臭味。你看!这一点都不能瞒得了人的。


须曼那阇提,多摩罗栴檀,沉水及桂香,种种华果香:又有须曼那华香;须曼那华,译为称意华,黄色又掺上白色,白中有黄、黄中又有白,白色就表示银子,黄色就表示金子,又叫金银花。又有阇提华香;阇提华,译为金钱华,这种花是黄色的,花开得好像一个个金钱似的。又有多摩罗跋香;多摩罗跋,译为性无垢,本性就没有尘垢,非常干净。又有牛头栴檀香,又有沉水香,又有桂花香。种种的花、种种的果,受持《妙法莲华经》的这位法师,他一闻就知道是什么花树、果树的香,分别很清楚。


及诸众生香,男子女人香:又知道这一切的众生,象、马、牛、羊等这种种的香。又知道男人的香、女人的香。这个香,只可以当个“气”,就是男人的香气、女人的香气。说法者远住,闻香知所在:讲说《妙法莲华经》的这位法师,虽然他在远的地方住着,离这个香尘很远很远的,可是他一闻到香气,就知道这个香从什么地方来的。



大势转轮王 小转轮及子 群臣诸宫人 闻香知所在 身所著珍宝 及地中宝藏 转轮王宝女 闻香知所在 诸人严身具 衣服及璎珞 种种所涂香 闻香知其身 诸天若行坐 游戏及神变 持是法华者 闻香悉能知 诸树华果实 及酥油香气 持经者住此 悉知其所在 诸山深险处 栴檀树华敷 众生在中者 闻香悉能知



大势转轮王,小转轮及子,群臣诸宫人,闻香知所在:这世间最有大威势的转轮圣王。转轮圣王,他王一四天下,管四大部洲。有金轮王管辖四大部洲,银轮王管辖三大部洲,铜轮王管辖二大部洲,铁轮王只管辖南赡部洲。转轮圣王,他有七种的宝贝:金轮宝、白象宝、绀马宝、神珠宝、玉女宝、主藏臣宝、主兵臣宝。有大威势的转轮圣王,就是金轮王。有小转轮王,就是银轮王,或是铜轮王,或是铁轮王。还有转轮圣王的儿子,和他那一些个文武百官,臣佐、臣僚,以及宫里头的宫人等等。


这位法师一闻到这个香气,就知道他们都在什么地方。你看!闻香知道所在,这鼻子岂不是就有眼睛的用了?一闻这个香,知道这香从什么地方来的,就和看见一样的;所以这鼻子也就有眼睛的用,鼻子会看了!


身所著珍宝,及地中宝藏,转轮王宝女,闻香知所在:身上所佩戴一切的宝玉、钻石,和地里边所藏的一切宝贝,以及转轮圣王七宝之一的宝女。这位法师一闻这个香气,就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


诸人严身具,衣服及璎珞,种种所涂香,闻香知其身:所有的天人和人间的人,他们用来庄严身上的这一些饰物,好像所穿的衣服,所佩戴的璎珞、手饰,这都是严身之具,还有种种所涂的这些个香。这位法师一闻到这个香气,就知道他身上所配戴的庄严具是什么。不要用眼睛看,鼻子也可以看。有人说了:“我的鼻子怎么不会看呢?”你当然不会看了!你没有受持《法华经》,你也没有讲说《法华经》,你也没有读《法华经》,你也没有诵《法华经》,你也没有书写《法华经》,你鼻子怎么会看呢?


诸天若行坐,游戏及神变,持是法华者,闻香悉能知:所有的一切诸天的天人,或者他们在经行,或者在坐禅,或者在游戏,或者在神变──你显一个神通,他又显一个神通,各显各的神通。受持《法华经》的这位法师,一闻这个香气,就知道这些天人在那儿做什么。


诸树华果实,及酥油香气,持经者住此,悉知其所在:所有一切的树、一切的花,和一切的果实,以及酥油点灯的这种香气。受持《法华经》的这位法师,他在这个地方一闻这个香气,就完全知道它们在什么地方。


诸山深险处,栴檀树华敷,众生在中者,闻香悉能知:在深山穹谷,很危险的地方,有这一些个栴檀树,在那儿开花开得很茂盛。所有在这深山里边的众生、人、非人等,或者在那儿用功修行、在那儿做什么的,这位法师一闻这个香气,知道清清楚楚,就和看见一样的。



铁围山大海 地中诸众生 持经者闻香 悉知其所在 阿修罗男女 及其诸眷属 诤游戏时 闻香皆能知 旷野险隘处 狮子象虎狼 野牛水牛等 闻香知所在 若有怀妊者 未辨其男女 无根及非人 闻香悉能知 以闻香力故 知其初怀妊 成就不成就 安乐产福子 以闻香力故 知男女所念 染欲痴恚心 亦知修善者



铁围山大海,地中诸众生,持经者闻香,悉知其所在:在须弥山的外边,有个大铁围山。铁围山和大海,以及地里头藏着的一切众生。受持《妙法莲华经》的这位法师,闻到这种的香气,他就完全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阿修罗男女,及其诸眷属,诤游戏时,闻香皆能知:阿修罗,有男阿修罗、女阿修罗,以及阿修罗的眷属。阿修罗就是自己和自己常常斗争,以斗争作为一种游戏、一种消遗。这位法师一闻到香气,就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旷野险隘处,狮子象虎狼,野牛水牛等,闻香知所在:旷野,就是没有人的地方。险隘,就是最危险和最狭隘的地方,仅仅就能走一个人,不能两个人走;最危险与最狭窄、最小的那么个地方,或者有狮子、大象、老虎、豺狼,或者有野牛、水牛等等。这位法师一闻到香气,就知道它们在什么地方。


若有怀妊者,未辨其男女,无根及非人,闻香悉能知:假使有女人已怀孕,有了小孩子了,也不能分辨胎中是男、是女;因为在肚里边,所以不知道。或者她是怀一个鬼胎,根本就不是人。非人,或者是妖怪。有的人生出一只狗,有人生出一只猪来,这就是妖怪,这就是无根。这位法师一闻到那个香气,就知道她怀的是什么。


以闻香力故,知其初怀妊,成就不成就,安乐产福子:因为他闻香气这个力量的缘故,知道她最初在什么时候怀的孕,或者就要生了,或者还没有要生。成熟,好像水果熟了,就可以摘下来吃;若没熟,就不可以摘下来吃。胎儿在母腹中,要十个月足才成就,可以生出来;若是在七个月,这还没有成就呢!女人生小孩子本来很危险的。这个做母亲的,和阎罗王只隔着一张纸那样近,可以说是几乎一伸手,就摸着阎王爷的鼻子了──这言其就将死了。所以能平安生产,产生的小孩子又有福。


以闻香力故,知男女所念,染欲痴恚心,亦知修善者:以闻香这个力量的缘故,能知道男人所想的是什么?又能知道女人所想的是什么?好像女人有染污心,总欢喜某某一个男人;男人就欢喜某某一个女人,这都叫染欲。因为愚痴的缘故,才想男女的事。痴,是愚痴,就是无明;恚,是瞋恚,就是瞋恨心。因为无明,就生了瞋恨。这种的心理,这位法师完全明白,也知道哪一个人是修善的。



地中众伏藏 金银诸珍宝 铜器之所盛 闻香悉能知 种种诸璎珞 无能识其价 闻香知贵贱 出处及所在



地中众伏藏,金银诸珍宝,铜器之所盛,闻香悉能知:又能知道地里头所有的这些宝藏,或者是金矿,或者是银矿,或者是钻石等。或者知道用铜造的器皿,所盛的是什么东西。这位法师,一闻这个香气,就什么都知道。你说,这真是太妙了!


我们一般的人只知道眼睛能看、耳朵会听、鼻子闻香、舌能尝味、身就觉触、意缘法;你若和他讲“六根互用”这个道理,他怎么样都不相信。但是你若到这个境界,得到这种的功德了,你自己就知道佛法不可思议的这种境界:“喔!原来有这么妙的境界!”


有的人就说话了:“我不愿意这样子!为什么呢?这太麻烦了!天上的声音也听到,天上的人也看见,看得这么多,这怎么可以睡得着觉呢?这妄想不更多了吗?所以我不欢喜得到这种的境界!”你不要说你不欢喜,你就欢喜也不一定得到;那得要没有妄想,才能有这种境界。你若得到这种境界,是见而不见、闻而不闻、嗅而无嗅、尝而未尝、触而未触、缘而未缘;能以不被境界转了,才能有这种境界。你愿意睡就可以睡,你愿意不睡也可以,所以这就是妙!


讲来讲去,讲不出去这个“妙”字。《妙法莲华经》每一句经文、每一个字,你都往“妙”上来讲、来解释,那就对啦!那你就明白《法华经》了!


方才不要这境界这个人,我这一讲,他心里就:“喔!我怎么打这么个妄想,他就知道了呢?”为什么你会打这么个妄想呢?你会打这么个妄想,那我怎么就不会知道?你可以打这么个妄想,我就可以知道你这个妄想;所以你若怕我知道你这个妄想,你就不要打这个妄想,那就最好了!


种种诸璎珞,无能识其价,闻香知贵贱,出处及所在:这璎珞,也是有很多种,用很多种宝贝所造成的。一般人看见这么多宝贵的璎珞,眼睛也花了,看东西也看不清楚了,被这个宝物照得,脑也不会想东西,头脑也不清楚了;所以也就不知道这个宝贝价值多少,因为从来也没有看过这么多的宝贝。那么一般人不知道,可是受持《法华经》这一位法师,他闻宝物的气味,就知道这个宝贝值多少钱、那个宝贝值多少钱,是贵是贱,他都知道。知道它是从什么地方出产的──就是从哪一个国家、哪一座山、哪一个地方的矿产出来的,知道它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天上诸华等 曼陀曼殊沙 波利质多树 闻香悉能知 天上诸宫殿 上中下差别 众宝华庄严 闻香悉能知 天园林胜殿 诸观妙法堂 在中而娱乐 闻香悉能知 诸天若听法 或受五欲时 来往行坐卧 闻香悉能知 天女所著衣 好华香庄严 周旋游戏时 闻香悉能知 如是展转上 乃至于梵世 入禅出禅者 闻香悉能知 光音遍净天 乃至于有顶 初生及退没 闻香悉能知



天上诸华等,曼陀曼殊沙,波利质多树,闻香悉能知:天上有很多种华,先举出来四种:曼陀罗华,就是小白花;摩诃曼陀罗华,就是大白花;曼殊沙华,就是小红花;摩诃曼殊沙华,就是大红花。波利质多树,是帝释天花园子里边那棵天树王。受持《法华经》这一位法师,一闻这个香气的味,就能完全知道。


天上诸宫殿,上中下差别,众宝华庄严,闻香悉能知:天人所居住的各种宫殿,又分三等,有最高最上的宫殿、中等的宫殿、下品的宫殿。不是说宫殿都是一样的宫殿,它也不同的。无论哪一种的宫殿,都用种种宝和种种华来庄严。这位法师一闻到这个香气味,就知道得很清楚的。


天园林胜殿,诸观妙法堂,在中而娱乐,闻香悉能知:帝释天的花园子里边,又有最妙的树林子;那个树林,不是像我们人间的树林这个样子。天上的树林,都是七宝庄严的,或者枝是玉造成的,叶就是金、银造成的,就是用种种金、银、琉璃、玻、砗磲、赤珠、玛瑙这七宝,来造成的园林。虽然说一样是树,不像我们人间这种树,所以这是个胜殿。


帝释天有一个妙法堂,是为其他三十二天的一切天人说法的;在天上,他天天给讲妙法。或者在忉利天的妙法堂中,开一个非常大的会,大家都在那儿,连跳舞带飞,尽量去快乐。这位法师闻见这个香气,就知道这妙法堂那儿有多少天众,在那儿很好玩的。


诸天若听法,或受五欲时,来往行坐卧,闻香悉能知:这一切的三界诸天的天人,都来到妙法堂听帝释说法,或者在胜殿堂领受这五欲的时候。天上也有色、身、香、味、触,这五种欲。或者来,或者去,或者在那儿经行,或者在那儿坐,或者在那儿卧。一闻到这个气味,受持《法华经》的这位法师就能完全知道。


天女所著衣,好华香庄严,周旋游戏时,闻香悉能知:天女所穿的衣服,都是用很多的花香来庄严造成的。她们周旋在游戏的时候──周旋就是走过来、走过去,这么来回走去走来的;游戏,就大家在一起玩。


这位法师一闻香味,就知道她们在那地方,哦!太快乐了!


如是展转上,乃至于梵世,入禅出禅者,闻香悉能知:像这样辗转向上边去,乃至于到色界大梵天,或者在天上那儿入禅定,或者出禅定。入禅,是入禅定;出禅,是出禅定。你入定和出定,受持《法华经》这位法师,一闻香味,完全都知道。


你天天打坐,若坐得可以入定,那才算呢!入定,并不是睡觉。在这儿入定,头不会这么低着的,低着这就睡着了;也不会这么仰起来,仰起来,就不是入定。入定的时候,是在这儿端然正坐,不动不摇、不摇不动,心里明明了了,般若常明,不是像睡觉;睡觉,什么都不知道了。虽然入定,这是“寂”,所谓“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寂是寂静,但是动中的事情也知道。这时候,般若现前──那般若的智慧,照尽诸法空相了。“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舍利子,是诸法空相”,就是这个境界!


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情,以后或者我讲经,讲讲就因为睡眠不够会睡着了;睡着了,你们不要把我叫醒了。到时候,你们就念回向,各人回家去,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或者等我坐这儿什么时候睡醒,什么时候再给你们讲经。或者是这样子,或者不是这样子!那有的时候,讲讲经,或者就讲入定了,也不一定的。我讲到这“味道”上,又想跑到那个地方去,你们不要到那时候就手忙脚乱了:“喔,这怎么回事啊?”不要惶恐!我告诉你们,或者有这个情形,或者没有这个情形,也不一定的。


光音遍净天,乃至于有顶,初生及退没,闻香悉能知:一般人所知道的天,就以为只有这一个天,其实有无数那么多的诸天。这个天上边,又有那个天;那个天上边,又有另外一个天,数不过来那么多。外道只知道有一个天主,其实天主也很多的。天主并没有很特别的,和我们人间皇帝是一样很普通的。所以一个天就有一个天主,无量诸天就有无量天主。


天主在佛教中,不过是个护法而已,在佛前只有站着的身份,连坐的位置都没有。为什么?因为他是护法。好像护法韦陀菩萨和伽蓝菩萨,总是站在佛前来保护着佛,天主也就是这样子。


光音天有光音天的天主,遍净天有遍净天的天主。光音天的天人,以光来说话;他放一种什么光,这就说一句什么话。遍净天,那个天上都特别清净的。有顶天,就是非想非非想处天了。非想非非想处天的天人,寿命有八万大劫,但是到堕落的时候,还是一样受轮回之苦。


我们所看见的这个天是四王天,四王天的天人寿命有五百岁,以人间五十年作为四王天的一昼夜。你算算,这四王天五百岁,合算到人间是多少年了?已经几万万年了!所以,其他这个天是很多的。


从最初生到天上去,以及到退没──五衰现相发生而堕落了,受持《法华经》的这位法师,一闻到天上这股香气,他就完全能知道。



诸比丘众等 于法常精进 若坐若经行 及读诵经典 或在林树下 专精而坐禅 持经者闻香 悉知其所在



诸比丘众等,于法常精进:这一切的比丘和比丘尼众等,他们对佛法是常常精进的,身也精进,心也精进。若坐若经行,及读诵经典:或者坐禅,或者经行,或者在那儿诵经,或者在那儿拜佛,或者在那儿拜忏,或者在那儿写经。


或在林树下,专精而坐禅:或者在树林子里边来经行。他们或者走到树林子里,到那树底下来坐禅;那个地方非常清净,容易得到轻安,容易得到三昧。持经者闻香,悉知其所在:受持《法华经》这位法师,一闻到这个香气,完全知道他是在什么地方。



菩萨志坚固 坐禅若读诵 或为人说法 闻香悉能知 在在方世尊 一切所恭敬 愍众而说法 闻香悉能知 众生在佛前 闻经皆欢喜 如法而修行 闻香悉能知 虽未得菩萨 无漏法生鼻 而是持经者 先得此鼻相



菩萨志坚固,坐禅若读诵,或为人说法,闻香悉能知:这发菩萨心、行菩萨道的菩萨,他们有自利利他、自觉觉他,行六度万行的坚固志愿。他们不论是坐禅,或者读诵经典,或者给一切众生来说法,这位法师一闻到这个香气,也就能完全知道。


在在方世尊,一切所恭敬,愍众而说法,闻香悉能知:在在,就是所有的地方。无论在什么地方,你在这个地方就知道是在这儿,在那个地方就知道在那儿。所以这十方世界中,无论在哪一方的世尊,都是一切众生所恭敬的。佛因为怜愍众生的缘故,众生是苦恼无量,所以给众生来说法,令众生离苦得乐。这位法师也是一闻到香气,就知道佛在什么地方。


众生在佛前,闻经皆欢喜,如法而修行,闻香悉能知:所有的众生在佛的座前,听佛讲经说法,都生一种恭敬欢喜心。佛说法之后,众生就依照这个法来修行。这位法师一闻这香气,谁依法修行也知道,不依法修行也知道。


虽未得菩萨,无漏法生鼻,而是持经者,先得此鼻相: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虽然他没有得到菩萨无漏法生鼻,因为受持这部经典的缘故,他就好像得着这无漏法生鼻这个相;但是没有真正的证得,可是已经好像得了似的这样子。


鼻根现在讲完了,以下就会讲舌根。你们若不会用自己的舌头,可以听一听怎么样用自己的舌头,就会有一千二百功德?有人说:“舌头谁都会用,除非哑吧。不是哑吧,没有一个人不会用舌头!”你说的是有一点道理,但也有一点没有道理。为什么?你要是真会用舌头,就尽说好话,不会说坏话。你自己回光返照,问问你自己会不会说坏话?由有生以来,是不是尽说好话,没有说过坏话来着?我相信无论哪一个人,也不能给自己保险,说是我没说过坏话。你骂人也就是坏话,你讲人家是非也就是坏话,你打妄语也就是坏话。你说,这些个小小的问题,你是不是一点都没有呢?我相信不!一定会有的。那就是没会用舌头。你听过经之后:“喔,这舌头有一千二百功德,我不要再说坏话啦!再说坏话没有功德了!”所以你就会用舌头了。就差这一点点,你就不会用;你把这一点点改了,就会用了!



E4 舌根功德(分二) 
F1 长行 F2 重颂
今F1



复次常精进!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书写,得千二百舌功德。



复次常精进:这是把前边没说完的道理,现在再说一说。佛叫了一声常精进菩萨!我现在对你讲。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经:若有受持的善男子和受持的善女人,他们若受持这一部《妙法莲华经》。怎么样受持法呢?若读,若诵,若解说,若书写:或者读来受持,或者诵来受持,或者解说受持,或者书写受持,或者受持的受持;总而言之,依这部《法华经》所讲的道理来修行。得千二百舌功德:这一位受持、读诵、解说、书写的法师,他能得到一千二百舌功德。


舌怎么有一千二百功德呢?因为舌能说法;不但能说法,而且又可以说圆融无碍的妙法,所以舌的功德是最大的。舌虽然有功德,但是过错也不少!你若不说法,尽说是非,或邪言邪语,那就有过了;不止一千二百过,恐怕有一万二百的过都不止。为什么?口有有两舌、绮语、妄言、恶口这四恶,这过越造越多,造成无量无边那么多的过。那么造过,它就吃什么东西都不香。你要自己知道有没有过错,你就吃东西看看香不香?若有过,香的东西吃着也不香,不香的东西更不香。现在这个舌头有功德了,你说怎么样?



若好若丑,若美不美,及诸苦涩物,在其舌根,皆变成上味,如天甘露,无不美者。若以舌根,于大众中,有所演说,出深妙声,能入其心,皆令欢喜快乐。又诸天子、天女、释梵诸天,闻是深妙音声,有所演说,言论次第,皆悉来听。



若好若丑,若美不美:好,就是滋味最好不过了;丑,就是味道不好。前边这好和丑,仅仅地是一种普通的饮食。后边“美、不美”,虽然和“好、丑”差不多的意思,但是这个“美”,是好中之好了,就是上味──醍醐妙味、甘露法食;不美,就是不好中的又不好了。那个“丑”,本来是不好,但是“不美”比“丑”更不好了。所以“美”就比“好”的更好,“不美”就比“丑”的更丑。


及诸苦涩物:涩,就是不滑,就是这个东西吃到舌头上,舌头觉得麻麻的,就很不舒服。中国的脉学里,有一种的脉叫“涩”,就是很麻的,不光、不滑;好像你手往前这么摸,它不愿意动弹,这就叫“涩”了。那么苦本来就很难吃了,再加上涩,这更不好了!人人都不愿意吃苦的,但是我对苦的还不讨厌,我很愿意吃苦的;因为我觉得那苦的里头很甜,先苦后甜!


你若不苦,它也不甜,所以想要甜,就先要苦。这就有个比喻,好像读书,中国有这么一句话,说是“受得十年寒窗苦,一举成名天下知”。“十年寒窗苦”是怎么样?在中国,以前读书的人没有学校,不是说像现在几千人、几万人聚会到一起来读书,或者在一个班里就有三十、四十。古来读书就一个人,孤孤独独的,这么在书房苦读;白天也读,晚间也读,没有休息。没有人来看看你、或者和你说几句话,一个朋友也没有,谁也不知道这个人读书。这样的用功,经过十年,这十年苦得不得了,就去赶考。一赶考,因为他这十年尽读书用功,所以学问也好,字写得又工整,也有智慧了;到考场那儿,出什么题目,一考试,他就考上了,又考了第一名──就是状元。这一中状元了,喔!人人都知道了:“某某人是状元哪!”这一举成名天下知,这就甜了;以前没人知道,那是苦,现在知道就是甜了!


又好像再给你们举个例子,你们在这儿学佛法,学了两、三年了,也没有人知道。今天去这一讲,又讲中文、又讲英文,中西合璧,这么样子说法。中国人听得不完全明白,也可以明白一半;外国人听见,不单明白一半,完全都明白了!那么这样子,大家都知道了:“哦!这是某某法师!那个是某某法师!他们那儿又有两位比丘尼,三位比丘!”这也叫受了一些个苦,现在他们大家都认识你了,都知道你们会念〈楞严咒〉、会念《心经》,又会念“南无阿弥陀佛”,这在西方人是很稀有的。西方人有几个会念〈楞严咒〉的?我相信除了我们佛教讲堂的弟子之外,任何地方没有人会念〈楞严咒〉的。这我敢下一句决定词,绝对绝对没有的!如果有,除非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然的时候,那绝定没有的!你们相信我讲这个话吗?你不相信,我也要你相信,你不相信不行了!你看这厉害不厉害?


在其舌根,皆变成上味,如天甘露,无不美者:这个涩物若一到他舌头上,你说怎么样?都变成最好、最高等的滋味,好像天上那个不死药似的。天上有一种不死药,吃了就不会死。为什么天人活那么大年纪?


就因为他有甘露,他尽吃甘露法食。这甘露是甜的,这种甜的露,比那个 Apple juice、Orange juice、什么 juice 都好喝的!你想喝、不想喝啊?想喝,就要学佛法;学佛法,慢慢我看你这个弟子不错了,很守规矩、很听教的,无论教他什么,他都听──教他对的他也听,教他不对的道理他也相信,一点都不怀疑啦!好了,那我给他一点甘露,叫他不要死了。你看那时候才妙呢!给你一点甘露,你就可以长生不老,和天人一样活那么大年纪。


无论好不好的味道,一到这位受持《法华经》的法师的舌上,都变成上好味道了!所以再不好吃的东西,都可以变成无上的妙味;就是喝洗脚水也可以的,果式没对你们说过?因为它可以变成无上的妙味,你们现在明白了吗?(注:上人在香港时,有一老妇来求上人让她得个孙儿。上人说,想得孙,先得喝下他那盆洗脚水;老妇犹豫不敢喝,上人即取盆一饮而尽,笑称这是甘露水。老妇大悔,求上人再赐洗脚水喝;上人表示机会已过,但是仍然满老妇的愿,令她隔年得一孙儿。)


若以舌根,于大众中,有所演说:假使用这个舌头在大众之中,来讲说佛法──不是用鼻子来讲;若用鼻子也可以,不过这个鼻音讲得不会太清楚。这个声音,我是懂了,但是你不懂;我知道我想要说什么,你听,就不知道我想要说什么。所以说话是要用舌头,不要用鼻子;但是用眼睛也可以说话,眼珠这么一转,你那有智慧的,也就懂了!所以用眼睛也可以说话,用耳朵也可以说话。说:“这个我不相信!”我也不相信!我们大家都不要相信!


出深妙声,能入其心,皆令欢喜快乐:你不相信?这就是深妙!若是“浅妙”,你就相信了;因为深妙,你就不会相信的。岂有此理呢?没有这个道理!为什么说没有这个道理?就因为出深妙声了,所以你就不懂了。要是浅妙声,你还可以知道。为什么叫深妙?就因为能入到你心里。怎么样入的?深妙就是深妙入的。怎么样欢喜的?也因为深妙!因为深妙,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就笑了,就欢喜起来了:“啊!这个法师讲经讲得不错!我一定明天还要去听去!打个电话问一问今天是不是某某法师讲经?”一听到经,就最快乐了;这真是甚至于比吃甘露味更好吃、更快乐!


又诸天子、天女、释梵诸天,闻是深妙音声:又者,天上的诸天子,或者天女,或者帝释天、大梵天王,以及其他诸天的天王。释,是帝释,就是因陀啰王;梵,就是大梵天王。你这一讲经,他们在天上的都听到了:“喔!这有一个法师在那儿讲经呢!”因为什么他听着了?就因为这个深妙声音。深妙这个不可思议境界,就是天上也听见,地狱也听见,什么地方都听见,龙宫的龙也听见了!


有所演说,言论次第,皆悉来听:凡是这位法师有所演说,所说的言论,都很有次第的,前后连贯。不是说一句有理的,又说一句没有理由的,一点次第都没有!本来你说个一,应该再说个二,结果就说个五,这就是“不次第”,把这个二、三、四都没有了!理论也要有好几层,譬如说这第一个理由是什么、第二个理由是什么;他第二个理由没说,就跳到说第七、第八个去了,这也就是没有次第。那么现在讲的有次第,也就是从长行一行一行讲完了,又讲重颂;重颂一句一句地讲完了,又讲长行,这就叫次第,不是杂乱无章,所以这一切的诸天和天龙八部,都来听讲了!



及诸龙、龙女,夜叉、夜叉女,乾闼婆、乾闼婆女,阿修罗、阿修罗女,迦楼罗、迦楼罗女,紧那罗、紧那罗女,摩?罗伽、摩罗伽女,为听法故,皆来亲近,恭敬供养。



及诸龙、龙女:又有龙男和龙女。单说一个“龙”,这就是男龙。这“龙女”,这是女龙;龙也有男的,也有女的。为什么不说“龙男”呢?因为单说一个“龙”字,就代表他这个男的本性了。


夜叉、夜叉女:又有夜叉男和夜叉女。夜叉,就是速疾鬼,又会飞,又会跑。单说一个“夜叉”,这就是男夜叉,若说“夜叉女”,这就是个女夜叉。男夜叉、女夜叉都很不好看,不像男的阿修罗相貌生得非常丑陋,女的相貌就生得非常美丽,不是的!这个夜叉,无论男女都很难看的!说“那个人像个夜叉”,就是表示太丑陋了!一看见,就把人都吓破胆了,甚至于把人骇死!


乾闼婆、乾闼婆女:又有乾闼婆男和乾闼婆女;乾闼婆是玉帝那儿的俗乐神,常常为释提桓因奏音乐。


阿修罗、阿修罗女:又有阿修罗男和阿修罗女;阿修罗,他的性质专门好勇斗狠。


迦楼罗、迦楼罗女:又有迦楼罗男和迦楼罗女;迦楼罗,就是大鹏金翅鸟,专门吃龙的。


紧那罗、紧那罗女:又有紧那罗男和紧那罗女;紧那罗,也是玉帝的法乐神,常常为释提桓因奏法乐。


罗伽、摩罗伽女:又有摩罗伽男和摩罗伽女;摩罗伽,就是大蟒蛇。


为听法故,皆来亲近,恭敬供养:这天龙八部,虽然夜叉那么丑怪,但是这位讲说《妙法莲华经》的法师,在这儿讲说佛法的深妙声音,他们都会来听法的,又来亲近这位法师,或者常常给这位法师叩头和供养。供养什么呢?或者供养这法师甘露。他或者跑到天上那儿,去偷一点甘露回来供养法师──或者到那儿去要的也不一定,不一定是偷的。你们各位不要学这一类的行为,不要出去偷一点东西来供养师父。这是不可以的!你若这样子,你犯了法,我也犯了法了!为什么?因为你偷东西,就是犯戒;我受这个偷来的东西,这是变成一个受贿的人──就是“贪赃受贿”。譬如贼偷来的东西,没有地方放,就放到你那儿,这你就是受这个“赃”了。我不受这种的供养!幸亏现在没有这样的弟子,所以我预先告诉你们;不然的时候,如果没有法子供养师父,以为去偷点东西来供养师父,大约这也有功德吧?这是没有功德的!所以今天藉着这个机会,把这个道理给你们讲一讲!


以前在中国杭州,有一个阿罗汉济公禅师,他专门叫他徒弟偷;偷谁的呢?偷师叔的、偷师伯的。济公也有一些个师兄、师弟,他跟徒弟说:“你们若没有钱,就去偷你们师伯、师叔,不要到外边偷!”我现在叫你们也不要到外边偷,也不要到里边偷,就是不要偷。为什么他叫徒弟偷他师兄弟的钱呢?就因为他师兄和师弟把钱看得太重要了,就是认识钱,不能舍!



及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国王、王子、群臣眷属,小转轮王、大转轮王、七宝千子、内外眷属,乘其宫殿,俱来听法,以是菩萨善说法故。婆罗门、居士、国内人民,尽其形寿,随侍供养。又诸声闻、辟支佛、菩萨、诸佛,常乐见之。是人所在方面,诸佛皆向其处说法,悉能受持一切佛法,又能出于深妙法音。



前边是天龙八部都来亲近、恭敬供养这位讲说、受持、读诵、书写《妙法莲华经》的法师。不单天龙八部,及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还有比丘和比丘尼,优婆塞(在家的近事三宝的男人)和优婆夷(在家来近事三宝的女人)。还有国王、王子、群臣眷属:一个国,就有一个国王;这国王,有大的国王、有小的国王。又有王子,又有一般的大臣,以及国王和群臣的眷属。


小转轮王、大转轮王、七宝千子、内外眷属:又有小转轮圣王、大转轮圣王。有王于一洲的,这是铁轮王;有王于二洲,这是铜轮王;有王于三洲的,这是银轮王;以上就是小转轮王。大转轮王,这就是金轮王,王于四洲──东胜神洲、南赡部洲、西牛贺洲、北俱卢洲,这四大部洲。又有七宝,又有千子(转轮圣王有一千个儿子),又有内外所有的眷属。乘其宫殿,俱来听法:又有天人坐着他那宫殿,都一起到这个法会听法。以是菩萨善说法故:为什么这天龙八部、转轮圣王都来听法呢?就因为这位菩萨善说《妙法莲华经》,说得非常之妙,所以他们都来听说。


婆罗门、居士、国内人民,尽其形寿,随侍供养:又有婆罗门;婆罗门是梵语,译为净裔,就是修行清净行者的后人。又有在家的居士,以及国家里边所有的人民,他们尽他这个生命,随时随地来侍候和供养这位讲说《法华经》的菩萨法师。


又诸声闻、辟支佛、菩萨、诸佛,常乐见之:又有一切的声闻、辟支佛、菩萨、诸佛,也来听法,都欢喜好乐见到这位法师。是人所在方面,诸佛皆向其处说法:无论在什么地方,十方的诸佛都向着这位说《法华经》的法师,所住的地方来说法;那么说法这位法师,还能受持这十方诸佛所说的法。什么叫十方诸佛皆向其处说法呢?好像《法华经》是十方诸佛所说的法,这位法师受持《法华经》,这就是十方诸佛皆向其处来给他说法。


悉能受持一切佛法,又能出于深妙法音:这位法师,他对《法华经》一字一句都能完全受持,能完全受持诸佛所说的一切佛法;他又能用很浅显的道理,来把深妙的法音都给讲说出来。



F2 重颂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是人舌根净 终不受恶味 其有所食啖 悉皆成甘露 以深净妙声 于大众说法 以诸因缘喻 引导众 闻者皆欢喜 设诸上供养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在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因为悲心切切,所以也不怕麻烦,愿意用偈颂再把前边的道理重说一遍。


是人舌根净,终不受恶味:这个受持、读诵、解说、书写、为他人讲说《法华经》的这一位法师,他的舌根得到清净。因为他自性清净,所以一切的恶味不但不能转他这个舌根,而且被他的舌根给转变了;一切的恶味,也变成妙味。其有所食啖,悉皆成甘露:他无论吃什么东西,都变成甘露味,都变成最上的醍醐妙味。


以深净妙声,于大众说法:这位法师,以这种不可思议的清净妙声,给大众来讲说妙法。以诸因缘喻,引导众生心:他用种种的因缘、种种的譬喻,引导众生向于佛道,向于佛法,发菩提心,成就佛果。闻者皆欢喜,设诸上供养:这一位法师因为所说的法是清净妙音,所以闻者都发生一种欢喜心。一切众生,就预备这种种最上的供养,来供养这位法师。



诸天龙夜叉 及阿修罗等 皆以恭敬心 而共来听法 是说法之人 若欲以妙音 遍满三千界 随意即能至 大小转轮王 及千子眷属 合掌恭敬心 常来听受法 诸天龙夜叉 罗刹毗舍阇 亦以欢喜心 常乐来供养 梵天王魔王 自在大自在 如是诸天众 常来至其所 诸佛及弟子 闻其说法音 常念而守护 或时为现身



诸天龙夜叉,及阿修罗等,皆以恭敬心,而共来听法:所有的天龙八部和夜叉等等,以及无端正的阿修罗众,他们本来都是斗争心坚固,现在因为这法师善说诸法,所以他们也都把瞋恨心变成恭敬心了,一起到这个法会来聆听这位法师讲说佛法。


是说法之人,若欲以妙音,遍满三千界,随意即能至:这位讲说《法华经》的法师,他想用这种不可思议的微妙音声来说法,希望这个声音能充满到三千大千世界这么远。他只要这么样作观想,那么三千大千世界,即刻就可以听见这种说法的妙音。


大小转轮王,及千子眷属,合掌恭敬心,常来听受法:大转轮圣王,就是金轮王;小转轮圣王,就是银轮王、铜轮王、铁轮王。金轮王有一千个儿子,那么有多少个皇后、嫔妃?就没有讲,大约也很多。转轮王和他一千个儿子,以及所有的眷属们,他们都合起掌来,生出一种恭恭敬敬的心来到这个法会,听这位法师讲说佛法。


诸天龙夜叉,罗刹毗舍阇,亦以欢喜心,常乐来供养:这三界诸天,和天上的龙,以及夜叉、罗刹、毗舍阇等。夜叉,就是跑得很快的那种疾速鬼。罗刹,也是一种鬼的名字。罗刹是梵语,翻译为暴恶鬼;暴恶,就是脾气很暴躁、很大的,又恶。


毗舍阇,也是一种鬼的名字,翻译为啖精气鬼,就是专门吃人精气的。晚间他遇着男人,他就变成一个女人去诱惑这个男人,令这个男人生出一种欲心来;要是遇到女人,他就变成一个男人,令这个女人也生出一种欲心。他就把这一个人的精气给吃了,他专门吃这个东西,这叫啖精气鬼,这种鬼是很厉害的。所以我们修道的人思想一定要清净,一定要正确,也就是因为这个;你若不清净,他就来偷你这个宝贝了!


鬼本来不生欢喜心的,总有一种瞋恨心,可是现在因为这位法师说法说得妙了,所以也生欢喜心了,而且还常常地发愿来供养这位法师。


梵天王魔王,自在大自在,如是诸天众,常来至其所:这大梵天王和六欲天的魔王,以及自在天(欲界他化自在天)和大自在天(色界摩醯首罗天),这些诸天的天众,常常来到讲经说法这位法师的地方,聆听佛法,供养法师。


诸佛及弟子,闻其说法音,常念而守护,或时为现身:十方的诸佛和佛的弟子。声闻、辟支佛、菩萨,就是佛的弟子。他们听见这位法师在这儿讲说《妙法莲华经》的声音,就常常护念这一位讲经的法师,而且守护这个道场。或者有的时候,十方诸佛和佛的弟子,还现身来见这位说法的法师。



E5 身根功德(分二) 
F1 长行 F2 重颂
今F1



复次常精进!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书写,得八百身功德;得清净身,如净琉璃,众生喜见。其身净故,三千大千世界众生,生时死时,上下好丑,生善处恶处,悉于中现。



复次常精进:把前边的道理再说一次,释迦牟尼佛又叫了一声常精进菩萨!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经:假使有修行的善男子和善女人,若读,若诵,若解说,若书写,得八百身功德:他们若能受持这部《妙法莲华经》,或者读这部经,或者离开经本背诵这部经,或者为他人解说这部经,或者书写这部经,就能得到八百身功德。得清净身,如净琉璃,众生喜见:他能得到清净的身体。怎么样子呢?就好像一个净琉璃体似的,一切众生都欢喜见到这位法师,欢喜亲近这位法师,欢喜听这位法师说法。


其身净故:因为他身体清净、没有染污的缘故。为什么他身体这么清净呢?就因为持《法华经》嘛!持《法华经》,也持戒律,所以他身体清净了!三千大千世界众生,生时死时,上下好丑,生善处恶处,悉于中现:在三千大千世界里边所有的众生,或者生的时候,或者死的时候,或者在天上,或者在地狱,或者相貌生得美丽,或者相貌生得丑恶,或者他们死了,生到善的地方去,或者生到恶的地方去。都在他这个清净的身体里边,就好像照像机似的,就都现出来了。虽然照出很多的像,但是还不混乱,每一个相都清清楚楚的;不是像我们这照像机,有的时候,照的像不清楚。



及铁围山、大铁围山、弥楼山、摩诃弥楼山等诸山,及其中众生,悉于中现。下至阿鼻地狱,上至有顶,所有及众生,悉于中现。若声闻、辟支佛、菩萨、诸佛说法,皆于身中,现其色像。



及铁围山、大铁围山、弥楼山、摩诃弥楼山等诸山:以及铁围山(在须弥山的外边)、大铁围山、弥楼山(光明山)、摩诃弥楼山(大光明山)等这一切其他的诸山。及其中众生,悉于中现:在其中的所有众生,完全都在他这清净身体里边现出来。


下至阿鼻地狱,上至有顶,所有及众生,悉于中现:向下到这无间地狱,向上到这非想非非想处天,所有的境界和所有一切的众生,完全都在他这清净身体里现出来了。


跟你们讲一个现代的比喻,这个净身,就好像雷达似的,无论从那方飞来的飞机,雷达这儿就看见了,所以就这么妙!雷达是用一种科学来造成的,但这个净身是自己本身,有这种妙处、有这种力量。


若声闻、辟支佛、菩萨、诸佛说法:或者是声闻、或者是辟支佛、或者是菩萨、或者是诸佛,他们在十方世界说法,皆于身中,现其色像:都能在这位法师清净身里边,现出他这形形色色的色像。



F2 重颂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若持法华者 其身甚清净 如彼净琉璃 众生皆喜见 又如净明镜 悉见诸色像 菩萨于净身 皆见世所有 唯独自明了 余人所不见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在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愿意把前边这个道理,用偈颂再说详细一点。


若持法华者,其身甚清净,如彼净琉璃,众生皆喜见:假使若能修行,依照这部《妙法莲华经》来修行、受持此经的这位菩萨法师,他的身体就非常清净,好像净琉璃那么样子,里边也可以看见外边,外边又可以看见里边。所有的众生,都欢喜见到这位说法的菩萨法师。


又如净明镜,悉见诸色像:这个清净身,又好像一尘不染的明镜一样,所有的色像来,就照见什么色像;那么什么色像去了,也就没有了,不留影子在镜子里。菩萨于净身,皆见世所有:讲说、受持、书写、读诵《法华经》的这位菩萨法师,在清净身中,能见到世间所有一切的色像,都在他那清净的妙身里边能看见。唯独自明了,余人所不见:但是这种境界,唯独他自己才能看见、明白了解,其他人是看不见,也不会知道的。



三千世界中 一切诸群萌 天人阿修罗 地狱鬼畜生 如是诸色像 皆于身中现



三千世界中,一切诸群萌:在三千大千世界之中,所有一切众生和所有一切境界,天人阿修罗,地狱鬼畜生:好像天上的人和人间的人,及一切阿修罗,这是三善道;以及地狱、饿鬼、畜生,这是三恶道。如是诸色像,皆于身中现:所有这一切种种的色像,都在这位法师的净身里,可以显现出来。



诸天等宫殿 乃至于有顶 铁围及弥楼 摩诃弥楼山 诸大海水等 皆于身中现



诸天等宫殿,乃至于有顶:所有三界诸天的一切宫殿,乃至非想非非想处天的天人,铁围及弥楼,摩诃弥楼山:铁围山和光明山,以及大光明山。诸大海水等,皆于身中现:所有一切大海的水,有这种种的色像,都在受持《妙法莲华经》这位法师,他的净身中显现出来。



诸佛及声闻 佛子菩萨等 若独若在众 说法悉皆现 虽未得无漏 法性之妙身 以清净常体 一切于中现



诸佛及声闻,佛子菩萨等:所有十方诸佛、声闻、辟支佛,和法王之子──一切的大菩萨。若独若在众,说法悉皆现:或者单独一人在那儿,或者在大众之中,给大众说法。完全都在他这个琉璃的身体中现出来。


虽未得无漏,法性之妙身:这位受持《妙法莲华经》的法师,虽然他没有证得无漏的圣果,还没有得到法性的妙身。以清净常体,一切于中现:但是他就以父母所生这个清净的常身,所有的一切一切,都在他这净身中现出来。这种境界,只有他自己知道,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E6 意根功德(分二) 
F1 长行 F2 重颂
今F1



复次常精进!若善男子、善女人,如来灭后,受持是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书写,得千二百意功德。以是清净意根,乃至闻一偈一句,通达无量无边之义。



复次常精进:再把前边这个道理再说一次,释迦牟尼佛又叫了一声,常精进菩萨!若善男子、善女人,如来灭后,受持是经:假使有修行的善男子和修行的善女人,在将来佛入涅槃之后,有能受持这一部《妙法莲华经》的人,若读,若诵,若解说,若书写:或者对着这部经来读,或者离开经的本子来背诵,或者为人解说,或者用笔和纸来书写这部经。得千二百意功德:能这样修行用功,就会得到一千二百意功德。


为什么能得到这一千二百意功德呢?因为以是清净意根,乃至闻一偈一句,通达无量无边之义:以这种清净的胜意根,乃至于就是听到一首偈颂,或者听到一句经文。他能由这一偈一句的义理,就能明白全部经典的道理;不单明白全部经典的道理,而且又能以触类旁通,明白没有数量无边的道理和义趣。



解是义已,能演说一句一偈,至于一月、四月,乃至一岁,诸所说法,随其义趣,皆与实相不相违背。若说俗间经书、治世语言、资生业等,皆顺正法。



解是义已,能演说一句一偈:明白这个义理之后,又能为他人来讲解一句的经文,或者一首偈颂。虽然这一句,而能发挥出来无量的义理;这无量的义理,还仍然归到这一句经文上。至于一月、四月,乃至一岁:这一句经文、一首偈颂,甚至能讲一个月,或者讲四个月,或者讲一年。“一月”表示一乘实相的法,“四月”表示四谛法,“一岁”是十二个月,这表示十二因缘法。


诸所说法,随其义趣,皆与实相不相违背:虽然是一偈一句这么少,他能以把它合到一切法上,和一切的法都相合。他所说的法,随顺义理的趣向,都合乎实相的道理,合乎第一义谛的道理。


若说俗间经书、治世语言、资生业等:或者他讲说世俗间一切的经书,好像四书五经等,所读的这一些个书,这都是世俗的经书。或者是治世的语言,就是治理这世界的言语。或者是资生的事业,是帮助生活的职业,就是做生意、做什么买卖之类,能以赚钱,好维持生活。皆顺正法:虽然就讲这些俗间的经书和治世语言、资生业等,都与正法相合,不相违背,随顺这个正法。



三千大千世界六趣众生,心之所行,心所动作,心所戏论,皆悉知之,虽未得无漏智慧,而其意根清净如此。是人有所思惟,筹量言说,皆是佛法,无不真实,亦是先佛经中所说。



三千大千世界六趣众生:这所有的三千大千世界中的六道众生,心之所行,心所动作,心所戏论:他们心里头所想要做的事情;所起的动作,在心里头,最初打那么一个妄想,就有这么一个动作;所生的妄想,心里头起这一些个虚妄的念头;所有的戏论,这戏论在心里头没有发挥出来,就是心里头胡思乱想的。想什么?想:“我若做个皇帝可不错!”或者:“我竞选总统,有没有人能拥护我呢?有没有人投我票呢?”本来是老年人了,他就想:“我会不会再做一个小孩子?我再像一个青年人那么样子?”或者青年人,就想:“那个老年人长那么长胡子,我要是也有那么长胡子,可不错!”有的小孩子就想:“他们大人,什么都能干,我赶快一点长大,也就什么都能做,这有多好呢!”这么尽打这些个妄想,这都叫心里头的戏论。


皆悉知之:众生打这种妄想,在讲说《法华经》的这位菩萨,他都知道。你看!虽未得无漏智慧,而其意根清净如此:虽然他没有得到无漏,没有证果,可是他的胜意根,得到这样清净的境界。


是人有所思惟,筹量言说,皆是佛法,无不真实:这位法师,他要是想做一件什么事情,有所思惟、所筹量的,除非不说出来;他若说出来,都是佛法。不单是佛法,而且是妙法;不单是妙法,而且还是不可思议的一种法。这种不可思议的境界,为什么他得到呢?就是因为他受持《法华经》,他所想的和所行的,都是真实不虚。你看!很不公道的──不是不公道,这最公道!就因为他受持《法华经》。为什么你打妄想也不成事实呢?就因为你不受持《法华经》;你若受持《法华经》,那你所想的、所说的、所做的,也都是真实。


亦是先佛经中所说:这位法师,他是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但有言说,都是实相妙法,这也是以前佛在经中所说出来的道理。他虽然没有完全把全部大藏经都看完,但是那些个道理他已经都有了;为什么他能有了?就因为得到受持《法华经》这种不可思议的妙处。这所谓“妙三昧”,是人所想像不到的。



F2 重颂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是人意清净 明利无浊秽 以此妙意根 知上中下法 乃至闻一偈 通达无量义 次第如法说 月四月至岁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在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世尊认为这个道理是非常的妙,所以愿意再把这个道理,用偈颂来说一遍,因为它太妙了!


是人意清净,明利无浊秽:受持《法华经》的这位法师,他得到清净的胜意根。他不但聪明,而且又有智慧,没有污浊和染污──就是非常清净。以此妙意根,知上中下法:以这种胜妙的意根,能知道一切上中下的佛法。


乃至闻一偈,通达无量义:乃至于仅仅听见一首偈颂,他就能豁然开悟了!开悟了之后,就通达一切诸法实相,就“深入经藏,智慧如海”了。次第如法说,月四月至岁:他说法,是次次第第的,那么有条不紊的说,不是说得杂乱无章的。他说这一首偈颂,或者可以讲说一个月,或者可以讲四个月,或者可以讲一年。一个月,就表示实相的大乘法;四个月,就表示四谛法;至岁,就表示十二因缘法。



是世界内外 一切诸众生 若天龙及人 夜叉鬼神等 其在六趣中 所念若干种 持法华之报 一时皆悉知



是世界内外,一切诸众生:在三千大千世界的内和外,所有一切众生,若天龙及人,夜叉鬼神等:或者天上的人,或者人世间的人,或者诸龙、夜叉(速疾鬼)、鬼、神等等。


其在六趣中,所念若干种:所有在这六道轮回里边的众生,他们所想念的有多少种,这位法师都知道。哪一个众生愿意做畜生──愿意去做牛、做马、做鸽子、做鸡、做鸭、做狗、做猫、做老虎、做狮子,他都知道。所谓“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悉见”,如来悉知悉见不出奇,这位受持《法华经》的法师也都知道,所以这是不可思议的。持法华之报,一时皆悉知:是什么道理,他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呢?就是受持《法华经》所得到这种的果报。在同一个时候,所有的众生这种种的心念,他都知道。



十方无数佛 百福庄严相 为众生说法 悉闻能受持 思惟无量义 说法亦无量 终始不妄错 以持法华故 悉知诸法相 随义识次第 达名字语言 如所知演说 此人有所说 皆是先佛法 以演此法故 于众无所畏



十方无数佛,百福庄严相:在十方世界所有无数佛,他们都是在往昔时,曾经三祇修福慧,百劫种相好,所以得到这种百福庄严相。为众生说法,悉闻能受持:他们为一切众生来演说妙法。所有的佛法,众生听见之后就能受持。


思惟无量义,说法亦无量:他这一想,能由一种道理,就明白无量的道理;由无量的道理,又还为一个道理,所谓“一本散为万殊,万殊仍归一本”。他说起来佛法,也无量无边的,终始不妄错,以持法华故:由开始讲到最后,他所讲的不会把它忘了,不会讲错的。什么缘故他能有这种的记忆力、这种的聪明智慧呢?就因为他受持《法华经》的缘故。


悉知诸法相,随义识次第:他完全知道一切的诸法实相。随着经义,他就知道这个法的次第。达名字语言,如所知演说:他通达这名字和语言的三昧,照着所觉悟、所知道的道理,来给众人讲解。


此人有所说,皆是先佛法:这一位受持《法华经》的法师,他有所说法,都是以前佛所说过的道理,所以他现在又把它说一说。以演此法故,于众无所畏:也因为他演这种妙法的缘故,所以在人多的地方,他也无所畏惧。



持法华经者 意根净若斯 虽未得无漏 先有如是相 是人持此经 安住希有地 为一切众生 欢喜而爱敬 能以千万种 善巧之语言 分别而说法 持法华经故



持法华经者,意根净若斯:受持《妙法莲华经》这位法师,他这个胜意根所得的清净,就像前边所说的这种情形。虽未得无漏,先有如是相:虽然他没有得到无漏,但是先就得到这种的形相、情形。


是人持此经,安住希有地:这一位法师,他受持读诵这部《法华经》。他所安住的,也是最胜、最希有的一个地方。为一切众生,欢喜而爱敬:他能为一切众生所爱敬;谁见着他,谁就欢喜,又爱护他,又恭敬他。


能以千万种,善巧之语言,分别而说法,持法华经故:他能用千万种善巧方便的语言、譬喻,来讲说佛法;他又能分别得清清楚楚的,来说佛法。为什么他能分别清清楚楚的,讲得那么玄、那么妙、那么样不可思议?就因为他受持读诵《妙法莲华经》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