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学无学人记品第九

授学无学人记品第九:授,就是给他授一个记莂号。前边给各位大弟子授记,又给五百个罗汉以及一千二百个弟子授记,现在又给这学无学人授记。学,就是有学位;无学,就是无学位。所谓“研真断惑,慕求胜见”,这叫“学”。研真,就是研究真理。我们研究这个真理,又要实行这个真理;不是说单单研究这个真理,不去实行这个真理。仅仅研究,只是明白而已,没有去实行就无法断惑。断惑,是断粗惑、细惑和尘沙惑。慕求胜见,仰慕求这胜见;胜见,就是一种殊胜的知见。从初果须陀洹、二果斯陀含,到三果阿那含,这三种果位都叫“有学位”。又,初果叫“见道位”,见到这个道了;二果、三果叫“修道位”,在这修道的地位上;四果叫“无学位”。无学,就是“真穷惑尽”,没有再比这个真的了,也再没有惑了。现在这些有学和无学的人有二千人,这二千人,不在那一千二百五十人之内,是另外的;所以再给他们授记莂号。



G2.授二千人记(分二)
H1.二千请记 H2.如来授与 H1(分二)
I1.二人请记 I2.二千请记
今I1



尔时,阿难、罗睺罗而作是念:我等每自思惟,设得授记,不亦快乎?即从座起,到于佛前,头面礼足,俱白佛言:世尊!我等于此,亦应有分,唯有如来,我等所归;又我等为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见知识,阿难常为侍者,护持法藏,罗睺罗是佛之子,若佛见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者,我愿既满,众望亦足。



尔时:在这时候,阿难、罗睺罗而作是念:阿难和罗睺罗两位尊者也都着急了,看见这一位弟子也得到授记作佛,那一位弟子也得到授记作佛,于是他们自己也都等不了了,都打了妄想了。


阿难尊者,他是多闻第一。怎么会多闻第一呢?在空王佛的时候,本来他和释迦牟尼佛都是同时修道的,一起发愿出家、修道。释迦牟尼佛就修六度万行,精进不退,阿难尊者就欢喜学多闻;结果释迦牟尼佛就先成佛了,他还是做尊者,来护持佛法。


阿难是梵语,翻译为庆喜。因为阿难出生那一天,正赶上佛也成佛;他父亲就因为有这两重的喜事──他出生,这是一重喜事;佛成佛,这是一重喜事──所以叫他“庆喜”。


这罗睺罗尊者,是佛的儿子;不单是释迦牟尼佛的儿子,未来的贤劫千佛、诸佛,每一位佛成佛了,罗睺罗都去给佛做长子──做第一个儿子。因为他过去发过这种愿,愿意给佛做儿子,所以这都是由他那愿力来的。


罗睺罗也是梵语,翻译为覆障。覆,是盖覆、遮覆;障,是业障。他怎么叫这么个名字,这有原因的。罗睺罗在他母亲腹里住胎了六年,没能出世;为什么在母亲腹里这么久呢?因为罗睺罗在往昔修道的时候,修得老鼠也不怕他,他想要入定,这老鼠就出来;这只老鼠跑得非常快,他就在后边追,怎么样追也追不上。这只老鼠跑得很快,大约跑有半个钟头的时间,遇到一个老鼠洞,就钻到洞里去了。这老鼠洞弯弯曲曲的,不是直的,他用棍子想往里逮这只老鼠,也逮不到;于是他就给用砖头把老鼠洞堵上了。


这一堵,堵了六天;这一天,他发出慈悲心:“这只老鼠,我堵它六天了,这太苦了!它在洞里大约也没有东西吃,饿也快饿死了!莫如我把这个洞口给打开,由它自由了!”于是他把老鼠洞的洞门又给打开了,把这一块砖头给拿开。因为他把这只老鼠洞给堵了六天,所以他在母亲肚里头也要住六年;这是受这种果报、受这种的业障来遮盖着他,所以叫“覆障”。


有人说:“那他今生做释迦牟尼佛的儿子,在母亲肚里住了六年,受这种果报;未来的时候,他在他母亲肚里头,又住多少年呢?是不是做其他佛的长子,也要住六年呢?”不错!或者他住六年,或者不住六年,你不要为这位尊者来耽这种心。这一位尊者他就住六年,受果报,他也不觉得怎么样苦闷;在母亲肚里,他游戏人间,还是很快乐的。并且,业障有多生而受一报的,有多报多生的,有多报少生的。一生而受多报,就是在这一生之中,把以前所造的业障都受了了;多生而受多报,是出世很多生,受很多种的果报。所以这罗睺罗尊者,将来做其他佛的长子时,或者另外有旁的业障成熟了,也不一定;这个问题,于我们身心性命上没有什么关系,我们不需要打这么多的妄想。


现在这两位尊者都打了妄想了,什么呢?我等每自思惟,设得授记,不亦快乎:我们常常会自己就想起来,打这种妄想。什么妄想呢?假使我们也得到释迦牟尼佛给我们两个人授记成佛,这有多好呀!这太快乐了!太好了!


我现在讲这个“妄想”,你们不要以为,罗汉也打妄想,难怪我也打妄想。我告诉你们,罗汉的妄想,和你我的妄想不同。你不要不知惭愧,还说罗汉都打妄想!罗汉的妄想,根本就没有想;他偶生一念,这叫“第一义”。不是你、我打妄想,一天到晚,左一个、右一个,不知有几千万万这么多妄想打起来。罗汉的妄想,在我们众生份上来说,就是“真想”;在他的份上,可以说是又生出妄想来了。因为他常常在定中,一念不生;现在他生出这一念来,所以说是“妄想”;但是这和你、我的妄想是不同的。有人就说:“妄想和妄想还有不同的啊?”要是同,他就不叫“阿罗汉”!


即从座起,到于佛前,头面礼足,俱白佛言:两位尊者打这妄想之后,就从座位起身来,走到佛的面前,五体投地恭敬礼佛的两足。然后,他们两个人就一起说了,说什么呢?


世尊!我等于此,亦应有分,唯有如来,我等所归:世尊!我们在这个法会,授记这种的因缘,我们大约也应该有份吧?也应该有份来得到授记吧?我们所归依的、所相信的,只有佛。又我等为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见知识:又者,我们两个人,和这二千学无学的人,为一切世间的人、天上的人、阿修罗众,他们都认为我们是个善知识。


阿难常为侍者,护持法藏:阿难常常侍候佛,给佛当侍者,他也是护持所有佛说的一切法藏。罗睺罗是佛之子:罗睺罗是佛的儿子。若佛见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者,我愿既满,众望亦足:若是世尊能慈悲为我们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授无上正等正觉、佛果位这个记的话,我们所愿意的就圆满了!我们也想要得到授记,就希望这个;还有在法会中的这二千学无学人,他们的希望也都圆满了、都充足了,他们的希望也都得到了。



I2.二千请记



尔时,学无学声闻弟子二千人,皆从座起,偏袒右肩,到于佛前,一心合掌,瞻仰世尊,如阿难、罗睺罗所愿,住立一面。



尔时:在这时候,有学无学声闻弟子二千人:这有学和无学的这些二乘弟子,有二千人之多,皆从座起,偏袒右肩,到于佛前:都从座位站起来,把右边的肩露出来,走到佛的面前。一心合掌,瞻仰世尊,如阿难、罗睺罗所愿:二千人都是一个心,这是一个讲法;也是二千人每一个人的心念都专一了,不打妄想。虽然说不打妄想,但是也有一个念;这一个念,就是和阿难尊者、罗睺罗尊者是一样的。所以“合掌”也就表示“一念”,这叫“合十”;合十,就是专一。这二千个有学及无学的弟子,一心合掌,向释迦牟尼佛来瞻看;他们的心,所希求的和所愿的,也是跟阿难和罗睺罗这两位尊者是一样的。


住立一面:他们站到一边而没有讲话。大家没有讲话,可是心意和阿难、罗睺罗是一样的;在没有说,而心已经通了,这叫“心通”。因为人太多了,如果你也讲、他也讲,两千个人就有两千个人讲话;所以他们就以阿难尊者和罗睺罗尊者两个人作为代表,说是:“我们这二千人,也同意他这个说法;我们的思想、我们所求的,和他也是一样的!”



H2.如来授与(分二)
I1.记二人 I2.记二千人 I1(分二)
J1.记阿难 J2.记罗睺罗 J1(分五)
K1.长行正与授记 K2.偈颂重明果德 K3.八千菩萨生疑 
K4.如来发迹释疑 K5.阿难显本述叹
今K1



尔时,佛告阿难: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山海慧自在通王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当供养六十二亿诸佛,护持法藏,然后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教化二十千万亿恒河沙诸菩萨等,令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国名常立胜幡,其土清净,琉璃为地,劫名妙音遍满。



尔时,佛告阿难:当尔之时,这二千学无学等,住立一面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就告诉阿难说,阿难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山海慧自在通王如来:你等到将来世,应当成佛,成佛的名字为“山海慧自在通王如来”。因为阿难的智慧,广博犹如高山,也如大海;他智慧非常自在,所以成佛之后,名号为山海慧自在通王如来,也具足如来十号,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


(一)应供:应该接受人、天的供养。


(二)正遍知:有正知,又有遍知。知道心生万法,这叫正知;又能知道万法唯心,这叫遍知。


(三)明行足:这种智慧和修行,都是具足圆满了。


(四)善逝:善能到一个好的地方去。


(五)世间解:得到世间的解脱;解脱世间一切苦恼,得生安乐之处。


(六)无上士:到佛的果位上,叫无上士,菩萨叫有上士;菩萨上面还有佛,佛上面就什么也都没有了。


(七)调御丈夫:能调御三界一切众生的一位大丈夫。


(八)天人师:是天上人和人间人的一位导师。


(九)佛:是自觉圆、觉他也圆、觉行圆满了,所谓“三觉圆,万德备”,万种德性都具足了;所以就叫佛。


(十)世尊:是世、出世之尊。所有一切的世上人和出世的人,都要尊重佛、恭敬佛。


当供养六十二亿诸佛,护持法藏:阿难应当供养六十二亿那么多的诸佛,护持这六十二亿诸佛的一切法藏。他护持,是用种种的方法来护持,不是一种的方法;法藏,就是大藏经、佛法的宝藏。他供养这么多的佛、护持这么多佛的法藏,然后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后他就得到无上正等正觉,得成佛道。


他成佛之后,教化二十千万亿恒河沙诸菩萨等,令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教化的众生,有二十千万亿恒河沙那么多的众生;然后这一切众都发菩提心、行菩萨道,都证得圣人的果位,有这么多的菩萨。最后使令这二十千万亿的诸菩萨,也都得到无上正等正觉、佛的果位。


国名常立胜幡:这位佛所在的国土,名为“常立胜幡”。幡,是旗幡。在印度的风俗,这个人和任何人辩论,不会失败,就在前边打这么一个幡;这就好像放一个 advertisement(广告)在这儿,说是你任何人也不能胜得了他,和任何人一辩论,他就赢。因为阿难尊者是多闻第一,善能辩论。你看《楞严经》,他和佛论的那个论议、讲的那个道理,讲得好像把这个道理都讲没了,他又提出另外一个问题来问;佛把他这个问题给答覆了,他又想出另外一个问题来问。所以他成佛,他这个国土就叫常立胜幡国。


其土清净,琉璃为地:这个国土的土地是非常清净,没有污浊的。不像我们这五浊恶世,有这么些个邋遢、这么多不洁净的事情;他这国土是清净的,没有五浊恶世,是以琉璃为地。我们娑婆世界这儿,若是用玻璃作墙,以为这就是很美妙了;可是,他这个国土的地上,根本就是琉璃的,一点尘埃也没有,所以它就清净。


劫名妙音遍满:他这个劫,是妙音遍满。因为阿难多闻第一,他的声音也美妙,他说出话,人人都欢喜听。不像我这么讲出话来,有的人欢喜听,有的人就不欢喜听;有的人一听我说话,他就跑了;有的人听,也过得去。阿难的声音,比奏音乐还好听;无论欢喜听音乐的人,一听再听;不欢喜听音乐的人,一听也要听。这善于音乐的人,他不是说音乐奏得好;他就那声音好,令人听见那个声音,就生出一种欢喜心,就不愿意走了。所以听见阿难的声音,就好像喝醉了酒似的坐那个地方;你想叫他走,他也不愿意走了!阿难的声音,无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善善恶恶的人,都欢喜听阿难这个音声;所以阿难的音声,是特别微妙的。他成佛了,这个劫名就叫妙音遍满,因为他微妙的音声能遍满这个世界。



其佛寿命无量千万亿阿僧祇劫,若人于千万亿无量阿僧祇劫中,算数校计,不能得知。正法住世,倍于寿命;像法住世,复倍正法。阿难,是山海慧自在通王佛,为十方无量千万亿恒河沙等诸佛如来所共赞叹,称其功德。



其佛寿命无量千万亿阿僧祇劫:这位佛的寿命非常长,无数量那么多的千万亿阿僧祇劫。一个阿僧祇劫,就是一个无量数,千万亿个无量数,你说这是多少?我是不知道的。若人于千万亿无量阿僧祇劫中,算术校计,不能得知:假设有人于千万亿无量阿僧祇这么长的时间里边,用算术来计算这时间,也不知道它这个数量。


正法住世,倍于寿命:正法住世,比这位佛的寿命又加一倍。佛的寿命是千万亿无量阿僧祇劫,那么这正法住世就是万万亿、万万亿无量阿僧祇劫了!比那千万亿更多一倍。像法住世,复倍正法:像法住世又比正法住世的时间更加了一倍。总而言之,比那无量数的数目又加多一倍无量数。究竟这是多少?因为我没学过算术,我算计不出来;就是学过算术的,算计无量百千万亿劫那么长的时间,也算不完;就是现在电脑的本领最大,也算不清楚这个数目。


阿难!是山海慧自在通王佛:阿难!这位山海慧自在通王佛,就是将来你的后身,你将来就是山海慧自在通王佛!为十方无量千万亿恒河沙等诸佛如来所共赞叹,称其功德:阿难最会赞叹佛,无论哪一位佛,他都先赞叹,好像在〈楞严咒〉就说:


妙湛总持不动尊,首楞严王世希有;
销我亿劫颠倒想,不历僧祇获法身。


“妙湛总持不动尊”,这就是赞叹佛;“首楞严王世希有”,这就是赞叹法;“销我亿劫颠倒想,不历僧祇获法身”,这都赞佛、赞法,赞僧。所以他这样赞叹诸佛,现在诸佛也就要赞叹他了。


阿难成佛,就有无量百千万亿恒河沙这么多的诸佛来赞叹他,说他怎样好、怎样好;就说他功德怎么样大:“这一位佛,过去是护持诸佛的法藏;这一位佛,过去供养无量诸佛、无量三宝啊!在释迦牟尼佛住世的时候,他是作侍者的;以后所有的佛出世,他都去做侍者,都是多闻第一。这一位佛现在可成佛了,你们众生应该恭敬、供养和赞叹!”十方诸佛都给他作证明,都叫大家对他生信心。为什么十方诸佛这么赞叹?因为他过去尽赞叹诸佛来着。



K2.偈颂重明果德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我今僧中说 阿难持法者 常供养诸佛 然后成正觉 号曰山海慧 自在通王佛 其国土清净 名常立胜幡 教化诸菩萨 其数如恒沙 佛有大威德 名闻满十方 寿命无有量 以愍众生故 正法倍寿命 像法复倍是 如恒河沙等 无数诸众生 于此佛法中 种佛道因缘



尔时:在这时候,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释迦牟尼佛想要用偈颂再说一说这个意思。


我今僧中说:释迦牟尼佛说,我现在对你们这些个比丘、僧人,来说一说给阿难授记的因缘。阿难持法者,常供养诸佛:阿难是受持诸佛法藏的一位持法者,他是护持佛法的一位最有功德、最有力量的尊者,他常常尽形寿来供养诸佛。怎么叫尽形寿呢?就是他的一生,从生出来遇到佛法,就学习佛法、护持佛法,乃至于到死,他也不改变他的宗旨。不像现在我们学佛的人,学二天半佛,就说:“我觉得没有什么意思!”


要跑了;这一跑,就没有能尽形寿来供养诸佛,也没有尽形寿来护持诸佛的法藏。所以一跑,离佛道远了;离佛道一远,久而久之,就堕落了。阿难不是这样子,阿难是尽形寿来供养三宝的。在尽未来际,他发这个愿,把一切所欢喜的事情都放下它,来学习佛法。所以阿难的相貌是最美满的,佛有三十二相,阿难有三十大人相。他的相貌好,声音又好;他的声音最美妙的,说出话,比迦陵频迦声都好。迦陵频迦,就是好声鸟,那好声的小鸟叫,人人都欢喜听;阿难这个声音,比好声鸟的声音更好听。


然后成正觉,号曰山海慧自在通王佛:恭敬供养这一切诸佛之后,然后他成佛了,名号为山海慧自在通王佛;他的智慧好像山那么高、海那么深,甚至于比山更高、比海也更深。阿难的智慧就那么大!其国土清净,名常立胜幡:他的国土里边非常清净,而无染污,国名为常立胜幡。


教化诸菩萨,其数如恒沙:他所教化的那一切无量无边的诸菩萨,它的数目有如百千万亿恒河沙那么多。佛有大威德,名闻满十方:这一位佛有大威德、大神通、大智慧、大自在神通之力,所以他的名字遍满了十方世界,十方诸佛都欢喜这一位佛。


寿命无有量,以愍众生故:这一位佛的寿命,有无数量那么多的大劫。为什么寿命这样长呢?是不是他有寿者相呢?是不是这一位佛也愿意长命呢?不是的。他因为是怜悯众生的缘故,所以寿命也就这么长。正法倍寿命,像法复倍是:正法住世比这佛的寿命更加一倍,像法住世又比正法住世加多了一倍。如恒河沙等,无数诸众生:好像恒河沙那么多,所有这无量无数那么多的众生,于此佛法中,种佛道因缘:都在这一位佛──就山海慧自在通王佛,就是阿难尊者──的佛法里边,种下这种种佛道的因缘。所以你、我,将来或者都可以有机会和阿难尊者在一起。我们现在,你要相信自己与阿难是有大因缘的;若没有大因缘,你是听不见这《法华经》,你不会认识阿难的声音这么美妙,你也不会认识阿难的相貌这么圆满。所以这是与阿难尊者一定很有缘的。


方才这一段经文,有人听了,就生出一种不相信的心:“哪有这么大的数目?我从来就没有听过这么大的数目!无量无量无量恒河沙这么多个大劫,没有听过!”不错!你不相信这个数目,这很难怪;因为从来就没有听过,现在听到了,就不相信了。我不答覆这个相信、不相信的问题,我说一个小小的公案,来比较一下。


以前有个很有钱的人,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什么都不懂,请几个先生教他读书,他也不会读书,不要说多了,连一个字也不能认识。这有钱的人就想出一个最妙的方法,什么方法呢?说:“好!以前请的先生教我这个小孩读书,都是教他读多;现在我再请一个先生,就教他认识一个字。能认识一个字,我就给先生学费,谢谢他!”于是请先生的时候,就和先生讲明白,说:“你这一年的时间,你不要教多,就教会一个字就可以了。他在所有的文字里,只要能认识一个字,我就给你钱;不单给你钱,还给你两倍的钱。”这先生说:“这是好事情!”有钱人说:“但是可必须要认识这一个字,若不认识,那么一个 cent(一分钱)也没有。”这先生说:“可以!”于是和这有钱的人签了合同,说是这一年的时间,只教会这小孩子读一个字,不要读多了,他就给他两倍价钱。


这先生就一天到晚,教这个学生一个字。什么字呢?这你们大家都认识,就一横这个“一”。说:“你记得这是个‘一’!”今天也读这个“一”,明天也读这个“一”,后天也读这个“一”;一年的时间,都读这个“一”、写这个“一”,这“一、一、一……”,“一”了一年。这一年读了一个“一”,学生怎样都记住了,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一天,这个学东就请先生来吃饭;吃完饭,到外面花园子去散步──就是到花园里去走一走、看看花之类的。这个学东总不敢问他:“你教会了这一个字吗?”但是到花园里,以为这个环境非常好,就偷偷地问先生:


“你今年教他读书,怎么样呀?认字不认字?”


“当然认字啦!随时都可以考试的。”


“那你现在就问一问、考一考啦!”


这个先生你说怎么样呢?就用脚在这泥土地这么一画,画一个“一”,这个“一”大约有五、六尺长。就问学生说:“这个字是什么?”这个学生一看,说:“这个不是字,这是个扁担!”说是挑的那个扁担。


这先生说:“唉!我天天教你,你怎么不认识呢?”他这么说:“你教我的,不是这个呀!你教我那一个,没有这么大呀!这个不是那个呀!”


这个先生教了一年“一”,这个学生还是“一”也不认识;所以这个先生一年也没有赚到钱,他也跑了。你说这个“一”和那个“一”,是不是一样的?这个数目或小、或大,也是一样的,不过你不认识。



K3.八千菩萨生疑



尔时,会中新发意菩萨八千人,咸作是念:我等尚不闻诸大菩萨得如是记,有何因缘而诸声闻得如是决?



我方才说人不生信心,这是很难怪的。现在这八千菩萨也都生了怀疑了,也都怀疑释迦牟尼佛怎么这样偏心呢?“他这一个弟弟,他就给他授记;我们不是他弟弟,就不给我们授记。”所以就生了怀疑。


尔时,会中新发意菩萨八千人,咸作是念:当尔之时,在法会中,有八千位新发意的菩萨。怎么叫新发意呢?都是一些个年轻的菩萨;年轻的菩萨多大岁数呢?大约都有七、八千岁。年轻,不是像你、我二十、三十岁,这是年轻;这些初发意菩萨,都经过几个大劫了!不是初发心的菩萨,是初得到菩萨游戏神通的三昧的菩萨。这初发意菩萨有八千人那么多,他们统统都生了怀疑心、都打了妄想。什么妄想呢?


我等尚未闻诸大菩萨得如是记:我们尚且没有闻到佛给诸大菩萨,得像这样的授记。这诸大菩萨,意思间也就包括自己在内,说我们这些个大菩萨,有八千人那么多,也没有听见过佛给我们这样的授记呢!有何因缘而诸声闻得如是决:有什么缘故、什么理由,而这一切的小声闻怎么会得到授记呢?我们这大菩萨都没授记。


这小声闻,不是说小孩子,也都一百,五、六十岁的都有了,七、八十岁的也很多;那怎么说是小声闻呢?因为在菩萨的境界,他看这些个比丘是很小的。他心里这么想,称呼呢?还是称呼“大比丘”,因为佛都称他们“诸大比丘”,所以他心里头说这是小声闻──这是我这么揣测──这些个菩萨的心里头,对这些个声闻,都认为他们是很年轻的,都像小孩子似的。所以有何因缘,这一切声闻的人得授像前边这个记?是什么道理?



K4.如来发迹释疑



尔时,世尊知诸菩萨心之所念,而告之曰:诸善男子!我与阿难等,于空王佛所,同时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阿难常乐多闻,我常勤精进,是故我已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阿难护持我法,亦护将来诸佛法藏,教化成就诸菩萨众,其本愿如是,故获斯记。



尔时,世尊知诸菩萨心之所念: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一看,哦!你们这一些个菩萨都打了妄想了,都对我生了怀疑、不相信了。因为释迦牟尼佛有他心通,所以知道这些菩萨打的什么妄想。而告之曰:释迦牟尼佛告诉这一些个菩萨,好!我现在告诉你们!


诸善男子:你们这些个好孩子,你们这些好男子!我与阿难等,于空王佛所,同时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我释迦牟尼佛和阿难等,在无量无量久远以前,在空王佛那个时候,我们一起发愿,同时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就是发无上正等正觉的菩提心。发心,也就是发愿──心愿、愿心;就是发的这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阿难常乐多闻,我常勤精进:阿难发愿之后,他欢喜多看书、多学佛法,愿意多闻;而我一天到晚也不懒惰的,常常修习精进的法门。阿难愿意多闻,我愿意精进;是故我已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因为这个,所以到现在,我就已经先得无上正等正觉;阿难因为欢喜多闻,所以还没有成佛。


而阿难护持我法,亦护将来诸佛法藏,教化成就诸菩萨众:阿难虽然没成佛,他护持我的佛法,也发愿护持将来无量诸佛的法藏,教化成就一切的诸菩萨。其本愿如是,故获斯记:阿难早在空王佛那时候,发过这个愿,现在他还没有成佛,所以我给他授这样的记。



K5.阿难显本述叹



阿难面于佛前,自闻授记及国土庄严,所愿具足,心大欢喜,得未曾有;即时忆念过去无量千万亿诸佛法藏,通达无碍,如今所闻,亦识本愿。尔时,阿难而说偈言:


世尊甚希有 令我念过去 无量诸佛法 如今日所闻 我今无复疑 安住于佛道 方便为侍者 护持诸佛法



阿难面于佛前,自闻授记及国土庄严:这时候,阿难在佛的面前,自己亲自听见佛给他授佛的记睺号,以及得知他未来国土的清净庄严、琉璃为地;所愿具足,心大欢喜,得未曾有:他所有的心愿已经圆满、愿力已经具足了,于是心生大欢喜,高兴得不得了,大约比跳舞还欢喜,就跳上跳下的,像那个小孩子似的踊跃,从来就没有得到这么欢喜。


即时忆念过去无量千万亿诸佛法藏,通达无碍:在这时候,他即然就回忆起来了。过去很长很长无量千万亿诸佛所说的一切法藏,他都能想起来了,他都能记忆起来,并且都能通达无碍。好像:“哦!我在过去某某佛面前,我也听《法华经》来的;我在过去哪一位佛面前,我也听《般若经》来着;我在过去在哪一位佛的法会,《华严经》、《阿含经》、《方等经》,我都听过的。现在释迦牟尼佛说的,是一样的法。”虽然阿难比佛小二十岁,佛先前所说的法,他虽然没听过,但他也都可以想起来了。他这时候,如今所闻,亦识本愿:就好像现在我所听见的一样,也想起他以前所发的愿。尔时,阿难而说偈言:当尔之时,阿难就用偈颂来说了。


世尊甚希有,令我念过去,无量诸佛法,如今日所闻:世尊是世上最希有的,能令我想起过去无量生生世世的事情,能令我忆念起过去无量诸佛的一切法藏;所有无量无边那么多的佛法,也就像我今天所听闻《法华经》一样。原来我听过这么多次的《法华经》了!


我今无复疑,安住于佛道,方便为侍者,护持诸佛法:所以,从现在法华会上,我一切都不怀疑了,一切都是真的了,我一定要安住在佛的道路上;我以种种善巧方便法来作佛的侍者,常常保护而持诵一切的诸佛法藏。



J2.记罗睺罗(分二)
K1.长行授记 K2.偈颂重明
今K1



尔时,佛告罗睺罗: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蹈七宝华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当供养十世界微尘等数诸佛如来,常为诸佛而作长子,犹如今也。是蹈七宝华佛,国土庄严、寿命劫数、所化弟子、正法像法,亦如山海慧自在通王如来无异,亦为此佛而作长子。过是已后,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佛告罗睺罗:当尔之时,佛告诉这个覆障尊者说,汝于来世,当得作佛:你于将来世中,也应当作佛,号蹈七宝华如来:你的佛名号,就叫蹈七宝华如来;因为你所走的路,都是有七宝的莲华。这时候,你也具足如来十号,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应供,应该受人天的供养。正遍知,你的智慧,既能正知,又能遍知;明行足,你的这种修行和这种光明都圆满了。善逝、世间解,是能到一个好的地方,是世间最有解释力量的。无上士,没有比你再高尚的大士,作无上的大士。调御丈夫,可以调御教化一切众生,作一切人天的大丈夫、大英雄。天人师,也可以做天上人的师父,又可以做世间人的师父。佛,自觉圆满,觉他也圆满,所以叫觉行圆满,成为佛。世尊,是世、出世之尊。


可是在你没有成佛之前,当供养十世界微尘等数诸佛如来:你应当要供养有十世界微尘数这么多的诸佛如来。而且常为诸佛而作长子,犹如今也:在这十世界微尘数的如来,你都是给这一切的诸佛作长子;因为在过去你发愿,无论哪一位佛成道,你要作他们的长子,就好像现在你给我释迦牟尼佛作儿子是一个样的。


是蹈七宝华佛,国土庄严、寿命劫数、所化弟子、正法像法:这一位蹈七宝华佛,他的国土非常庄严。这个国土庄严,是不是由贪心得来的?是不是他用七宝来庄严他的国土?不是的!这是由修行得来的;在因地,常常以七宝来作布施,所以他成佛了,就得到七宝作他的国土庄严。这一位佛的寿命和他的劫数、所教化的徒弟,以及他的正法住世和像法住世的时间,亦如山海慧自在通王如来无异,亦为此佛而作长子:都是和这位山海慧自在通王佛的寿命、劫数,正法、像法,一切都是和他一样的;也做这山海慧自在通王佛的长子。所以现在做师兄弟,将来又要做山海慧自在通王佛的儿子。过是已后,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供养山海慧自在通王佛之后,那时你应该得到这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成佛了。


讲到这个地方,我们人不要执着今生谁是我的父亲、谁是我的母亲,或者谁是我的哥哥、谁是我的弟弟,或者谁是谁,有什么种种的关系,这种情形。今生做你的父亲,或者前生是你的儿子都不一定的;今生做你的姊姊,或者前生是你的太太也不一定,这没有一定的!前因后果,你种什么因,就结什么果。


譬如你的太太,你想她要是我的姊姊最好了!等来生,就做姊姊了。或者我对我这个儿子,比对我的父亲都孝顺,来生你就做你儿子的儿子;今生他是你的儿子,来生他又是你的父亲,没有一定的。所以人与人之间,我们现在遇到一起,这都有很深很深的因缘。所以有的时候我骂你们,你也不发脾气;有的时候你们也骂我,我也不发脾气。有的时候,就作戏那么做!所以为什么你们现在都要给我叩头,因为我给你们叩头叩得太多了!我没讲我今生由十二岁的时候,就给所有的众生都叩头?天天,你想一想!所以你们现在这些个不叩头的人,都要向我来叩头,就因为我以前给你们叩过头。所以你们谁对我好,这也都不是一生一世的事情;对我不好,也不是一生一世的事情。这是对我;你们每一个人对你们自己,也是这样子,也是都有前因后果。种善因,就结个善果;种恶因,就结个恶果。


 有人说:“法师讲这个道理,我才不相信!”相信,我也这么讲;不相信,我还是这么讲。我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知道你有一天一定会相信的。为什么?你不相信,就没有其他的路可走;这世界就是六道轮回,轮来轮去,都是因果循环的事情。那么在凡夫的肉眼,就不知道种种的因果;在圣人有法眼,他知道种种的因果。但是有的人,也不是一定正确的;有的人他自己尽打妄想,虽然开了眼,因为妄想太多,所以看的事情也都变成虚妄了。这个妙,也就妙在这个地方!你尽妄想多,你看见的东西也都是假的;你若没有妄想了,所谓“一念不生全体现”,什么都是真的了。所以才说“一真一切真,菩提果子成”;你要是“一”不真,一切也不真。为什么呢?你“一样”都没有真的呢!其他的怎么还会真呢?“一样”是什么?这“一样”,我告诉你们,从来我都没有给你们讲过的。这“一样”,就是个“无明”,就是你所不明白的那一点点。你不明白的,你若明白了,那就是开悟了!


这个道理讲起来太多,你们每一个人都自己想一想:“我前生是什么?会不会是只老鼠?会不会是头牛?所以才这样不听教!我前生会不会是菩萨?我听法师讲经,我越听越欢喜听,甚至于不吃饭、不喝水,忍饥挨饿的,我也要听经,这是什么道理呢?”这一定是与佛有大因缘,不问可知;你现在欢喜佛法,你就知道你的根机是不错的──就在这个地方!你不要一定说得他心通、得宿命通才知道。你现在欢喜佛法,你就有佛法的因缘,与佛有缘。


这位罗睺罗尊者,他是释迦牟尼佛的长子;在未来十世界的微尘数诸佛,他都是诸佛的长子,因为他发这样愿来的。好像我现在讲经,你们为什么要听我讲经呢?我又讲的是中国话,你们都是说英文的;也就因为你们在以前发愿来的,“我们不管懂不懂这位法师他说话,我们都要听他法。”所以现在好像星星里的月亮,有这么多人来听经。在美国人里边来说,你们都好像星星里的月亮,就有这么少,没有法子太多了!因为世间不是人人都是有钱的人,有钱的人比穷人是少的。你能来听闻佛法,这对你自性里边,那是真正富有了!



K2.偈颂重明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我为太子时 罗睺为长子 我今成佛道 受法为法子 于未来世中 见无量亿佛 皆为其长子 一心求佛道 罗睺罗密行 唯我能知之 现为我长子 以示诸众生 无量亿千万 功德不可数 安住于佛法 以求无上道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当尔之时,释迦牟尼佛想要把这个意思再重复说一说,所以就用偈颂再说一遍。


记得我以前讲经,也讲过这个道理。有个很聪明的小孩来听经,回到家里就对他爸爸说:“哦!原来前生你是我的儿子来着。”他爸爸说:“你怎么知道?”说:“我听法师讲经这么讲的。”这个做父亲的就发了脾气,说:“这个法师把你教坏了!我现在是你的爸爸,你怎么可以叫我‘儿子’?”发了一顿脾气,也把这小孩打了一顿;这小孩子回来告诉我,说他爸爸不认帐──他认他爸爸做儿子,他爸爸不认帐,说没有这么回事,打他一顿。我说:“这打得对!再打你一顿那才对!因为你做爸爸的时候,打你儿子来的,所以现在你的爸爸也打你!”这小孩子又回去又说:“哦!难怪你先前打我一顿,因为前生我打过你!”把他这个爸爸讲得也啼笑皆非,哭也不得,笑也笑不出来。你说这个小孩子是不是个聪明人?不是的,这小孩子太愚痴了!就算是这样子,你也不应该回去说嘛!你回去说,那他一定发脾气的。


我为太子时,罗睺为长子,我今成佛道,受法为法子:我,这是释迦牟尼佛自称。说是我在以前做太子的时候,罗睺罗是我的长子。我现在已经成佛了;我现在传法给他,他接受我的法而做我的法子,也就是做我的徒弟。于未来世中,见无量亿佛,皆为其长子,一心求佛道:于将来世,他会见到无量那么多的佛,就是十世界微尘诸佛那么多。将来这十世界微尘数那么多佛出世,他都给每一位佛做长子,因为他一心想成佛道。


罗睺罗密行:罗睺罗他这种密行,没有人可以知道。罗睺罗随时随地都可以入定的,在厕所里也可以入定。古来的厕所,不是像现在的水厕,没有那么多的好味道,谁在那里也不能久留,更不会在那儿入定的。罗睺罗到那个地方,就可以入定,所以这叫密行第一,谁也看不见他怎么样用功。不像我们说,我这念经了、我这持咒了、我这坐禅了,我这个地方,又是怎么样用功、怎么样修行,人人都知道。


罗睺罗呢?他所修行,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看见他怎么样用功、怎么样参禅打坐。他一天到晚就是好像不修行,尽游戏人间。可是就在这个期间,他就是修行。他的修行,唯我能知之:只有佛才知道罗睺罗在哪个地方又修这游戏三昧、入定了,所以佛知道罗睺罗的密行。佛的大弟子里,罗睺罗是密行第一。现为我长子,以示诸众生:他现在做我释迦牟尼佛的长子,他是示现给一切众生看,令众生知道怎么样求佛法、怎么样学佛。


无量亿千万,功德不可数:无量亿千万这么多的什么呢?他的功德太大了,不是一生、两生;在生生世世,他都发愿做佛的长子。安住于佛法,以求无上道:他安住于佛法,就为了求无上的、成证佛果的道路,他所以愿意亲近佛、愿意亲近法、愿意亲近僧,愿意亲近三宝,在三宝的面前来修行。


以前有位法师,他很有修行,辩才无碍,讲经说法讲得非常好;虽然没有二祖神光讲得那么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但是也人人都欢喜听。就有一个人来请问他这个道理:


“大修行人落不落因果?”


“哦!大修行人不落因果!”


他也没加思索就答覆这么一句话,死了就去投生做狐狸,做了五百世狐狸,然后还没明白。等到百丈禅师在江西造丛林,讲经说法的时候,这狐狸精就变成一个人来听经。这个人什么样子呢?很长胡子、很古老的样子。


有一次,所有的听经人都走了,他没有走,他就对百丈禅师讲:“我是后山的一只狐狸,但是我知道我前生在五百世以前,我是一位比丘。因为那时候我说一句话,也不知道怎么就投生做了狐狸。”百丈禅师说:“你说了什么话呀?”他说:“有一个人问我‘大修行人落不落因果?’我说‘不落因果’,我就这么答覆的,我也不知道究竟这个有什么错了?”


百丈禅师说:“好!你现在来问我这个问题。”于是他就请问:


“请问上座!大修行人落不落因果?”


“大修行人不昧因果。”百丈禅师说。


他一听“不昧因果”这一句话,就豁然开悟了:“哦!我真是说错了!我在后山的洞里头住,明天您可以去看一看我。”


第二天,百丈禅师果然带着一些个出家人到那儿一看,一只老狐狸在那儿已经死了。百丈禅师就用佛教埋葬和尚的这种礼节,来把这狐狸给埋了。


所以讲经讲道理,不是随随便便,可以不加思索就答覆人的问题。



I2.记二千人(分三)
J1.长行授记 J2.偈颂重明 J3 得记欢喜
今J1



尔时,世尊见学无学二千人,其意柔软,寂然清净,一心观佛;佛告阿难:汝见是学无学二千人不?唯然,已见。阿难!是诸人等,当供养五十世界微尘数诸佛如来,恭敬尊重,护持法藏;末后,同时于十方国,各得成佛,皆同一号,名曰宝相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寿命一劫,国土庄严,声闻菩萨,正法像法,皆悉同等。



这是佛授学无学二千人的记。


尔时,世尊见学无学二千人:当尔之时,释迦牟尼佛就用妙观察智,来观察法会中这二千个有学的人和无学的人。其意柔软:这二千人的心意,都柔和而善软,没有人有脾气的、没有人想要发火的,这叫柔和;心意柔和,就是心里也柔和善软,意里边也柔和善软。寂然清净:寂然,就是不动,在那儿都不打妄想了;清净,就是把你的杂念、狂心、妄想,都没有了!凡夫自性清净的本体,就好像六祖说的:“实知自性本是清净,实知自性本不摇动,实知自性能生万法。”这就叫做“寂然清净”;这个境界,也就是六祖大师所说的那个境界一样。在这时候,寂然清净了。一心观佛:这两千人都变成一个心了,都以恭敬心,来瞻仰于佛。


现在这两千学无学的人,都来瞻仰佛。佛告阿难,汝见是学无学二千人不:于是佛就告诉阿难,因为阿难是佛的侍者,佛一回头就告诉阿难,说:“阿难!你看见这学无学二千人吗?”这个地方,我们要知道这学无学二千人,都有个身体,谁都看见了,为什么佛问阿难“你看见这个学无学二千人吗”?这时候,不单是阿难看见,就是所有在法会中的人都看见了;既然都看见,佛为什么明知道他看见,又问他呢?不是这个意思!因为一般人所看见的,是看见他的身,而没有看见他的心。上边这一段文,不是说“其意柔软,寂然清净”?佛问阿难“汝见是学无学二千人否”,是问他:“你看见他们的心没有?你知道他们心里现在是想着什么?”是问他这个;不是问说:“这二千人在这个地方,你看见没有?”


阿难就答覆佛说,唯然,已见:是的!我已看见他们这二千人的心了。因为佛给授记,不是像我们人,我和你是好朋友,我封你做一个官,或者我就推选你做大总统。不是这个意思!这一定要看佛给授记这个人,是不是寂然清净了?是不是心意柔软了?心意柔软了,然后佛才能授记的。不是说,这个徒弟对我好一点,我给他授记吧!阿难是我的侍者,我给他授记吧!不是的。佛是大慈平等的,看你的程度,然后到因缘成熟了,才可以授记;没有成熟,就不能给授记。所以阿难听见佛这样一问,就说:“是的!我已看见他们的心了!”


阿难!是诸人等,当供养五十世界微尘数诸佛如来:阿难!这些个学无学二千人,他们应该供养五十个世界都磨碎为微尘,供养这么多的诸佛如来。恭敬尊重,护持法藏:他们都身心恭敬、尊重、赞叹、拥护受持佛法的宝藏。末后,同时于十方国,各得成佛:等到供养完这五十世界微尘数这么多诸佛如来的最后那一位佛出世之后,他们都同时在十方诸佛国土,各得成佛道,都成佛了!


皆同一号,名曰宝相如来:因为他们能志同道合,所修行的,又都是一样的;将来得的果报也都是一样。所以大家都同叫一个佛名号为“宝相如来”,这位佛的相,好像珠宝那么样庄严。宝相如来也和其他的佛一样,都具足如来的十个名号,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寿命一劫:但是他们的寿命,和其他的佛就不同了!他们成佛的寿命有一个劫数那么长。这个“劫”,是一小劫。国土庄严,声闻菩萨,正法像法,皆悉同等:他们的国土非常庄严,也都是一样的;所教化的声闻及菩萨,也都一样有那么多;正法住世和像法住世,这二千人成佛都是一样的。



J2.偈颂重明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是二千声闻 今于我前住 悉皆与授记 未来当成佛 所供养诸佛 如上说尘数 护持其法藏 后当成正觉 各于十方国 悉同一名号 俱时坐道场 以证无上慧 皆名为宝相 国土及弟子 正法与像法 悉等无有异 咸以诸神通 度十方众生 名闻普周遍 渐入于涅槃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在这时候,释迦牟尼佛想要把这个意思,用偈颂再说详细一点,再来说一遍。


是二千声闻,今于我前住,悉皆与授记,未来当成佛:释迦牟尼佛说,这二千位声闻,他们是同修梵行、同种善根、同发菩提心、同修菩提行、同结菩提果,所以才同一个佛名号。现在他们都站在我的面前,因为他们的修行功德已经成就,所以得到我预先给他们授记,将来作佛。他们都是未来的诸佛,应该成佛的;所供养诸佛,如上说尘数:他们所供养的诸佛,就好像前边所说的那个“把五十个世界都磨碎为微尘”那么多的诸佛,有那么多的数目。护持其法藏,后当成正觉:他们在这么多诸佛的时间,就护持这么多诸佛的法藏,最后他们也都成佛了。各于十方国,悉同一名号:他们各自分布到十方的国土去,而得成佛道了;可是成佛,都是一个佛名号。


你们大家在这个地方想一想:这二千人在一起打同参,也就是一起修行;他也不妒嫉他,他也不妒嫉他。这二千个人都这样想,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大家都是一个。虽然有二千人,但都是一个人、一个心──吃东西,大家一起吃;穿衣服,大家一起穿;休息的时候,大家也都在一起。你也不妒忌我,我也不妒忌你;你好,就是我好;你不好,就是我不好;哪一个也不批评哪一个,哪一个也不毁谤哪一个。


你看这二千人,不单打同参在一起,又发愿生生世世都要做一样的事情!什么事情?修道。“我们成佛的时候,也一起成佛;我们那个佛的名号,都叫一个名字,没有分别。”也无大,也无小,都叫“不大”(谐音 Buddha、佛陀),也都叫“不小”。那么不大不小、无内无外,都是一样的;也不高,也不矮,大家都是一样;声量也一样高,名字也一样!你看!这真是妙法,这真是妙!二千人能变成一个人、变成一个心,同成一样的佛,都叫同一个名号,这才是“彼彼无杂无障碍”,大家彼此都是一样的,没有分别、没有杂乱的,谁也不障碍谁。没有一个说:“啊!你不是我!”也没有一个人说:“我不是你!”没有一个这么样子想的。不是说两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你也嫌我占地方占得多了,我也嫌你呼吸气喘得多了,把我这空气都给撵得没有地方放了!不是这样子的。就是多少人住在一个房间里头,大家也都欢欢喜喜的,就像一个人住似的。


你看这个地方,这就见出这学无学二千人,都是有布施心,也都同样修布施、同样持戒、同样忍辱、同样精进、同样修禅定、同样习般若,都是一样的。不能说,你用功一点,我就觉得很不舒服:“你这个人这么精进,把我相形得太落后了!你这么早就起身了,我若不起身,就表示我不修行了;我若起身,我这个眼睛真是不帮忙,睁不开!唷!你是最坏的一个,令我这眼睛这么辛苦!”这就不能同称一个名号了。


听到这个地方,我们每一个人,真要发大菩提心,不要做一个自了汉,不要只知道有自己,而把人家都忘了。你看,这二千学无学的这一些个人!方才我不讲吗?志同道合,依赖不渝。什么叫依赖不渝?你也不障碍我、我也不障碍你,你也就是我、我也就是你,互相帮助,互相警惕,大家都要做一样的事情。甚至于生的时候,我们一起生;死的时候,一起死。你看!这才是真正生死的同参!生、死也是这二千人。一定我们这二千人互相来救度,哪一个落后也不可以,都要一起干,一起修行!所以同时成佛。这都不是一个小的因缘,这个因缘是很深很深的,所以才能同成一个名号。


俱时坐道场,以证无上慧,皆名为宝相:这二千人都发愿说,我们两千人要一起成佛,一起坐道场、转法轮、教化众生,都是同时的,哪一个也不先、哪一个也不后,一秒钟也不会错的。因为他们这二千人在过去发同样的心、修同样的行,所以结同样的果;在同时修行,也同时成佛,得到无上的智慧,成佛的名号也同样为宝相如来。


国土及弟子,正法与像法,悉等无有异:这二千学无学人都成佛,都叫宝相如来;这二千位宝相如来,他们的国土也都是一样大、徒弟也都是一样多。譬如他有五千徒弟,他也有五千;他有一万,他也有一万;他有一百万,他也有一百万,都一样的。正法住世和像法住世也都一样长的时间,无论一切一切、哪一种都是同等的。所以,这二千人真是真正的同参,真正的一体。


咸以诸神通,度十方众生:这二千位佛之中,每一位佛都是同样以他神通的力量,去教化十方一切众生。这一位佛到了这个地方,也就是这两千位佛都到了;两千位佛都到了,还是一位佛,都是叫宝相如来。名闻普周遍,渐入于涅槃:他们的声名周遍于十方法界,渐渐地就入于这个寂灭,证得不生不灭这种涅槃的果位上。


这学无学的人,为什么得到释迦牟尼佛同时给他们授记,又授的同一名号呢?这二千人在因地的时候,跟着一位师父来学道,他们两千人都很特别的,要发一个特别愿。怎么特别法呢?说:“我们两千人,生生世世都拜同一个人做师父,生生世世都要学佛法;我们两千个人,等我们师父成佛了,我们一齐得到师父给我们授记。我们虽然是两千人,但是愿意成两千个同一名号的佛;这给师父减去很多麻烦,做一个真正孝顺的弟子!”为什么呢?“我们两千个人如果成不同的佛的话,我们师父给我们授记,你说要用很多的时间?给这个授完了、又要给那个授,授有两千个不同的名字,甚至于要好几天,才能授完这个记。那我们都成同一个佛、同一名号,不要很多的时间,我们这个师父就给我们授完记了!”他们都要想着先孝顺师父,所以这是真正孝顺的弟子。不要有十个、八个的人在一起,就嫌人多:“要是单单我一个人,你说多好呀!”但是你要知道,我师父不能单单度某一个人;若单单度一个人,那个境界太小了!



J3 得记欢喜



尔时,学无学二千人,闻佛授记,欢喜踊跃,而说偈言:


世尊慧灯明 我闻授记音 心欢喜充满 如甘露见灌



尔时,学无学二千人,闻佛授记:当尔之时,这有学和无学的这两千人,听见佛给他们同时授记、同时成佛,又同一个名号,这种殊胜的因缘,这种特别的授记的方法。这个时候,欢喜踊跃:都欢喜的跳起来,再没有那么欢喜!得特别的这一种好的境界了,所以就欢喜了。好像老迦叶,一天到晚都不笑的;他修头陀行,第一不笑的。十二头陀行,虽然说没有一个“不笑”的行,但是他是不笑的;你谁和他说什么,他也不笑,总是很庄严的样子。可是释迦牟尼佛一讲到那“实报庄严土”的时候,那种妙处,老迦叶自然就跳起来、就起舞了!你看!那么大年纪,听见那好的境界,他也就跳起舞来了!所以难怪这一些个二千学无学人,现在都欢喜踊跃了。而说偈言:那么欢喜跳起来,完了之后,就用偈颂来赞佛了。


世尊慧灯明,我闻授记音:世尊这个智慧的灯,大放光明;我们这二千学无学的弟子,同时都得到这个授记的音声。心欢喜充满,如甘露见灌:我们二千人,每一个人都是心欢喜充满,就好像得到甘露灌顶一个样了,都皆大欢喜。